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天下

做客桂林黄沙,赴一趟美妙的文化之旅

2016年12月20日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气势磅礴的大瑶山。

125

瑶寨木楼是当地青年们谈情说爱的好场所。

122

当地的瑶族少女在整理草药。

123

火塘夜话是拉近瑶族青年感情的传统方式。

124

瑶寨木楼是当地青年们谈情说爱的好场所。

  今日天晴不天阴,

  请你带头起个音,

  我们挖地唱歌耍,

  好唱歌来好看人。

  ——广西桂林市临桂区黄沙瑶族乡大瑶山气势磅礴,山环水绕。流传于当地的“挖地歌”,和当地传奇人物广福王、黄沙干鱼、“药王节”、“晒龙袍”等,无不彰显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多彩的民俗文化。对游客们来说,做客黄沙,无疑是赴一场养眼、养耳、养心之旅。

  传奇故事历久弥新

  黄沙瑶族乡位于融安县、龙胜各族自治县和永福县数县交界处,一千多户瑶、苗、侗、壮、汉等族同胞散居在面积为200多平方公里的崇山峻岭中,最高峰广福顶海拔1500多米,附近的近20座高山。海拔也在千米以上。该乡各个村的村名颇具特色,非水即山,或山或界。如“翻水村”,为金家河、塘头江、祖庙河之发源地,地名取自其数条小河的流向复杂,反反复复之意。其余“围岭村”“宇海村”“长滩村”等亦然。

  在大瑶山中,充满民族风情的村落不胜枚举,阳家、张家等古民居错落有致。绿树掩映,石级步步高升,有水泥坡道供人们早出晚归,而海拔最高的翻水村级水泥公路和最边远的宇海村级公路也正在施工。

  黄沙瑶族乡奇闻趣事数不胜数,流传最久,影响最大的传奇故事,莫过于“广福王”系列。广福王是路口人,本名社保,因为他为人民造福,所以当地人称他为“广福王”。传说很久以前,广福王就住在广福顶山上。他看到山里的百姓穷,就去山沟里头背石头来做金银山,想让穷兄弟们个个都过上好日子。广福王的娘见他累得连吃饭都没得空,就煎了一碗香喷喷的油鱼送给广福王吃。到了山上,她一不小心踩上了广福王刚从山沟里扛上来的石头,摔了一跤,送来的饭菜也撒了一地。她气得不得了,骂儿子扛点滑石头来碍事。这样,广福王就做不成金银山了,扛的石头一起都变成了滑石。

  广福王想,没做成金银山,就做个铜钱山吧。于是,他背起个烂口袋,走遍了广福顶周围约一百个寨子,讨得了一百文亮闪闪的铜钱。他把铜钱背到了山上,倒在山旯旮里,捧了泥巴蒙好,又用竹筒装了一百筒水,淋在上面,就对铜钱说:“出啊!出啊!快快长出遍四方!”哪晓得,那一百个铜钱正巧压在青竹上面。那青竹吸了广福王淋下的“神水”,就长出芽来了。它以为广福王是对它说:“竹啊!竹啊!快快长出变四方!”就一下子长了出来,因为有铜钱挡住,青竹长出来的时候,变成四四方方的了。因此,广福顶的这种竹子,和别处的不同。别处的竹子都是圆的,唯独这里的竹子是四方的,叫做“四方竹”。

  黄沙瑶族乡盛产远近闻名的黄沙鱼传说也与广福王有关。黄沙鱼肥嫩酥香,水煮或黄焖皆不需放油,如果煎制成干鱼,其油能浸透八张草纸。传说之前的黄沙鱼并非如此,一天,乐善好施的广福王,在风清水寡的黄沙河边钓鱼,不小心打翻了油罐,原来瘦骨嶙峋的黄沙鱼一下子变得又肥又壮。

  笔者有幸品尝到宽约两指、品相极佳的黄沙干鱼,其味道果然非同一般。当地的乡干部还介绍说,现在的黄沙干鱼仔已卖到每公斤300元,言谈中充满自豪。

  民俗活动多彩缤纷

  黄沙瑶族乡的民俗活动颇多,最具代表性的,是流传了几百年的“尝新节”“晒龙袍”“药王节”和亦唱亦作的“挖地歌”。

  瑶族“尝新节”,俗称“吃新节”。每年农历七月初七,瑶胞亲朋好友都要欢聚一堂,先由寨老或师公带领童男童女到附近田间地头“采新”,摘成熟的谷物瓜果,挂放在古树下,然后杀猪宰羊杀鸡,用整鸡、猪头、羊头、猪肉和二十四碗饭祭祀祖先和神灵。族人按辈分尊幼排列,跪拜祖先。师公口诵经书,用竹鞭指五谷六畜教识,众人如学生状跪记跟读。祭毕,放鞭炮、扫寨、演摊戏、唱山歌、耍武术。寨老则用筛盛起鸡、肉、酒,并将栓有红辣椒和青蒜的竹杆插在田间地头,以示送祖完毕。节日期间,瑶族同胞还要举行放生活动。

  每年农历六月初六是“晒龙袍”的日子,这里的瑶族同胞都要翻箱倒柜,把家中衣物晾晒于木楼四周,一来解除衣物湿气和霉味,二来借机向左邻右舍炫耀其家底。

  端午节,在江南水乡流行的是赛龙舟,而大瑶山河流滩多道弯落差大,飞禽走兽和各种植被又齐全,因此瑶族同胞就过起了“药王节”。当日,各村各寨的采药高手,把自己积月累日在大瑶山挖采的中草药进行集中展销和推介。瑶医们会在盛会里展示其行医治病的技艺,村民们则在一起交流养身保健之道。

  行走瑶山,笔者还领略了流传久远的“挖地歌”,其有点像江河船夫拉纤时的喊号。56岁的彭运恩家住黄沙瑶族乡围岭行政村上宇庙自然村,是瑶乡有名的“活地图”和民间文化爱好者。他常年在外挖采中草药,为村民行医看病。他告诉笔者:当地一户或一人都有数千亩的坡岭,为解决劳力不足的问题,当地流行互相“背工”,即互相换工帮忙劳作。“挖地歌”就是这时出现的,其内容分出工、收工和劳作,形式有独唱、对唱、轮唱、合唱等。

  十年前,彭运恩开挖一片岭坡地,就有七人帮厨,四人敲锣打鼓唱“歌郎头”(即引子),一百二十八人参与“背工”。在长长的岭坡上,大家一字排开,于鼓锣声中亦唱亦作、挖地唱歌。“农民种田地, 不忘赶节气;哥妹同挖地,卖劲又卖力。”——鼓劲的歌声让劳动的场面更加热火朝天。

作者:莫喜生 文/图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