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在柳州:她是一家茶叶店的女老板

在网络:她与壮语歌曲“约定今生”

2017年06月1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特约记者 廖冠华 文/图

2014年,黄永秀(左一)参加柳州市民委举办的才艺比赛活动,与壮语网络歌手韦小刚(右一) 合唱壮语歌曲《约定今生》。该图由达秀提供

一杯香茗,一首壮歌,达秀的生活简单而充实。

达秀在学习壮文书写。

  近日,一首翻唱的歌曲《旧梦重圆》在网络上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而引起大家关注的原因不仅是因为翻唱“很好听”,更是因为该歌曲的语种“扑朔迷离”。

  在一个网络K歌平台上,歌曲演唱者达秀用这种语言唱出大家熟悉的旋律时,在线的听众竟达千人之多。熟悉的曲调,歌唱者的语言却是大家从来没有听过的。泰语?又或是越南语?在线参与竞猜的网友越来越多,各种在K歌厅常见的语言被大家猜了个遍。

  “这是我们广西壮族的语言,壮语啊。”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今年32岁的演唱者“达秀”揭晓了答案。“原来是我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壮族的语言啊,挺好听的。”“对壮族的本土歌曲印象只停留在本土山歌上,没想到用壮语翻唱流行歌曲这么好听,这种模式打破了我对壮语言的传统印象。”而歌曲的演唱者达秀,被歌迷称赞“唱歌声音好听,吐字清晰,在目前所有壮语歌曲女生演唱者中,个人最喜欢听她唱的歌了,没有之一。”甚至有歌迷说“女生就听秀秀”。

  达秀真名黄永秀,被网友按壮家的称呼亲昵地叫“达秀”。

  1 一首歌开启壮文探究之旅

  “我是壮族人,出生在宜州。初中毕业后就来到柳州生活、创业,从小对壮族山歌有着浓厚的兴趣。”6月2日,在鱼峰区西江路的一间茶叶店里,记者见到了达秀。娇小的身材、伶俐的面容,尤其是她的声音语调,婉转丰富得像鸣翠的百灵鸟。在她的茶叶店里,除了满室的茶叶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排壮语词汇书籍和一台连着录音话筒的电脑,“白天与五湖四海的朋友交流茶艺,晚上就喜欢在店里唱唱歌,交流交流壮语知识。”

  其实,这已经不是达秀第一次用壮语翻唱现代流行歌曲了,从2012年至今,达秀已经在网络上用壮语翻唱录制了十多首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并自己动手翻译、演唱了三首歌曲。

  达秀说,网名“达秀”就包含了浓浓的壮族传统文化的味道,“达秀”中的“达”,就是特指壮族青年女子。“我们家是壮族人家,从小就说壮语。我从小的爱好就是唱歌,但由于家庭条件限制,并没有跟老师系统的学习过唱歌。”达秀17岁就跟随姑妈来到柳州生活创业,尽管工作很繁忙,却也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跟随着音乐自哼自唱成为达秀繁忙生活的最好娱乐。2010年起,达秀就通过网络K歌直播平台,与全国网友交流唱歌技巧。由于歌唱得好,达秀在网络K歌平台上颇有人气。

  一次偶然的机会,达秀听到了壮语版歌曲《白狐》。悠扬的曲调配合轻柔的壮语,让达秀对壮语有了翻天覆地的认识。“以前总觉得壮语的发音‘乡土’气息较重,壮语山歌也不符合年轻人对于流行音乐的追求。来到柳州后基本就不说壮语了,每年也只有回老家跟家人在一起才说一说。”达秀说,听了壮语版的《白狐》后才知道壮语其实也可以这么优美。

  “现在不论乡村或城市,能保持继续说壮语的年轻人日渐减少,老一辈的传统壮语词语、语调有一部分已经被遗忘,我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关注壮语,爱上壮语。”对于自己的民族文化有了重新的认知后,达秀萌生了用壮语翻唱流行歌曲的念头。

  经过近一个星期的精心翻译和练习,达秀的壮语版《旧梦重圆》在网络上一亮相就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她的壮语版《旧梦重圆》还被音乐爱好者制作成视频MV在网络上广泛传唱。后来,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络K歌平台更新一首壮语版的流行歌曲,网络上与她探讨壮族语言、音乐的爱好者越来越多。

  2 让更多人领略壮族文化魅力

  翻唱的壮语版流行歌曲多了,达秀发现了一个问题:很多壮语翻译的歌曲“汉化”非常严重,有些歌曲甚至就是按照汉语的语法强硬直译,完全没有按照壮语的语言习惯来正确翻译。

  “就比如‘我的妈妈’这个词组,很多人在歌曲翻译时就翻成‘古滴咩’(音译,壮文为gou dih meh ),但事实上壮语里面是没有‘的’这个词的,我查了很久的词典,又问了很多老人才了解,‘我的妈妈’这个词组就叫‘咩古’(音译,壮文为meh gou)。”对于很多人的“汉化”直译,达秀很是心急。

  “我想让大家听到原汁原味的壮语,只有原汁原味的语言才最能反映一个民族的文化内涵。”语言翻译,最重要的就是要会写,但长期以来,达秀对于壮语都停留在只会说不会写的状态。

  为了能翻译出自己喜欢的歌曲,达秀决定自学壮语。她通过网络渠道,认识了一位柳州籍壮侗语言文化专家,并“拜其为师”。达秀到书店买来《汉壮词汇》等书籍,从壮语的声母韵母等基础知识学起,一个字一个字地开始学习壮语的写法、音调、读音。碰到不懂的词,她就会到网络群里向一众壮语言研究爱好者请教,结合自己从小说壮语的记忆寻找最贴切的翻译。每次回到老家,达秀就会跑去向村里的老人们请教,如今年纪大的、会说原汁原味壮语的老人不多了,每次从老人嘴里探寻和记录到最原汁原味的壮语词语,达秀都如获至宝般记录到自己的笔记本中。

  “有时候骑车在路上给客人送货,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些生僻易忘的壮语词汇,也都立即记录在手机上。外出碰到说壮语的人在聊天,也要忍不住多停留一会想听听有没有自己没听过的词汇。越是关注研究,越觉得壮语的优美和壮族文化的魅力。”达秀说。

  如今,达秀记录的壮语词组已经写满了三大本记录本,完整的翻译出了三首独具原始壮族语言风味的歌曲。

  “民族的语言需要记录,更需要传承。通过对壮族语言的研究,让我在文化知识水平、人际交往领域有了很大提升,我想把这种美好传递给更多的人。”达秀说,她准备翻译翻唱几首儿童歌曲,培养一批“小壮语迷”,让壮语的研究和传唱在更多人中间生根发芽。

作者:特约记者 廖冠华 文/图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