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野马木工

2017年07月3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眼看天就要黑了,师傅还在满头大汗地忙碌着。我也愈发烦躁,讲好的两天工期做完活,看来今天完工是没指望了,增加工钱却大有“希望”。莫非这就是野马木工惯用的让人防不胜防的宰客套路?

资料图片

  这个师傅是我从路边请来的野马木工。家里的橱柜、鞋柜和书桌用了十几年,早已消极怠工,门板扣不上,抽屉拉不开。从网络上查了几家装饰公司,当听说只是修理几个柜子,对方立马借口推辞。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去找野马木工。

  街边揽活的野马木工还真不少,老中青各色人等。为保险起见,我还是请一位年纪较大的师傅吧。

  师傅姓冯,他说老家是长江边上的一个村子,来壮乡南宁做木工活,为的是挣钱供读大三的女儿完成学业。冯师傅年过五旬,大粗脸,可能许久没修整了,唇边长出稀稀疏疏的胡子。可人看起来蛮厚道,身板也硬实,只是略微驼背,可能是常年弯腰弓背做木工活留下的职业病。

  我当然最关心价格问题。师傅说到家里实地打量再说。到了家里,师傅对柜子的拉门、抽屉挨个敲敲打打之后,默默心算了一阵子,才对我说,做完这活儿估计要用两天工时,总工价2000元。

  “哇!这么高价。”我惊讶地脱口而出。南宁最低月工资才1400元,这木工活,两天盖过其他行业的一个月工资,这也太是天价了吧!

  师傅大概见我是个外行,笑着说:“我出价比别人低咯。”

  我不解地问师傅:“木工活怎么这么个价,我一天工资不到200元啊?”

  师傅不卑不亢地说道:“你那是铁饭碗,天天保有,我们这行吃了上顿没下顿呢。”

  我想讨价还价,便以商量的口吻跟他说是否能降低点。他摇摇头,丝毫不松口。

  我本想另找他人,可转念一想,都是野马,比骡和驴也好不到哪儿去,罢了,挑来拣去白耽误工夫。我心有不甘地答应了他,但再三交代,一定保证两天完成工期。师傅连连说是。

  第一天修橱柜,很利索地修好了。第二天上午弄鞋柜也还算顺利。下午修书桌抽屉的时候,遇到了难题。书桌的抽屉又长又窄,要把轮轨往两边钉稳,那活可不好弄,师傅站不是蹲不是,只能半蹲半跪着,嘴里咬着手电筒,两手轮流往里摸索,累得一会儿伸伸腰,一会儿捶捶背。这不,天都快黑了,抽屉怎么也合不上。我既同情他,心里又干着急:增加工期自然也会增加工钱,还不知明日能否一天完工?

  2000元,能修好这几个柜子,对我来说还是值的,可是拿他一天1000元与我一天200元的收入对比,心里就像有一团棉花堵得慌。

  掌灯时分,师傅已然气喘吁吁。搁下工具,师傅摇摇头说:“做不完了,只能明天接着干。”

  我心里十分的不痛快,可脸上还是勉强堆出笑容:“师傅也累了,回去歇歇,明天再来吧。”

  翌日,师傅又连轴转了一个上午,总算于中午12时,把最后一个抽屉安装到位。在他把抽屉拉出推进几个回合之后,脸上露出了疲惫的笑容:“好咧,稳妥!”

  师傅收拾好工具临出门时,也没见他提到加价的事。我一边拿钱一边琢磨着如何讨价还价,这多出来的半天工钱少给点。可当我看到他那一丝不苟的手艺,想到他那可爱的女儿正翘盼他寄来生活费时,我动了恻隐之心,话到嘴边却说道:“师傅,2500元,你拿好,辛苦了。”

  师傅接过我递给的钱,眯缝眼睛数着。我端给他一杯开水,师傅没接杯子,却伸手递给我几张钱,说:“这多出的五百不能要,说好的价就不变了。”他又解释说,多干的半天算他的失误,自己学艺不精,是他没估算好。临走还有点歉意地说:“耽误了你半天时间,对不起。”

  送冯师傅出门,望着远去的微驼背影,我脑子许久转不过弯来。

作者:尹福建(壮族)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