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感悟大雁塔

2017年08月0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2015年9月底因公务有缘去了一趟西安,这是我第一次进入这个期盼已久的古老城市。虽然整个行程极紧,无暇观他。却因所住酒店在曲江新区,离大雁塔不远,于是早上6时许,结合晨走之习惯,往大雁塔直行而去。

  路上经过大唐不夜城,因时间尚早,行人不多,没有了夜间的流光溢彩及人海,却洋溢早晨的活力与清新。一座座主题群雕在晨曦中得见真容,如此的真实又显久远,古老而沉厚的气息迎面而来。当即感谓:“贞观之治记丰碑,武皇行从显霸气;强大文明成盛世,万国来朝成圣地。”

玄奘法师铜像。

  很快到达大雁塔广场,大唐高僧玄奘大法师的铜像矗立于广场的中央的。法师气宇轩昂,身披袈裟,左手掌挂佛珠立于胸前,右手执锡杖,目光平和而坚定,似乎正迈步前行在取经的路上。

大慈恩寺。

  在玄奘法师铜像身后,即是他主持的译经道场——大慈恩寺,以及他所修建的大雁塔。

  慈恩寺创建于隋开皇九年(589年),初名“无漏寺”,公元648年,唐高宗李治作太子时,为其母长孙皇后追荐冥福,扩修了寺院,改名“慈恩寺”。大慈恩寺寺门之上,悬挂着前任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所题写的寺匾。

  在慈恩寺建成之初,朝廷特地迎请从印度取经回到长安、正在弘福寺译经的玄奘担任寺院的上座住持,大慈恩寺遂成为当时中国佛教界的最高学府而辉煌一时。《寺塔记》([唐]段成式撰)有载:“慈恩寺。寺不净觉故伽蓝因而营建焉。凡十余院。总一千八百九十七间。敕度三百僧。初三藏自西域回。诏太常卿江夏王道宗设九部乐。迎经像入寺。彩车凡千余辆。上御安福门观之。太宗常赐三藏衲约直百余金......。”

  至此我却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当年奉诏负责迎请工作的江夏王李道宗,晚年却遭长孙无忌、褚遂良的陷害,在流放我的家乡——广西象州的途中病死,足叹世事之无常!

  因时间紧迫,我无暇 详细观览大慈恩寺,直接走向大雁塔。

  大雁塔是玄奘法师于唐永徽三年(652年)所建。当年法师为保存供奉从天竺带回的佛像、舍利和梵文经典,以“恐人代不常,经本散失,兼防火难”,希望妥善安置经像舍利为由,拟在慈恩寺正门外造石塔一座,并附图表上奏。由于玄奘所规划浮屠(佛塔)总高三十丈,唐高宗以工程浩大难以成就,又以不愿法师辛劳为由,恩准朝廷资助在寺西院建五层砖塔。后于长安年间(701—704年),女皇武则天和王公贵戚施钱重建,遂将大雁塔改建为七层宝塔(另一说,公元704年大雁塔改建成,塔增高至10层,公元931年,五代时后唐时期对大雁塔进行改建,降至七层)。

  现存的塔是明代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维修加固而成,由塔座、塔身、塔刹组成,通高为64.7米,1961年国务院颁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至于“雁塔”的名称由来,有多种说法。据《大唐西域记》卷九记载,在摩伽陀国的因陀罗势罗娄河山中,有雁塔,相传为雁投身自殒而使小乘教徒开悟,“闻者悲感咸相谓曰。如来设法导诱随机。我等守愚遵行渐教。大乘者正理也。宜改先执务从圣旨。此雁垂诫诚为明导。宜旌厚德传记终古。于是建窣堵波式昭遗烈。以彼死雁瘗其下焉。”此应是最可信的雁塔由来之论说。“雁塔”一词前加“大”字,一是因塔的建筑宏伟壮丽,二是后建的荐福寺塔也称为雁塔,为了区别,遂分别称为大雁塔、小雁塔。

  大雁塔基座皆有石门,门楣门框上均有精美的线刻佛像及砖雕对联。底层南门洞两侧嵌置碑石,西龛是由右向左书写,唐太宗李世民亲自撰文、时任中书令的大书法家褚遂良手书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碑,东龛是由左向右书写,唐高宗李治撰文、褚遂良手书的《大唐三藏圣教序记》碑,是珍贵的唐代文物。碑文高度赞扬玄奘法师西天取经,弘扬佛法的历史功绩和非凡精神。

明代铜铸鎏金佛象。

  大雁塔二层的塔室内,供奉着一尊铜质鎏金的佛祖释迦牟尼佛像,系明初宝贵文物,被视为'定塔之宝'。

  在三层塔室的正中,存放有珍贵的佛舍利子,系印度玄奘寺住持悟谦法师所赠,属一乘佛宝,甚是奇罕。《大般涅槃经》云:“若见如来舍利,即是见佛”。于其处,我虔心细察体悟良久。

佛舍利。

  在四层塔室内,供奉着两片长约40厘米、宽约7厘米的贝叶经,上面刻写着密密麻麻的梵文。由于古印度没有纸张,书写常以贝叶代之,玄奘当年西行取回的657部真经均为贝叶经。于此处,足可印记当年玄奘取经之艰难及译经之伟绩!

贝叶经。

  大雁塔是唐长安城保留至今的标志之一,可看可研处极多。但因时间的关系,我不得不迅速打车返程,而空留些许遗憾。在返程的途中,我不禁浮想联翩......

  大雁塔这个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古建筑,其千年不变的影响力并不是因为其为唐代古文物,而是因为其中有了玄奘法师!因为其是玄奘西行求法、归国译经的建筑纪念物!

  玄奘不远万里,西行求法,求回真经,埋首翻译,不论是在古代中外文化交流史上,还是在中国和印度的佛教史上,其都是独领风骚、大放异彩。玄奘的精神值得我们研究与弘扬,我想至少可以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求真之心。玄奘法师11岁之时破格出家后,深入研究各种佛教经典。但由于当时佛教传入中国的经典极为有限,且很不完备、众有所说、各有不同。为了探求真理、一统佛法,法师发大心决定西行求法。尽管没有得到朝廷的批准,时年27岁的他仍偷渡出境,“冒越宪章,私往天竺”,以求得到佛教的真理。

  二是坚韧之力。玄奘孤身西行求法,长途跋涉五万余里,经历尽艰辛,忍受饥寒,越沙漠、度雪岭、斗盗贼,可谓九死一生。他用自己的双足,开创出了一条从中国经西域、波斯(今伊朗),到印度全境的文化之路。他遍学各种经典,最后在那烂陀寺戒贤法师学习到了《瑜珈师地论》、《中论》、《百论》以及因明、声明等经典,被选为深通三藏的十子之一。

  三是报国之愿。玄奘法师西行修得大成就,在曲女城辩论大会及随后的“无遮大会”上,法师独领风骚、无人能敌,名震古印度全境,并被大乘尊为“大乘天”,被小乘尊为“解脱天”。此时已是位尊极至的玄奘,却没有忘记西行求法的初愿,毅然返回祖国,潜心译经,弘扬佛法。他还积极宣扬无著、世亲的唯识思想,使唯识思想在长安蓬勃发展,自成一派,是为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的“唯识宗”。

玄奘负笈像。

  一言概之,玄奘精神的真谛是其无私无畏的大爱精神。他不畏生死求取真经,实是大乘佛法菩萨渡化众生的真实示现。在当今时代,弘扬玄奘精神,传承大爱精神,对建设“一带一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更加积极的意义!

  追记于此,是为纪念。

  (成稿于2017年7月30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