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心路”花雨赞朝阳

2017年08月0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广西壮汉双语作家潘朝阳,近日出版其第二本文集《民语心路》(汉文版),洋洋洒洒30余万字,在民语作家界,引起不小震撼。我先睹为快,感慨良多,获益匪浅。

  文以载道,文如其人。

  做作家,必须首先学会做人。

  潘朝阳何许人也?他1982年大学毕业后,组织上分配他到民语部门工作。明知道,这是一块七百万大山,八千万公式场待开垦的原野,但他二话不说,一头扎进去,挥锄垦荒,一干就是30多年,无怨无悔。

  他选择了民语,在广西民族报社任记者、编辑、主任编辑,再到正高职称的译审,还担任报社领导,在民族语文新闻编辑这个行当里,他算是爬到顶了。

  但他不满足,他又利用业余时间,在石缝里,在草根丛中,开出一片“自留”地来,用别人打扑克、搓麻将的时间,写些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写的时间长了,发表的作品多了……人们就慢慢地称他为作家,就是坐在家里,将冷板凳坐到穿底,坐到老去的人。

  他终于成功了。

  说完其人之后,就应该谈谈他的文章了。

  关于潘朝阳的文学创作成就,已有许多评价,大家都纷纷肯定、点赞,我这里只试图“解剖”几只麻雀,谈几点感想,不敢称“一家之言”。

  一、多面手,周身刀,一把比一把利

  我读书,习惯性地先看版权、序跋、目录和作者介绍,初步掌握该书的轮廓。当我把《民语心路》的目录看完后,我从头到尾,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用一个上午时间,浏览了全书,我总的印象是:多面手,周身刀。

  在这个集子里,收集作者创作、采写的118篇文学和新闻作品,包括短小精细的散文、随笔、小说、专访、通讯、特写等应有尽有,还附有许多读者专家的评论,真是样样品种齐全,方方面面都得心应手。

  二、大局意识,时代精神突出

  作为民语干部、党员作家,潘朝阳政治觉悟高,职业修养好,在所有的通讯、专访及散文、随笔中,凡涉及国家民族,政策法令及社会制度等方面的,他都小心谨慎,心中常有一把尺子,量度是非,分辨好坏,提意见可以,但不能“踢摊子”;提建议可以,但不能“妄议胡来”,这是媒体行业记者、作家必须遵循的规矩,潘朝阳在这方面,经过30多年的修炼,可以说已经出师、“成精”了。

  例如,用为书名的《民语心路》一文,谈壮文的发展前景,关系到国家政策、民族团结的问题,他没有采取“喷发”“骂街”的手段,而是转个弯子,以学术探讨,和风细雨的方式,意见都提了,但人家容易接受。

  作家心中不忘正能量,写什么都注意影响,例如,写南宁“大堵”之城,话题涉街道交通,既为“电驴”鸣不平,又不扯到贫富之争,就事论事,实事求是,各方都接受得了。

  还有涉及个人修养水平,本书头题首篇散文《老面馒头》,我认为这篇写得最感人,作者写他从小生长在深山老林中,贫穷落后,不见世面,从来没有吃过“老面馒头”,他第一次食馒头是上中学时,一位天津下放到融水的医生,到瑶寨送医时给了他一个北方人爱食的“老面馒头”,他认为这便是天下第一美味,永记心里。数年之后,他第二次尝到“老面馒头”,是在一次旅途中,看见火车站有大个老面馒头出售,才5分钱一个,他一下子买了10个,当场就“啃”了4个,还是饥饿问题,老面馒头成了“美食”,竟成了习惯。最后,还因为“老面馒头”,让年迈的老父亲离开人世……谁都知道这个老面馒头,在他心灵里留下两行泪,但是,他不让它宣泄出来,现在还坚持这个穷出来的老习惯,每天啃一口老面馒头,喝一口茶,回味人生,感慨万千。他不怪自己,也不怪社会,觉得这爱好顶好,可见修养到了家!

  三、表达方式和叙述技巧独到

  这里以一篇散文做例子。

  父子之间,怎么传递爱意呢?本书第二篇散文《南宁留守父母》有了朴素而精彩的描写。

  儿子爱父母,才放几天假,也花大钱,购头等舱机票回来,住了几天,又回到工作岗位去,父母高高兴兴地送到机场,托运行李时,父母发现儿子身上钱包里已无分文,父亲二话不说,就从口袋里抓出所有的钱,一股脑儿强塞进儿子的钱包里。儿子知道爸妈的心意,宽慰父母道:“我卡里有大把钱,懒得取而已。”

  你看,这父子关系,多么淳朴而高尚。传递爱意的方法,多么简单而动人。

  四、语言精湛,文采飞扬

  文学作品的语言,要求真实、准确、生动,讲究文采,本书作者在这方面下了苦功夫,收到良好的效果。

  首先,作者对古典文学,功底深厚,熟读背诵许多古典名诗词典故,并能融会贯通,引用于自己的文章中,增强文采,提高可读性。

  其次,向人民群众学习语言,作者是做民语工作的,经常收集、翻译整理民间山歌、谚语、俚语、俗语,以丰富自己的语言,并能运用于自己的文章中,使作品更贴近群众,多些泥土味和人气。

  再就是广泛收集运用网络语言,这点做得跟上时代。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语言随之与时俱进,现在许多青年学洋话、网话、土话,应有尽有,值得研究应用。

  因篇幅有限,在这里我不展开谈了。

  我用本文题目作为结束语——“心路”花雨赞朝阳,其实我是想说,朝阳在“心路”上洒满了一路花雨,值得赞扬,我想说,这是一个民语人写的一个不可多得值得一读的好书。

作者:苏长仙(壮族)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