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龙眼西施

2017年08月2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资料图片

  吃完晚饭,一家人围坐一圈,开啖今早买回来的龙眼。立刻,满屋子弥漫着龙眼特有的甜香味道。正吃得酣畅,忽然想起买龙眼的几十元钱忘了找回来。我顿觉紧张起来,起身便要出门,一看时间已过晚上8点,果贩早已收摊。再说果贩是否承认还是个未知数,明天再去碰碰运气吧。

  眼下正是龙眼上市时节,周六一大早,路过水果摊,圆溜溜,黄澄澄,饱满结实的一扎扎龙眼,诱人馋涎欲滴。我于是走过路过不容错过,直奔龙眼果摊而去。

  “大哥,买龙眼吧,刚摘回来,还带露水哩。”我还未张嘴,摊主便十分热情地招呼起来。刚才只顾盯着龙眼,没注意摊主是男是女,冲着甜美的声音,仔细一瞧,还是一位有几分姿色的少妇呢。看模样有三十几岁,衣服虽然宽松,可也藏不住她丰满而略显发胖的身材。眼前这个“龙眼西施”,让我立即联想到鲁迅笔下的“豆腐西施”杨二嫂,她可比杨二嫂俊朗多了。她那张乐呵呵的笑脸,让我徒添了几分好感,于是便爽快掏钱,一下子买了5斤。和她讨价还价,从每斤6元讲到5.5元。龙眼西施手脚麻利,抓起一扎龙眼,往电子秤上一搁,不多不少,正好5斤。我不敢相信,叮嘱道:“这么神呀,你要给我够秤啊!”她爽朗地笑道:“随便你拿去公平秤处验秤,少一两赔一斤。”我向她竖起了大拇指:“你天天看秤,都练成一抓准了。”

  我从她手里接过装好龙眼的塑料袋,顺手就把一张100元的人民币交到她手上。“老板娘,买龙眼!”这时,另一个顾客走到摊前大声嚷嚷。

  “老尹,买龙眼呢?”我扭头一瞧,是朋友老莫,他在对面果摊买荔枝呢。“今年是荔枝的小年,价格不便宜吧?”我走过去,没话找话搭茬。就这样我和老莫一人提一袋果,边聊边走回了家。

  刚进屋,便接一个朋友电话,叫去K歌找乐去,匆匆吃完午饭就赶往歌厅。这一开嗓,把脑中的杂念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晚饭啖龙眼时,才突然想起跟“龙眼西施”找钱的事。

  第二天清早,我就匆匆来到昨天那个果摊前。可卖主不是龙眼西施,而是一个中年瘦男,难道摊子换主了吗?

  “请问,你这是昨天的摊子吗?”我小心翼翼地问。

  中年瘦男警觉地瞟我一眼,冷得像根雪条:“你有什么事?”

  我就一五一十把昨天买龙眼没有找钱的事说了。

  “没这码事。”中年瘦男没等我说毕,就翻起白眼,“你走吧,没见我正忙吗?!”

  “我记得昨天就是这个摊位,没错的呀。”我不甘心,还以为他没听明白,不厌其烦地说。

  他忽然厉声吼道:“我不认识你,快走开!”莫名其妙,怎么就惹怒了他,问问也发火。

  我自认倒霉了,奸商奸商,无商不奸。现如今哪个生意人不见钱眼开,不宰你一刀就算遇到好人了,以后长记性吧。

  “大哥,等等!”我刚郁闷地转身想走开,只听背后传来喊话声。我回头一望,正是昨天那个“龙眼西施”朝我小跑过来,于是笑脸相迎:“哦,是你呀。”

  走到跟前,她从自己的皮挂包里掏出一个小纸包,赶忙递给我:“这是你昨天买龙眼找回的72.5元钱,大哥你点点,我昨天等了一天,怎没见你来呀?”

  我接过小纸包,随手塞进裤兜里。“大哥,你数一数。”“不用数了,我信你。”我朝摊位努了努嘴,问:“他是谁?”她往后瞄了一眼刚离开摊位的中年瘦男,说:“他是我老公,怎么啦?”我跟她开起玩笑来:“你们两夫妻是不是吵架了,他故意拿我发气呢。”她脸一红,但马上爽快笑道:“大哥,你真幽默。”接着她快言快语地说:“他帮我照看一下摊位,一大早生意还没发市,就有人来找退钱,怕一天生意不顺利,他很迷信这个。对不起了,大哥。要不,我优惠给你,你再买几斤,我刚拉货回来,新品种,乌龙,你尝尝鲜。”

  我被她的真诚打动,移步摊前慷慨地又买了10斤,也算是对她的诚信一种回报吧。临走,我故意逗她:“昨天的钱,你死不承认,我也一点办法没有啊,你收了不是白赚啦。”

  她乐呵呵一笑,淡然地说:“不是自己赚得,拿着不踏实。”

  多朴素的话语,道出了一个人人皆知而并非人人遵守的普世道理!

  我剥开一颗龙眼,放进嘴里,轻轻一咬,立刻,一股甜味漫过舌尖,清甜得就像“龙眼西施”的话语,让人回味悠长。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