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十三

李守汉:局长、校长、歌王、学者

2017年08月25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李守汉正在阅读。

李守汉正在为记者签名赠书。

  他先后担任过文工团团长、教育局局长、文化局局长、壮校校长、民族中学校长;他是中国民族艺术家学会会员,国家民族艺术家学会授予他杰出民族艺术家称号,广西山歌协会授予民间歌王称号;他是家喻户晓的文化官员,无论在官场还是在坊间他都是一位口碑极佳的人物;他先后出版壮族巨著《壮族四大悲歌》等十几本学术价值极高的壮文化专著,可谓著作等身,在壮学领域享有极高的声誉。

  他就是上林县教育局原局长李守汉,一位从事文化事业、终生情系壮文,退休后20年仍在壮文化领域笔耕不辍、幽默快乐、慈善和蔼的84岁高龄老人,至今大家还亲切地叫他李局长。

  1 结缘壮文 早在1958年一见钟情

  李守汉钟爱壮族文化与生俱来,那种执着已融入到他的每一个细胞里,只要聊到壮族、壮语、壮歌、壮戏、壮风俗等与壮族文化有关的话题,他都非常感兴趣,并信手拈来许多与之相关的生动故事。

  当记者跟他说,广西民族大学泰国留学生到靖西进行教学实践,不用带翻译就可以用泰语与当地的壮族群众交流时,李守汉立刻兴奋起来,只见他拍着大腿说:“那当然了,我们上林的壮话与泰语也差不多,旧时上林就有人到泰国贩牛回来卖,双方交流就是用壮话和泰语!”

  对于壮文的前世今生,李守汉更是如数家珍。他说,1957年11月国务院正式批准《壮文方案》,在壮族地区开始推行使用,那时把学习使用壮文当作政治任务来抓,一度出现了轰轰烈烈的学习使用拼音壮文的热潮,广西各地纷纷建立区、地、县壮文学校,用来培训壮文干部和老师,绝大多数壮族干部、工人、农民都参加学习,并能拼读和书写简单的文章。

  1958年,李守汉还是上林县的一位小学校长,得知消息后立马报名学习,因为自己身为壮族,壮语就是母语,因此用不了几天就掌握了壮文。然而好景不长,“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推行壮文工作被迫中断。

  2 身兼两职 民语办主任和壮校校长

  自1980年自治区民语委恢复后,各地、市、县也相继恢复了壮语文工作机构。那时候,李守汉在上林县文化局长的任上。1986年,上林县民语办成立,以李守汉的综合实力,民语办主任的位置除了他再找不到第二个人选,他当仁不让地当上了上林县民语办主任。

  民语办成立后的首要任务是建立壮文学校,尽快地培养出合格的壮文教师,最终把壮文推广到小学。壮文学校的校长要求很高,首先要懂壮文,其次懂得教学,第三当过教育部门的领导,搜遍了整个上林县,只有一个人合格,又是李守汉!肩负两个职责,只拿一份工资,在人才紧缺的时刻、在县领导的期望下,李守汉把校长也接过来当了!征地、建校、招兵买马,上林县壮文学校按时按质投入运营,李守汉上下奔波、日夜兼程,培养出一批批品学兼优的学员,为许多壮文试点小学输送合格的壮文教师。

  3 实事求是 提出“以壮促汉”的教学模式

  上林民语办成立以及壮文学校投入运营后,上林县的壮文推广事业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壮文学习也开始进入了小学教育。政府花很大的人力、物力推行壮文,说明壮文的推广是十分有意义的。

  然而,当在小学进行试点推广壮文的时候,很多家长就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学习壮文,他们认为学习壮文没有用,甚至有人公开反对说学习壮文是一种倒退;有些家长认为,学会了壮文还得再学会汉文,否则将来无论做什么都将寸步难行,不如直接学习汉文,学壮文白白浪费时间。

  李守汉当过老师,当过教育局长,在教育方面他是一位资深专家,当他深入实际了解到家长们的顾虑后,果断地提出了“以壮促汉”的教学尝试。“以壮促汉”就是,让壮族小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开设壮文与汉文课,先用一段时间学习壮文,待他们会拼、会读、会写壮文后,再开始学习汉文。

  实践证明,李守汉的“以壮促汉”的教学尝试是正确的,有了学习壮文的基础后,学生们学习汉文的速度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小学壮文试点班的学生汉语水平与同年级汉文班级相比成绩有过之无不及。为此,“以壮促汉”从尝试上升为成功模式,并迅速在全区各地推广起来。

  4 术有专攻 力推壮文专业人做专业事

  当“以壮促汉”模式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的时候,新的矛盾产生了。壮文推广归民语办管,而小学教育归属教育部门管,民语办与教育部门各自为政,往往民语办想把品学兼优的师资用在壮文教学上,而教育局每每不放人,取而代之的往往是很普通的师资。

  由于师资力量不强、甚至不合格,尽管“以壮促汉”的壮文教学模式很好,小学壮文试点班的教学质量结果还是出现了参差不齐的现象,师资力量好的双语班学习成绩好,而师资力量一般的双语班则成绩较差。

  李守汉知道,要改变这种现状唯一的办法是,把壮文进学校的事交由专业部门来管理,即把壮文进校交给教育部门管。李守汉深知,这是一条比登天还难的道路,已经大大地超越了他职责范围。然而,为了壮文事业,为了证明自己,他决定把这条路走到底。为此,他多次往返南宁与上林之间,找自治区民语委、找领导,甚至找到了自治区政府分管壮文的副主席张声震,以事实说话,以案例说话,把一线的情况逐一向上级部门领导反映汇报。

  1988年,上林壮文学校改为民族中学,并交由教育部门主管,李守汉也从壮校校长转变为上林民族中学校长,彼时,他离退休年龄已差不多了。民族中学交由教育部门管理后,师资力量得到了加强,壮汉教学得到了同步发展。小学壮文教育也情同此理。

  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上级决定,1990年6月起,壮文进校试验工作移交给教育行政部门管理,在壮文推广道路上,李守汉写下了重重的一笔。如今,上林壮文实验小学的学生毕业以后,全部能到上林县教学质量较好的县民族中学就读,并享受民族待遇,这也许是对李守汉的最大慰藉。

  5 著作等身 退休20余载笔耕不辍

  李守汉的工作简历很简单:李守汉,男,壮族,1933年出生,1953年师范毕业参加工作,1994年退休。曾任上林县文工团团长、教育局局长、文化局局长、民语办主任、壮文学校校长、民族中学校长等职。

  退休后,他对壮文化贡献却是车载半量。

  他是中国民族艺术家学会会员,国家民族艺术学会授予杰出民族艺术家称号,广西山歌协会授予民间歌王称号。

  他先后在《广西日报》《三月三》《广西民族报》等报刊发表近100首壮族民歌。

  1993年写的《农村经济进市场》,获首届广西民歌节发表奖。

  2006年编写的壮歌《哥种甘蔗妹种田》参加南宁市原生态民歌赛获一等奖,并被选送到北京参加比赛获一等奖。

  他先后出版壮族文化专著十几本,其中2015年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壮族四大悲歌》,是一部学术价值极高的壮文化专著。壮族悲歌源于壮族师公在祭祀活动跳神的表演过程中所演唱的部分内容,从近代开始壮族悲歌不仅局限于壮族师公演唱,逐步发展到民间歌手在闲暇时及适当的场合演唱,曾兴盛一时,一直延续至现代。《壮族四大悲歌(译注)》收录了《顺儿之歌》《达贝之歌》《达甲之歌》《母忧之歌》等壮族经典的四大悲剧,采用壮族山歌的形式将其演唱记录。

  直到2016年,他还主编了《上林原生态山歌集 上林情歌》,可谓著作等身,在壮学领域享有极高的声誉。

  李守汉虽然年事已高,可是仍然奔波不停。

  “宁丢祖宗田,不忘祖宗言。”2017年上林县塘红乡龙母文化节开幕式上,李守汉依然盛装登台,激情澎湃地献上声情并茂的山歌。

  上林是广西传统歌节“三月三”的发祥地,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的源头,是唐代壮都,也是明代徐霞客最眷恋的地方。壮山歌俗称为“欢”,是上林壮族人民用本地壮语演唱的,以传递信息、表达感情、分享快乐的民间歌谣。被授予壮族民间歌王的称号,李守汉受之无愧!

作者:本报记者 宗 威

编辑:赵德飞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