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任性的“见义勇为”

2017年08月25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初夏的早晨,零星细雨飘飘洒洒。我只好打道回府,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个周末的晨练。

  一路走一路观景。绿荫如盖的扁桃树,开得正艳的朱槿花,让人心情如这凉丝丝的雨点般清爽。正心醉神迷,忽然感觉哪里不顺眼。哦!原来在一个住宅小区大门的拐角处,一辆高档轿车占据了非机动车道的斑马线。这不影响车辆和行人通行吗?什么素质?转而又释然,这不过是人家借道停车,落了人就开走,一会工夫也无碍事。果然,从右车门钻出来三个时髦青年,勾肩搭背,说说笑笑。

  此时,一辆电单车正从路中央往这边转弯,“小心,别剐蹭轿车!”我心里喊,同时踮起脚尖,生怕脚步声惊扰了骑车人。

  突然,“咣当”一声,我担心的事发生了,轿车左边的车门突然推开,电单车猝不及防,连人带车摔出几米远。我一惊,可别出人命?人们迅速围上去。还好,骑车人很快爬起,衣袖粘了一片湿泥,看来没有伤筋动骨。瞧他那陈旧而有些邋遢的穿着,就知道这是一位赶往工地的民工。我不禁为轿车司机捏一把汗。若被这样的人耍横纠缠,就如同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了。

  爱管闲事的情绪迅速爬上脑门,我得为司机说几句话,或者劝说双方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

  “你瞎眼啦,想死呀!”一声断喝,打断了我幻想。与我的担心相反,民工没有吭声,反而是轿车司机却大发雷霆,朝着民工大声呵斥。

  民工手足无措。也许惊魂未定,也许拙于言语,他面带惊慌,憨厚地立在原地。

  见民工似乎软弱可欺,司机得寸进尺。他撸起袖子,做出动武状。我喝道:“住手!”这不明摆的吗?分明是你推开车门不顾左右,把人碰了,却反咬一口,恶人先告状。

  气势汹汹的司机被我的叫声镇住了一下,可他一见我普普通通人物一个,立刻不放眼里,跨步过去,拽住民工衣领,生拉硬扯挥拳就要捶下。

  “不准打人!”不知哪来的一股豪气,我一个箭步冲到跟前,拦着司机大声喊。司机恼羞成怒,对我怒目而视,像头斗红眼的公牛:“关你屁事!”

  司机的几个同伴上前拉住他:“别动怒,冷静!冷静!”

  “不是他的错,你有错在先。”心中的豪气还在坚挺,我理直气壮地说道,“是你推开车门不看他人,把人刮倒的。要不是他放慢了车速,恐怕会造成连环撞车事故了。”

  见我揭穿要害,司机态度有些软化,松开了攥紧衣领的手,但嘴里仍旧强辩:“他撞我车门,我这车可是宝马,车门划伤了,怎么办?”

  民工听闻是宝马,额头一下子冒出豆大的汗珠子,身子有些发抖。他似乎绝望地望着我,他把我当成他的救星了。

  “其实,是你的车碰人家的,而且很轻微,你的车没啥损坏。倒反是这位兄弟的车摔地上了,衣服还粘了泥。”我心平气和地劝解,“再说,你车停在斑马线,本来就违反交规了。”

  司机仍然不服气,还想极力争辩,但在同伴的劝说下也慢慢消了气。

  “师傅,对不起。”这时,民工走到跟前,摸索着从裤兜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递给司机,“我就只有这些钱了,你拿去把车洗洗吧。”

  “算了,大哥,不怪你,你走吧。”司机的同伴友好地推开他的手。司机见状,挠挠头,说:“怪我开门太急,哎……”

  我被这戏剧性的突转闹懵了,正想说些什么,还没回过神来,双方已经分开走远。

  望着呼啸而去的轿车,我脊梁背忽然涌上一股凉飕飕的后怕:如此“见义勇为”的举动,实是过于任性。所幸事情朝良性方向转化,否则,如若碰到的是一群蛮不讲理的纨绔子弟,事情的结局会是怎么样?我不敢想象。可话说回来,我不任性,他不任性,都明哲保身,这个社会还怎么伸张正义,如何化解矛盾。你说是不是?

作者:尹福建(壮族)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