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把壮语文教育当做事业 而不只是谋生的职业

——记武宣县教育局语工股股长石才以

2017年09月08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石才以陪同自治区教育厅民族教育处领导到武宣县桐岭镇中心校检查壮汉双语教学情况 。

▲2016年12月,石才以(左二)主持《民族文化传承校本教育研究——以武宣县桐岭镇为例》课题启动仪式。

  采访之前,记者从互联网了解到,武宣县壮汉双语教育工作拥有“两个一”,即“一个点赞”“一个稿多”:2013年,有网民在某网站发帖称“武宣县因为壮汉双语工作做得好而被称为2013年壮文推行最佳县”,并获得众多网友点赞;2016年,《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全区学生壮文作文来稿统计显示,武宣县壮汉双语学校一直以来都是来稿最多的县份之一……

  1 谋划大局:武宣“双语”凸显“亮点”

  5月25日,记者在武宣县采访时,恰逢全区壮汉双语教学现场观摩活动在该县举行。武宣县教育局局长张杏媛在致辞中说:“武宣县壮汉双语教育成就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壮汉双语教育的领导和管理得到加强。二是壮汉双语教育教学得到科学实施。三是民族文化传承教育有效融入壮汉双语教学活动中。”

  自治区教育厅民族教育处处长韦兰明在会上总结“武宣经验”时指出,“一是县里有重视。武宣县最美的风景是学校!这是县里加大对学校财政投入的体现。二是造势有氛围。从一校铺开全镇,这项具有开创性的工作走在全区前列。三是教师有坚持。遇到困难,坚持不懈。四是教育有质量。教学质量好,得到了家长的认可。五是学校有特色。把民族文化传承引入校园,助力双语教学活动。”

  武宣县壮汉双语教育工作亮点凸显,“这是各级党委、政府正确领导,自治区教育厅大力支持,全县广大壮汉双语教育工作者共同努力的结果。”张杏媛说。

  武宣县下好壮汉双语教育“一盘棋”,是由一个个出色的“棋手”共同完成的。下面,记者通过采访其中一个“棋手”,以图观察“一盘棋”全貌。5月26日,记者采访了武宣县教育局语言文字工作股股长石才以。

  2 一马当先:他把“职业”当做“事业”

  武宣县开展壮汉双语教育始于1984年,30多年来,教学规模逐渐扩大,教育质量稳步提高,得到各方的认可。那么,从事壮汉双语教育工作30多年的石才以,特别是2002年调到县教育局作为壮汉双语教育的管理者,多年来他是怎样发挥“一马当先”作用呢?

  “作为全县壮汉双语教育工作的具体管理者,石股长工作有一个‘秘诀’”。武宣县桐岭镇中心校校长韦家梅对记者说,“他能把‘上传’和‘下达’的工作做到最好。”

  据介绍,武宣县壮汉双语教育工作一直以来得到上级领导的重视和支持。多年来,石才以根据武宣县壮族群众语言运用实际情况和壮汉双语教育特点,多次向自治区教育厅、县教育局和县民语局提交壮汉双语教育教学调查研究报告,为上级领导做出正确决策提供了翔实的依据。

  韦家梅向记者讲述了一次石才以给上级汇报时出现的“惊险”片段:有一次,上级有关领导到桐岭镇中心校调研,看到一年级一位老师上壮语文课时,大多是以普通话“带出”壮语文的方式授课,而不是平常所说的“以壮促汉”的方法教学,便认真地提问道:“壮汉双语课怎么不是‘以壮促汉’了?这符合壮汉双语教育的要求吗?”

  一时间,气氛有点紧张。可是,石才以却胸有成竹地答道:“老师采用‘先汉后壮’的教学方式,是因为这里的学生壮话汉话的应用能力都不错,老师依据本班学生的语言使用特点开展教学是合适的。自治区教育厅也鼓励我们要根据学生的语言习惯、语言环境等因素因地制宜探索符合实际情况的教学模式。”

  原来,这个班的生源大多来自附近街道上,学生平时习惯使用壮汉双语。学生语言使用不同,壮汉双语教学也要根据情况有所调整。

  “那么,壮语是否被弱化?”那位领导又问。石才以不慌不忙地答:“不会!”原来,桐岭镇具有一个双语和谐的“特别现象”:镇中心校一、二年级学生以来自街道家庭为主,日常生活壮汉双语都使用。待到三、四年级,附近村屯小学的孩子集中到中心校就读,这些孩子人数多且大多都只讲壮语。于是,同一个校园,壮汉语言大融合逐步形成,壮汉都讲,互学互用:原本不会讲汉语的孩子,受大家影响,逐渐也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原先只会讲简单壮语的孩子,也很快就能说一口纯正的壮语……可见,倘若不是掌握基层第一手材料,又怎能有理有实地向上级领导汇报。

  记者还了解到,石才以做好“下达”工作也有其独到之处。那就是常年下到教学点,平均每周至少有一次下到壮汉双语学校了解情况,及时把上级的精神传达到学校领导和教师中间,并同他们一道做好工作,件件工作抓落实。

  3 棋高一着:他力推“一校”向“整镇”铺开

  武宣县壮汉双语教育工作最大的亮点:整镇铺开。这项工作在全区是一个创举,背后有多少曲折和艰辛却少有人知道。

  2012年,武宣县壮汉双语教育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是保留?还是撤并?

  当年秋季学期,根据全县中小学校布局调整的要求,自1984年以来一直实施壮汉双语教育的桐岭镇新龙小学接并周边的大同小学、仁汉小学和良田小学,合并组建成一所新的寄宿制学校。当时,新龙小学之外的其他3所学校全部实施单语(汉语)教学。组建新的新龙小学后,存在着不同看法和主张,有的主张“一校两制”,即分为壮汉两类教学班;有的主张转型到单纯汉语文教学,不再保留壮语文教学。

  石才以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得出了不但不撤,而且要“全镇铺开”的重要依据:一是壮汉双语教育是武宣县民族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打造出了亮点,“壮汉兼通”的办学目标得到群众的认可。二是新龙小学开展壮汉双语教育近30年来,教学质量始终保持在全县前列,保持原有办学特色对新整合的学校将产生更大的带领作用;三是同在一个校园分壮文班、汉文班不利于教育教学常规管理的执行;四是壮汉双语教育和单纯汉语教学存在教学评价方面的差异,不同的评价目标容易导致管理环节的内耗。最后,通过报告县教育主管部门,得到领导支持,学校领导、教师等各方面也都形成了共识,新的新龙小学整体实施壮汉双语教育教学。

  记者走访了解到,武宣县桐岭镇目前全镇有小学生3400多人,中学生1500多人。从2013年秋季学期起全镇各小学开展壮汉双语教育工作,2016年秋季学期起桐岭中学开设壮语文必修课,加入到壮汉双语教育队伍中。至此,在石才以的大力推动下,武宣县实现了由原来“一校”向“整镇”铺开的良好局面。

  壮汉双语教育规模扩大之后,教学质量能否得到同步提高?桐岭镇中心校常务副校长陆鸣笛给记者“爆料”称:让学生参加全区性壮语文应用比赛,是检验成绩的试金石。

  2016年10月,武宣县选派8名优秀选手到首府南宁参加首届全区小学生现场壮文作文比赛。比赛为现场作文,专家现场评卷,学生有无“真功夫”当场见分晓。结果,武宣县代表队参赛选手全部获奖,荣获一等奖3人,二等奖2人,三等奖3人,总成绩列全区前茅。全区一等奖共10名,武宣就占了3名。

  记者采访中还了解到,石才以在壮汉双语教育管理工作中得心应手,还与他是一位壮语文专家有关,他在壮语文行业内崭露头角,获得过不少荣誉:

  2007年,他被授予全区民族语文工作个人二等功;先后荣获武宣县“有突出贡献科技人员”、县优秀民族语文工作先进个人等称号。

  他创作的壮文长篇小说《古荒河畔》荣获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壮文中篇小说《情深深》荣获全区壮文文学奖;民族教育研究论文《中小学壮语文教学指导艺术初探》荣获教育部民族教育司、中国少数民族教育学会举办的2012年学术年会论文评比三等奖;参与编写编译自治区壮文教材课内外读物十多册。主编的小学《壮语文》(三年级上册),顺利通过专家评估审定,成为全区壮汉双语小学课本。

  他先后到广西壮文学校、广西民族大学完成了壮语文中专、本科的学业进修,由一名普通的教师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教育行家,并评上了高级职称。目前,他是广西教育学会直属会员、广西民族语文学会理事。

  采访结束时,石才以一再强调,武宣县壮汉双语教育工作取得成功,是一个团队共同协作下好了“一盘棋”。他说:“我把壮语文教育当做事业,而不只是谋生的职业!”

作者:本报记者 潘朝阳

编辑:赵德飞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