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十五

黄明标:布洛陀文化的虔诚传承人

2017年09月15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2014年主持布洛陀祭祀大典现场。  

  眼前的他,身板笔直,声音洪亮,思维敏捷,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竟然已年近七十。如今,他还担任田阳县布洛陀文化研究会会长,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分节假日,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挖掘、整理、研究布洛陀文化工作上。

黄明标(右)接受广西电视台记者采访

  他叫黄明标,1948年出生于田阳县一个壮族农民家庭,1977年从广西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毕业后,历任县广播站编辑、县革委新闻干事、县文化馆创作员及副馆长、县博物馆馆长、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2008年评获研究员(正高)职称。2014年,他66岁时才正式退休。从官员到学者,这个对民族文化怀有深厚感情的壮家汉子,倾注毕生心血收集、整理、研究壮民族文化,并取得了丰硕成果,出版了专著,还被广西大学聘为兼职教授,应邀到云南、贵州、海南及越南和泰国做文化交流。

  1 因为壮语 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

  黄明标在田阳县是个“明星”,他的名字家喻户晓。

  田阳是壮族人文始祖布洛陀的发祥地,壮族人口占全县总人口的89.7%。20世纪80年代以前,田阳县90%以上的人都会讲壮话,不仅壮族讲壮话,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也会讲壮话。

  20世纪60年代末,黄明标在田阳县广播站任编辑。广播站的职责是转播中央新闻、广西新闻节目和天气预报,用壮语播报田阳新闻、农业科技、文艺节目和田阳天气预报等。每天早、中、晚广播三次。那个年代没有电视,文化生活十分贫乏,因而壮语广播深受群众欢迎。当时广播站只有一位播音员,黄明标有时会顶班,开启了他的壮语播音之路。

  弹指一挥间,数十年过去了。当下,电视已进入千家万户。近几年,田阳县电视台开办了壮语节目,近两年还开播了“话说田阳”壮语专栏,邀请本县城乡各界人士用壮语讲述田阳历史传说故事。由于黄明标长期从事文化和文博工作,对田阳历史文化研究深透,因而自然地被邀请做主讲。他操着纯正的田阳壮语,将“布洛陀系列故事” “瓦氏夫人系列故事” 给电视观众娓娓道来,深受观众欢迎,特别是中老年观众更是将他当成“明星”。

  “Cingj Nazseng haeuj goengq(请那生屯进场祭拜),Nazbit guhndei cinjbi(那笔屯做好准备)。”因为壮语,因为深入研究壮文化,黄明标还有一个身份——布洛陀祭祀大典的壮语主持人。2005年至2014年,在每年农历三月初七至初九举办的百色市布洛陀民俗文化旅游节上,黄明标担任旅游节的重要内容布洛陀祭祀大典的壮语主持人,对着数十万的祭拜者和游客用嘹亮的壮语主持,这一主持整整做了10年。

  在历届旅游节中,黄明标都承担了祭祀大典和布洛陀文化学术研讨会筹备工作,承担祭祀大典现场指挥长。

  “我是讲壮话的‘顽固派’,几十年了,跟周围的壮族都用壮语交流。”黄明标说,“目前我们县已出现了壮语传承危机,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之间人们很少用壮语进行交流,特别是年轻人,会讲也刻意不讲。而小孩呢,包括农村小孩,很多已经不会讲壮话了。我亲身经历过一件事,我母亲没读过书,只会讲壮话,她90岁那年去住院,她的主管医生也是地道的壮族,可查房时那个医生却跟我母亲讲普通话。请问这能跟病人沟通吗?这是优质服务吗?”回想起20世纪五六十年代,干部下乡把讲壮话作为密切联系群众的手段,而现在讲壮话人群日趋减少,黄明标认为这是一种民族文化消亡的危险信号,对此深感忧虑。

黄明标在2014年布洛陀文化研究会上发言

  2 建博物馆 每件文物都有一个故事

  1988年2月,黄明标奉调担任县博物馆馆长。那时候,博物馆没有馆舍,没有预算经费,只有一枚公章和一位快退休的职工。文物只有153件,有一部分是从陶瓷商店买来充数的瓷瓶、碗等,还有一部分是从废旧物资收购点买来的清、民国时期的铜币——铜仙。

  上任伊始,黄明标立刻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请经费,要求解决馆舍问题,终于在1995年争取得到国家文物局以“百色地区中心文物库房”的名誉立项,拨款建设田阳县博物馆。

  文物作为历史的物质遗存,是光辉灿烂的民族文化的重要见证。从1990年开始,黄明标就率领本馆干部在全县范围内广泛征集文物。在征集过程中,一旦发现珍贵文物线索,不管有多艰难,他们都紧盯不放,一定要拿到手。可以说,每件文物的征集都有一个故事。1995年8月的一天,县二建公司的经理找到黄明标,拿着一张印着“田州土知府印”的印模纸问他是什么印。他一看吃了一惊:“宝贝!”一问,经理也不知道这枚印在谁手上。经过两个月的明察暗访,终于在10月5日晚得知田州镇隆平村一位卖猪肉的村民知道线索。于是,他和另一位同事骑自行车连夜上门寻访。几经周折,于子夜零点30分从持印人——田州镇凤马村度立小学民办老师周建辉手里收回这枚印章。后经国家文物局全国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钦差田州总兵关防”印的征集也有故事。该印是百峰乡弄山村一位农民于1987年发现的,到了1998年3月,黄明标才得到线索,时间已过去10年,经了解持印人已去世,该印下落不明。黄明标和同事们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调查搜索,辗转于田阳、田东、百色三县、市,最后得知该印已被丢下池塘。黄明标当即表示,就是把池塘抽干了,也要拿到印。最终,在池塘里摸出了被买主丢弃的“钦差田州总兵关防”铜印。经广西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二级文物。

  黄明标当了16年的馆长,至2004年卸任时,馆藏文物增长到原来的16倍,而且一、二、三级品齐全,一跃成为全地区(市)文物等级最高,珍品、藏品最多的县馆。2002年中法友好文化年,中国在法国巴黎举办“中国文化年文物珍品展”,田阳馆的“双环首弓形格青铜剑”等两件国家级珍品入选,在巴黎展出了一年。

  黄明标自豪地对记者说:“这些文物承载着壮乡田阳灿烂的历史文化。”据了解,由于工作出色,他两次被国家文物局评为全国文物先进工作者。

黄明标在翻译整理麽经

  3 研究布洛陀 成果丰硕成专家

  2002年底,54岁的黄明标从县领导岗位退下,又承担起布洛陀文化研究的重任。

  布洛陀文化是壮族文化的特征之一,而麽经是布洛陀文化的核心。张声震主编《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1-8卷)于2004年出版面世后,在学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2006年5月,布洛陀作为民间文学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早在1988年,黄明标担任县博物馆馆长后,在做文物普查时发现了敢壮山与布洛陀的关系,开始着手搜集、研究布洛陀文化史料。2000年,黄明标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分管文化旅游,提出了敢壮山布洛陀文化旅游开发项目,他也从此潜心研究布洛陀文化。

  2008年4月,田阳县布洛陀文化研究会成立,黄明标当选会长,至今一干又是10个年头。

  从2008年至2012年初的五年时间里,黄明标与研究会的同仁,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挖掘收集布洛陀麽经抄本。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坡洪镇陇升村个强屯,黄明标发现了一批珍贵的古壮字抄本,其中最早的抄本已有400年历史。“文革”时期,该屯布麽世家农吉勤一家将抄本藏到岩洞里,这批抄本才得以保存下来。

  2012年,研究会向县领导汇报了要翻译整理《壮族麽经布洛陀》(续篇)的想法,得到了县领导的大力支持。2012年下半年,黄明标带着《咘洛陀造麽叭科》抄本三次到南宁,向德高望重的《壮学丛书》总主编、壮学著名学者、自治区原副主席张声震先生汇报翻译整理壮族麽经的想法。“张老嘱咐我们好好保护这批麽经,作为后续发现,可以考虑作为《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1-8卷)的姊妹篇翻译整理出版。”黄明标说。在翻译整理过程中,黄明标遇到古壮字无法识读等重重困难,到处拜师求教。2016年7月,黄明标主编的《壮族麽经布洛陀遗本影印译注》(上中下册)终于顺利出版,它是继《壮族麽经布洛陀影印译注》后布洛陀文化研究的又一重大成果,对进一步深化壮学研究、扩大壮族文化知名度、树立壮族文化品牌形象具有重要意义。

  10多年来,黄明标率研究会成员跋山涉水,克服重重困难,共收集到布洛陀经诗、壮族山歌、壮族唐皇、师公等古壮字抄本复印件70多本。

  除了《壮族麽经布洛陀遗本影印译注》,黄明标还出版了《布洛陀与敢壮山·祭祀歌》《布洛陀与敢壮山·传说故事》;在各级学术期刊发表《敢壮山布洛陀文化圈之成因》《壮族古文字初探》《壮族古文字与汉字对比研究》等论文。此外,还出版专著《瓦氏夫人研究》,文献古籍整理校注《田州岑氏土司族谱》等。

  “布洛陀文化是我们壮族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我愿意做一个虔诚的守护者和传承人。”黄明标认真地对记者说。

黄明标(左)深入大山岩洞里寻找布洛陀经书。

作者:本报记者 杨兰桂

编辑:赵德飞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