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韦晴晴——一个壮乡民歌旖旎的守望者

2017年09月2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浏览次数:

达晴,壮乡民歌的守望者。

  

  “跟喽罗(Gwnlaeuj lo)——”

  随着天籁之音,2014年央视春晚的舞台中央旋转柱缓慢托起一位美丽的壮族姑娘,她用一曲壮语版的“敬酒歌”,拨动亿万人的心弦,仿佛让人乘着歌声的翅膀,悄然走进壮乡红土地,她就是壮族歌手韦晴晴。

韦晴晴(右)接受采访时与记者合影。

1

  远山在望,流云无声。任时光倒流,有多少往事葱茏远去,马年春晚舞台上的《敬酒歌》,有如火焰至今依然熊熊燃烧在韦晴晴生命历程中的民歌世界里。因为,她是一个为民歌而生的女孩。

  在很多人的记忆里,都会有一架玩具电子琴陪伴着度过童年的快乐时光,而对韦晴晴来说,那不只是一个玩具,而是弹响她音乐梦幻之旅的第一个音符。在五六岁时,一些儿歌和童谣她都能从玩具电子琴上找到对应的音符并能独自弹奏,她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让父母感到很意外,也很激动,因为他们俩都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恨不能言传身教。为给韦晴晴创造一个良好的音乐环境,父母便在她6岁时就把她从老家田阳县送到南宁,在姑妈家开始了她从事音乐的求学之旅。

  “那些年,一想家就努力地练琴,所以我的童年是彩色也是灰色的。”韦晴晴如是说。在南宁,她边上学边学琴,过着一种苦行僧似的生活。韦晴晴说:“学习再苦再难都没有那种离开父母时撕心裂肺的痛。”有一次过生日,爸爸没空,只有妈妈一个人来南宁,在切蛋糕的时候,楼下有人喊接电话。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普及,姑妈所在的单位只有一部电话,她一下楼就很想哭,想着肯定是爸爸打来的,一拿起电话,爸爸在电话那头就先哭了,电话这头的她也哭成个泪人。

壮家美丽歌者韦晴晴。

2

  时光的指针指向1998年,韦晴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广西艺术学院附中,学习电子琴专业,受到更专业的训练,开始了她真正从事音乐艺术的生命旅程。可毕业后,她回到田阳县,进入一个与音乐毫无关联的单位上班。

  热爱音乐的她,在进单位不久后,她将韦唯的《山歌》用壮语来翻唱,没想到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那时候,很多人开始懂得她。而县里很多文艺演出、活动都邀请她参加,她不得不经常请假排练节目,但请假多了,很影响工作。为此,两年多之后,她便考进县文化馆,终于有能展示自己的舞台,成了一个真正从事文艺的工作者。

  在田阳县,很多村寨会在每年固定的某个日子举行一次本乡本土的“丰收节”“年会”“庙会”等喜庆活动,在这些最具民族特色的喜庆活动中,韦晴晴最喜欢的就是唱山歌摆擂台环节。有时候,为了赶去听一场山歌赛,她要坐几个小时的班车,山路崎岖,她仍乐此不疲。一年下来,大大小小的山歌赛她要赶上几十场。除了热衷于听山歌,她还喜欢收集山歌。她喜欢在工作闲暇之余到处采风,采风的地点还是离不开村村寨寨,哪里有山歌的声音,哪里就有她的身影,凭着这份对壮歌的迷恋,这几年,她从各村寨歌手们手里收集整理到了上百首的山歌。根据不同的区域,不同的语种等,田阳的山歌分为巴别调、古美调、田州调、蔗园调、谣调……不同门类的山歌调子,她调调精通。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会把这些调子融会贯通,加入自己的思想,演绎得更加完美动听。下乡次数多了,村里的歌手们都熟记了韦晴晴这个名字,歌手们会说:“韦晴晴,来一段。”于是,她信手拈来,出口成曲,人们竖起耳朵听,调子很熟悉,但又别有一番味道。初听是原生态的,再细听,又有现代音乐的元素在里面。连那些山歌王都对她赞叹不已。一名演员,能歌善舞固然好,但想让艺术之路走得深走得远,就必须得做得专做得精。认定了原生态壮族山歌之后,她便像是着了魔似的一根筋往里钻,甘苦自知。

韦晴晴参加启航2015新年特别节目演出。

3

  天道酬勤,人生最好的风景往往在不经意间一个峰回路转处,2010年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那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第十四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在广西及至世界都小有名气的“哈嘹组合”拿到了广西赛区的一等奖,代表广西被选送参加全国赛。也许是缘分,因为那次比赛,韦晴晴有缘加入了“哈嘹组合”。“哈嘹组合”是时任平果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农敏坚挖掘并一手打造的,是一个以民族元素相结合,集流行与原生态为一体的多元化的音乐组合,他为挖掘传承“哈嘹”民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2007年10月,他曾受澳大利亚方之邀,带领了“哈嘹组合”走出国门,来到世界著名悉尼歌剧院音乐厅演出。

  也就在“哈嘹”的那些日子,韦晴晴经过艰苦地排练和得到农敏坚主任的鼓励、专业老师的悉心指导、队员地热心帮助,她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与人生阅历,歌唱技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收获颇丰。那次比赛,她也走进了大众的视野,得到了专家的认可。对于这项荣誉,韦晴晴说:“她特别感谢她的恩师农敏坚主任,他是中国民歌千百万坚韧的继承人和保护人的典型,在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他对民歌那份热烈恒久、执着不舍的精神,是这份精神感染了我,使我更加坚定我对壮民歌的选择。”

  一程山水,一路花香。自从她参加第十四届全国青年大奖赛后,韦晴晴又与赵羽组成了赵羽·韦晴晴组合,参加了广西卫视举办的《一声所爱·大地飞歌》大赛,获得了全国比赛的第六名。一分耕耘就会有一分收获,从骨子里对民歌的痴迷和用生命歌唱的韦晴晴获得了幸运之神的眷顾,许多荣誉接踵而至,荣获多项国家及自治区级荣誉,多次代表壮族民歌手参加国际国内比赛和演出,她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熟悉了这位温文尔雅的美丽歌者。

2016年9月,韦晴晴受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邀请,赴泰国参加2016“感知中国”暹罗飞歌演唱会。

4

  阳光初来时,霞光映出万山红。2013年10月的一天,北京的春晚导演找到了她,叫她到北京试音,导演听完她的试音就叫她回去等通知。上春晚她感觉是在做梦,到12月底看到各节目都在排练了,而她没得到通知,她也没太在意,因为她更看中的是参与的过程,就像她所参加的任何比赛,她都很珍惜也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那是让她学习成长收获的过程。过了12月份,她接到通知,说要去排练6天,她只收拾了6天的衣服就到北京去了,没想到6天过去了,还留在北京,每天都在排练,也没有人告诉她最终结果,直到除夕的前一天,她才得到确定自己能上春晚的通知。

  在北京排练的日子里,她一边排练一边跟服装师沟通,在服装上要如何突出壮族的特色?牛是壮族及其先民崇拜的动物,而绣球又是壮族不可或缺的信物,壮锦更是具有壮族特色的,经过她与服装师多次的思想碰撞。终于,一套具有壮族特色的服装出炉了:帽子做高,突出两个牛角;用最小的绣球来做耳环;用壮锦等元素绣进了服装里,当她身着这身具有广西壮族特色的服装隆重出场时,惊艳四座。“上春晚最自豪的不是我能上春晚,而是我能唱着壮语歌上春晚。”韦晴晴说。在第一次上台排练时,前面第一句“跟喽罗”是没有的,她就跟音乐总监沟通,想在前面加上具有壮乡风情的一句“跟喽罗”(壮语"喝酒"的意思),与音乐总监交流后,音乐总监很赞同她的想法,她觉得这么一句朴实的话在这个舞台上就变得不朴实了,变成壮语的一个音乐旋律和符号。谈到这次不平凡的舞台经历,韦晴晴动情地说:“我特别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观众,让大家知道我们广西风景很美,民歌很好听,少数民族的风情也很美。”

韦晴晴在倾情演唱壮族民歌。

5

  参加春晚回来,韦晴晴名气更大了。她的壮语歌曲被广泛传唱,每当有重要活动,田阳县布洛陀文化广场播放她的壮语歌曲已成了惯例。2016年9月,韦晴晴受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邀请,赴泰国、印度尼西亚参加中泰、中印国际文化周活动,将原汁原味的壮族民歌带给外国观众,壮民歌的优美的旋律让外国观众如痴如醉。2017年6月,平果县举办千人“千人齐跳嘹歌健身操”非遗展示活动,有参赛队将她演唱的《壮族敬酒歌》作为舞蹈音乐。如今,在平果县城,每到傍晚,夜幕下的广场四处响起她如百灵鸟般的歌声,跳广场舞的人群随着她的壮语歌曲翩翩起舞;在酒楼饭店,常常看到主人端起酒杯高呼一声“跟喽罗”,场面欢乐热烈,她在央视春晚舞台上唱响的那一句“跟喽罗”,已成了亲戚朋友聚餐的经典开场曲;许多私家车主也将她的壮语歌曲刻录成CD,在车上循环播放;在互联网上,她演唱的歌曲视频点击量达数百万,许多壮族歌迷还用壮语亲切地称她为“达晴”(“晴晴阿妹”的意思)。

壮族歌迷用壮语亲切地称韦晴晴为“达晴”。

  如今,韦晴晴的歌声被众多的歌迷所熟悉和喜爱,“有歌迷说,在今年的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听到我的歌声。”韦晴晴笑了笑说,“我今年没有参加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演出,但艺术节开场曲壮语歌曲伴唱部分是我唱的,被他们听出来了。”现在很多音乐人需要壮语伴唱,都会找韦晴晴来担纲。作为第一个登上央视春晚、让壮族山歌唱响全世界的壮族歌手,她并不觉得头上有多大的光环,在鲜花和荣誉面前,她感到的是肩上的责任,她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把壮语歌更好的传承下去,用壮族的原生态音乐跟世界音乐相结合的方式,来演绎壮民族的山歌,让壮乡的山歌走出国门,让更多的人了解壮民族。如何能创作出反映壮民族元素的原生态的歌曲?对此,韦晴晴有她独特的想法,她想用壮民族的乐器,如用牛角、筛米、割谷等原生态的声音创作出有壮族内涵的音乐来。为了学到更多的壮族音乐元素,她还常去云南采风,感受他们的民俗文化。在云南,她有很多新的发现:这里壮族的图腾也是牛,而且也是水牛等。

  民歌所演绎的都是生活,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对爱情的憧憬。韦晴晴说,她非常高兴能以这样美好的方式诠释她对待生活的态度,也想让更多的人在她的歌声中感受到幸福的同时体会到山歌的魅力。她说,做一位壮民歌的痴心守望者,此生无憾!

作者:本报特约记者 李明媚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