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中国炮龙之乡”的扎龙人

2017年10月23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字号:[    ]     浏览次数: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宾阳县舞炮龙能持续年年起舞,岁岁狂欢,有多方面因素,但炮龙扎制艺人们近千年薪火相传这门技艺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他们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灵巧双手,默默地为民俗文化传承“做嫁衣”。

136676877_15078697698431n

邹玉特在扎炮龙。 摄影:陆波岸

  拜访邹玉特师傅时,他正在城隍庙接受媒体采访,敲着紧闭的大门,我听出了里面邹师傅的应声。但门开之后,我发现邹师傅的脸上多了一份沧桑,10年没有见,我们都老了。

  欣慰的是,逝去的是岁月,沧桑的是容颜,古老的炮龙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没有苍老,邹师傅那颗热爱炮龙文化、传承炮龙技艺的心没有变老。在回到住处,我在微信上发了一张和邹师傅的合影,并写这样一句话:十年不见,当年的手艺人已然成了大师。愿时光不老,愿传承永远,愿文化长青!

  广西宾阳炮龙节历史渊源说法不一,其中一个颇具传奇而喜庆色彩的说法是,宋朝名将狄青与壮族首领侬智高大战昆仑关。宋皇佑五年,狄青为了麻痹“据关造反”的侬智高,时值元宵前夕,狄青下令大办酒席宴客三天,并令士兵扎龙起舞,号召百姓家家户户鞭炮齐鸣、助庆狂欢,宾州城内一派欢腾景象。当夜二鼓,狄青率领精兵突袭昆仑关,三鼓时分夺下昆仑关。宾州城居民从此认为舞炮龙吉祥,每年此时必舞炮龙以求喜庆,狂欢不断,流传至今。2008年6月,宾阳炮龙节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宾阳县也因此有“中国炮龙之乡”之称。

  客观地说,源远流长的宾阳县舞炮龙能持续年年起舞,岁岁狂欢,有多方面因素,但炮龙扎制艺人们近千年薪火相传这门技艺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他们把这片土地的历史文化和人们的美好祝愿,融入自己对千年技艺的传承和对历史文化的理解,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灵巧双手,一代接着一代师传不断,一丝一线一篾默默地为民俗文化传承“做嫁衣”。

  邹玉特是邹家第三代炮龙扎制传人。在那个兵荒马乱、干戈不断的年代,邹家祖先携老扶幼从山东一路来到现在的宾阳县邹圩镇落户,最后不堪“要钱不要命”土匪的侵扰,举家迁到宾阳县城三联街一带租房居住。为了糊口,邹玉特的爷爷邹贵升在那狭小的出租房里,起早贪黑推着磨盘做豆腐。

  那个年代,祈求国泰民安、丁财两旺、五谷丰登的舞炮龙已在宾阳兴起。聪明伶俐的邹贵升不仅豆腐做得好,还学到了扎炮龙的手艺,几根粗竹子经他双手一弄,便是一条活生生的炮龙。邹贵升因此成为宾阳县一个有名的炮龙制作师傅。

  邹玉特的父亲邹永生,自幼在帮父亲邹贵升推着磨盘一圈又一圈地磨豆腐。为了解闷,舒缓劳累的气氛,邹贵升常常一边做豆腐一边给邹永生讲述很多有趣的故事,其中包括宾阳舞炮龙的相关传说和扎炮龙的技艺。慢慢地,邹贵升在生计的磨盘前将自己扎炮龙的整套技艺传授到孩子邹永生的手上。

  由于长期的耳濡目染,扎炮龙这个需要细心和技巧的手工艺,几乎没有任何刻意安排就传到了邹玉特的手上,使他成为邹家第三代“龙的传人”。在22岁那年,邹玉特独立扎制的第一条炮龙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狂欢起舞,艺人那种特有的成就感第一次涌上他的心头。从此,宾阳多了一位制扎炮龙的师傅。

  接过父亲衣钵扎炮龙已经40多年的邹玉特,不仅仅在宾阳扎炮龙,还到海南等地扎龙,走南闯北把宾阳县千年的扎龙技艺带到天涯海角,在让宾阳县的扎龙技艺名声远扬的同时,收获了自己的声誉,先后荣获广西壮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广西民间工艺大师等称号。

  扎龙是一件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的手艺活。每年炮龙节之后,这些扎龙艺人又开始为扎制新一年的炮龙做准备,有的人几乎整年的时间都花在精心制作炮龙上,直到炮龙节炮龙开光起舞的前一刻,他们还在不停地忙碌着。

  2011年2月12日,家住宾阳县宾州镇中和街的冯存德老人,坐在一堆扎龙的竹篾里一句一顿地向我讲述他扎龙的故事。可惜,我2016年炮龙节前准备再次拜访这位老艺人时,才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的手艺留给这个世界,永远到另外的世界去了,心中哀悼之余更觉得民间技艺和文化传承的迫切和可贵。

  冯存德老人就是一个为炮龙忙碌了几十年的人。“我以前是一家印刷厂的工人,由于受宾阳舞炮龙习俗的影响,从小就喜欢从各类书籍里琢磨龙的形象。”当时,这位已经一头染满岁月沧桑银发的老人对我说,从1981年开始,他开始潜心扎龙卖钱,成为当地众多在生计和扎龙技艺之间游走的民间艺人之一。

  扎炮龙卖钱是当地炮龙艺人家庭的一项收入,但他们的付出非常多,而且有时候并不是付出越多收获越大。

  “这条龙,我们两个人足足做了一个多月。”当时,冯存德以他卖出去的一条价格为1800元的炮龙为例,“除去成本,每个人平均月收入不到700元。年轻人要以这个来维持家庭生活是靠不住的。”然而,这样相对微薄的收入并没有影响这位老人对扎炮龙技艺的热爱。几十年里,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沉浸在追求日臻完美的扎制炮龙技艺里。

  “其实,龙作为中国人传统崇拜的一种图腾,人们只从传说中大概知道龙生五相:麒麟头、蟒蛇身、鹿角、鹰爪、鲤鱼尾。真正的龙,应该活在人们的心中。”他说,炮龙最主要的特点是造型美观、结构牢固。直到生命尽头,他还在向这个目标不断摸索,不断改进古老的工艺,不断追求新的艺术美。

  扎制炮龙也不是一件轻松事。“每年端午节过后,我就要开始扎制炮龙。最多的一年,我做了18条炮龙。”他说,扎一条炮龙前后至少要20天的时间,而且需要多人配合才能完成,如果一个人做,那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2011年的炮龙节,老人一共扎制了7条炮龙,几乎占了他大半年的时间。“2008年,我生病住院治疗大半年,出院后还坚持拖着虚弱的身体扎了6条炮龙。”他说,在炮龙艺人看来,扎炮龙已经不单单是为了生计,有时候为了一方民俗文化的传承,技艺比生计还重要。当看到自己扎的炮龙能在炮龙节上狂欢,为大家祝福新年,就是收入再少,自己的心里也感到满足。

  2016年2月16日,邹玉特师傅在和我谈起冯存德老人时,心中依然充满着深深的怀念之情。有一年,广西兴安县举办米粉节,要扎制一条长龙,有关方面找到了邹师傅,邀请他前去扎一条长龙,由于他当时有事在身走不开,就把这个邀请给了冯存德老人。冯存德老人欣然答应到兴安县去扎龙,由于老人精益求精,耗费时间和材料都很多,成本很大,“那一次,他根本就没有赚到什么钱。”邹玉特一再重复这句话,表达了对这位已经逝去的老人在技艺上精益求精精神的敬佩,对老人大量付出却没有得到很好经济回报的歉意,“是我让他去的”。

  “炮震千山醒,龙腾百业兴”。在宾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激情演绎近千年的炮龙,继续年年起舞,岁岁狂欢。一代又一代炮龙扎制艺人们,往往过了元宵节又开始盘算新一年炮龙的扎制,他们就这样永远行走在为民俗节日精彩狂欢“做嫁衣”的路上,为一年一度的民俗狂欢,为一方山川大地的文化传承。

  2006年,邹玉特师傅曾跟我开玩笑说,他独立扎龙已经有30个年头了,“是干部都可以退休了”。但10年后的今天,这位已经62岁的民间工艺大师还不能“退休”,也不愿“退休”。他要用他的手艺继续传承炮龙文化,让自己手上的技艺和宾阳炮龙故事一起,精彩不断,直至永远。

  2016年2月16日,他把我带到了宾阳县职业中学,那里有一个专门给他留的教室,里面摆放几条成品和半成品炮龙,学校要开设炮龙扎制课程,将请他为老师到这里给学生传经授艺,把扎炮龙的技艺通过课堂传授给更多的年轻人。“我们现在扎龙艺人,也还有10多个人,有不少是年轻人。”一路上,邹玉特师傅很欣慰地告诉我。

  握别时,我们照了一张合影,他执意将我送到门外,紧紧握着我的手说,“你可别过10年后再来看我啊,到时候我可能都老到不能扎龙了!”

  我说,不会的,年年炮龙狂欢时,都会有我们共同的心愿、共同的祝福,我们一起祝福这片诞生炮龙的大地永远风调雨顺、郡治民安,炮龙文化在这片大地上永远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作者:陆波岸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