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追寻冰兄在武宣的足迹(下)

2017年10月31日    来源:新浪    字号:[    ]     浏览次数:

  至亲长眠地

冰兄的母亲岑月清

  在湾龙村背后大岭的林地及村前的路旁,我们找到冰兄的母亲、舅父及外婆之墓。母亲的墓碑上刻“余府岑氏之墓”6个大字。而其舅父及外婆的墓上,并没有墓碑,如今长长的野草掩长其上,显得非常的清冷,又似乎是在倾诉着昔日的悲凉。

岑月清之墓

  冰兄的母亲叫岑月清,其一生命运多舛。16岁时,她嫁给了冰兄的父亲廖明刚(妙皇乡大窝村人)。1915年,廖冰兄在广州城北的大石街出生,父亲将其取名“廖东生”(喻意为在广东出生)。在岑月清23岁之时(当时冰兄4岁、妹廖冰1岁),廖明刚因桂系军队误认为是抢劫犯而被枪决。廖明刚其时在给岑月清的遗书里写道:“我死后,只留给你难以还清的债务,你务必要改嫁,把东生和廖冰养大。”其后,岑月清一家的生活更加艰难,债主又再三上门逼债,她曾一度被逼疯而被送进芳村癫狂院(后为广州精神病院)。病愈后,在1923年改嫁给广西武宣人余恩溥。

冰兄外婆郑氏之墓

  1937年,因广州常常遭到日寇飞机轰炸,岑月清带着她的母亲及弟弟岑嘉谷一起来到了余恩溥的家乡——武宣县湾龙村,以后就一直生活在此。

冰兄敬绘的外婆遗像

  在岑灵生( 岑嘉谷之子、廖冰兄的表弟,今年78岁)的家中,我们看到了1962年廖冰兄为外婆及舅父所绘之遗像,在其舅父之遗像中还特别注明了“冰兄作于“脱帽”后一年(1962)”。

冰兄敬绘的舅父岑嘉谷遗像

  冰兄的外婆1937年随同女儿岑月清从广州迁到湾龙村后,在此地生活了三年多。1940年,她在村里去世。但她在廖冰兄的印象中非常崇高。在《世纪老人廖冰兄》“亲情·2”中廖冰兄自述说:“在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后,还能给我和廖冰关爱和温暖的就是慈祥的外婆。外婆姓郑。我曾以郑育吾为笔名,为的就是铭记外婆的养育之恩。这是1962年,为在广西武宣县湾龙村的舅舅家安放外婆的灵位,我敬绘的外婆遗像。”

笔者与岑灵生手持冰兄外婆像合影

  令人悲痛的是:1953年土改运动中,因遭受种种折磨及打击,岑月清在湾龙村后山的一棵大树下惨离人世。

  对于母亲与外婆之情,廖冰兄一直铭记在心。据湾龙村余树新老人回忆:“大概在50年代,冰兄曾回来过两三天,曾拿供品上坟供奉。”今年(2017)清明节期间,廖冰兄的女儿廖陵儿等人又再次回到湾龙村,给长眠于此亲人们献上了满满的怀念之情。

  湾龙古渡

  廖冰兄当年住返湾龙村,必须从黔江右岸一侧的湾龙古渡码头上下。湾龙古渡与对岸的勒马古渡相对,始建时间已无从考究。因陆路交通条件的改善,古渡已废弃多年,但青石台阶依然从黔江向岸排列而上,上层的台阶却长满了野草。

湾龙古渡码头

  站在下面的台阶上,看往黔江,一艘艘满载的货轮穿越水间,动静相宜,恰如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廊。上游江中的泗孤洲清晰可见。附近老人说,历往逢洪魔泛滥,泗孤洲虽处于大江之中,却从未被洪水淹没,故被称为“不沉的宝葫芦”。

  想当年(1937年10月),廖冰兄正是沿着此古渡码头第一次踏上武宣湾龙的土地,其后武宣的亲朋、武宣的山水促成了他绘就抗日漫画之惊世之作。1938年2月,他又离开此地前往广州。

  到达广州时,因上海、南京已经沦陷,一大批致力于救国的文化人聚集在广州。当廖冰兄在广州拿出在湾龙村创作的抗日宣传画时,众位文化名人立即拍案叫好,并由此而开启了《廖冰兄抗战连环漫画展》。著名作家夏衍、周刚鸣、郁风等,对廖冰兄的这些作品作高度评价,发动广州的进步报刊大力宣传此事,其中共产党办由夏衍主编的《救亡日报》为此出了特刊。前来参观的群众络绎不绝,“人们看到的不是公式化的标语口号的宣传,而是走进一个使人得到抗战教育、大振抗战士气的课堂。”

  在《世纪老人廖冰兄》“创作活动·3”中他说:“1938年初,我把在广西武宣县湾龙村所画的200多幅抗日宣传漫画带到广州,在漫画同行的支持鼓励下,于2月23日至28日在广州长堤(今沿江路)基督教青年会举行‘廖冰兄抗战连环漫画展’。”

  由是可说:此古渡码头见证了廖冰兄从此正式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道路,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其心不变,勇往直前,最终成为了名闻于世的漫画艺术大师!

  (成稿于2017年10月28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