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壮族作家轶事

长风破浪有雨帆

2017年11月12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浏览次数:

  “我怕陈雨帆”

  “我怕陈雨帆”,我的一个朋友说:“你说A,他说还有‘CB’,你说B,他说,我看是‘CA’。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事件,他都能当面纠正或补充你的观点,辩驳是非,让人感到不好相处。”但我得告诉你,他绝对不是什么坏人。我和他大学同窗,后又与他共事几十年,他那点“清高”“傲气”,其实是他自主、自信、自力的表现,是他的个性,是他做学问的动力,是他工作的意志。平时,他待人和气,从不记仇,与朋友同志和谐相处。只是有时偶有“和而不同,同而有异,求同存异”而已,你大可不必怕他。他关系比我硬,能力比我大,艺术比我高,但我们却相处很好。人们对他称“老”,老总、老师、老板,我却从来只叫他雨帆,大家见面笑哈哈。

  精品力作多

  陈雨帆是1983年调来《三月三》杂志社的,当时,杂志社只有三个人,韦文俊、陈雨帆和我,刚好“三个和尚”,常常闹“水荒”。在新华社地下室里,寒冬腊月,三个人编稿到深夜,饿了就抢着那个从黄勇刹家里借来的“快乐的电饭煲”,下点面条充饥。我们三个人做了简单的分工:韦编诗歌,陈编小说,我编散文和理论。这其中,陈雨帆的工作量最重。因为大型的几十万字一期的文学刊物,主要靠小说支撑。雨帆专捡重担子挑,一头扎进中、长篇小说的编辑工作,顾不上自己的创作,这么一干就是几十年。

  雨帆的作品虽然不多,但件件是精品而且品种齐全,可谓多面老手。

  他的成名之作是叙事长诗《醉了的码头》,是以右江革命故事为题材的,人们经过“文革”的折磨后,渴望喝口清甜的泉水,呼一口新鲜的空气。《醒了的码头》像是一场及时雨,立即引起广泛的反响,纷纷得到好评,觉得在历年的右江革命诗作中是最好的一篇长诗,被收进各种诗集,后被评为广西首届少数民族文化创作优秀作品奖。当时他在百色地区文化局创作组工作,成为文学专业作者。

  雨帆的第二篇优秀作品,就是中篇小说《冰棕榈》。说来也巧,那时,我在《三月三》正好组织第二期的稿子,雨帆又送来及时雨,领导决定要我做这篇稿子的责任编辑,小说本来不是我的强项,不得已充当一回“全科医生”,审读了这部中篇小说。我发现陈雨帆写作态度极为认真,文字清秀,字迹美观,看他的稿子一点也不费力。在叙述故事方面,虽然他爱运用外国文学常用的语句,铺垫比较多,但并不拖沓,整部小说情节流畅,文字干净,他是用了全力,精心书写的力作,我只作了一些文字上的改动就签发了。当时也没有什么复审、终审,全是我说了算,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不料,《冰棕榈》在《三月三》1983年第二期发表以后,好评如潮,都说是广西文坛近年来出现的一篇精品力作,后被评为广西第二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优秀中篇小说奖。这时,陈雨帆已被批准调到《三月三》编辑部工作。

  有了这两块敲门砖,陈雨帆的胆子更大了。有人说,时下搞影视作品,“皇亲国戚”发难,“三姑六婆”白眼,弄得你不死也要脱层皮,很难搞成功的。可是陈雨帆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他跟莫勇继合作,写电影剧本《紫裙河》,写的是靖西壮族农村妇女题材,被广西电影制片厂看中,改名《布洛陀河》拍摄上映,轰动一时。后被评上中国农村题材“腾飞奖”,这是广西影视作品在全国评奖中独一无二的奖项,可谓凤毛麟角。之后,他的文艺论文《关注于现实的价值选择》也获得中国民族文学学会“民族文学研究三十年优秀论文奖”。终于顺利敲开了中国作家的大门,成为中国作协会员。

  弄斧到班门

  此后,他一直埋头编辑,为他人作嫁衣,沉寂多年,没有声息。其实,他心里有个宏伟的计划,只有我能理解。时间推移到快要退休的时候了,有一天我见到他,说准备写点什么?他雄心勃勃地说,我要写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题目都想好了,叫做《血脉》。我说,都快退休了,你还敢“如此班门弄斧”?他说,敢,不到班门不弄斧,弄斧必到班门前,这个“斧”我“弄”定了。他说到做到,退休之后,他用五年的时间,潜心写成了一百万字的长篇小说,改名为《山海石话语》,分上下两集十一卷共四十三章,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在广西,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能用五年的时间写出一百万字的长篇小说,我看只有陈雨帆一个人了。我十分佩服他的这种坚毅顽强、锲而不舍的精神。在他创作的过程中,有一天,我们几个老友喝早茶,打电话叫他出来,他老婆说,他昨晚通宵写稿,刚睡下去,就免了吧。我们才知道他这种日书万字的艰苦创作精神。

  陈雨帆有个“坏习惯”,就是不肯吃人家嚼过的馍。他这种创新精神,在他这部长篇小说中,得到充分体现。传统的小说写法,就是按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叙写,设置些悬念,安排情节,细节,如此而已。可他偏要独树一帜,打破传统观念,采用西方文学艺术的“格式塔质”的叙事方法,英文叫“Gestalt”,意思为完全形态。认为在实际生活中的人运用自身的感觉来捕捉与接受外界信息的,不是结构主义强调的物理推加,而是心理学意义上的“完形”,运用到文学理论上,就是小说从“真”到“假”,再从“假”到“真”的审美过程。将每个叙述段落都被组织成为包含某个生活故事或某种精神理念,提供事物活动的“场”地,使之“随物赋形”,“显现与扩展”,使叙述更加深厚丰富……

  陈雨帆这部小说以写陈壶与达缅从认识到恋爱、结婚为主线,以追溯一个家族的“血脉”为意念,展示广西千里边关的山川风物、历史沿革、风土人情、人际关系等,就像欣赏到一本优美的散文游记,阅读一部壮族的文化全书,令人耳目一新,刮目相看。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现在,他大功告成之后,不声不响,心安理得地回去舞他的青龙宝剑去了。同事们看他龙飞凤舞的剑法说,你的剑术这么棒,能教我们不?

  他说,你们是不懂的。

  嗨,这就是陈雨帆!

作者:苏长仙(壮族)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