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一世骁将刘季三(下)

2017年11月16日    来源:新浪    字号:[    ]     浏览次数:

刘季三画像

  沙场鏖战 擢升提督

  咸丰二年(1852)四月,太平军突围出广西而进入湖南,刘季三跟随广西提督向荣率部尾追,继而激战于湖南长沙。《清实录咸丰朝实录》(以下简称《咸丰实录》)卷之五十八载:“咸丰二年。壬子。夏四月……○又谕、邹鸣鹤奏、堵剿扑城贼匪情形一摺。据称、逆匪叠次扑城。湖南官兵。缒城杀贼。夺获木梯多件。总兵马龙、候补知府陈瑞芝等、督带兵勇。由北门外飞龙桥前进。与副将奚应龙、备弁米兴朝、刘季三、万年新、王家冀、万明魁、知府李孟群等、分路接应。贼众败走。”

  咸丰三年(1853),洪秀全、杨秀清率太平军弃武汉夹江东下,攻占南京,改称天京。刘季三继续跟随向荣率部尾追,于城东孝陵卫建立江南大营进行围困,并防止太平军向苏、杭发展。刘季三在红绫桥一战中表现更是出众,战功显著,获提升为宾州参将,后补罗定协副将。

  咸丰六年(1856),刘季三在江苏常州金坛之战中,以其勇武再立大功,获清咸丰皇帝赏赐予巴图鲁名号(巴图鲁是清代赐予战功卓著勇士的封号)。《咸丰实录》卷之二百十载:“咸丰六年丙辰。十月。……○以江南金坛解围。赏已革总兵官李志和、三品顶带参将刘季三、张玉良、都司周天培、守备黄金友巴图鲁名号。”

  咸丰七年(1857),刘季三以副将身份率军与太平军鏖战于江苏镇江一带。《咸丰实录》卷之二百四十载:“……副将刘季三等攻宝盖云台摩旗诸山贼营。……其分攻宝盖云台诸山官兵。亦奋勇直进。袭杀甚多。山上贼营。同时焚毁。”

  咸丰八年(1858),在秣陵关之战中,刘季三智勇双用,再立硕功,同年十二月擢升直隶通永镇总兵。《清史稿 》卷四百二载:“咸丰八年,大兵攻秣陵关,季三於葛 塘寺设伏,出贼不意,斩关入,火之,又破六郎桥贼巢,功皆最,擢直隶通永镇总兵。”《咸丰实录》卷之二百七十一载:“咸丰八年。……十二月。……○丙辰。以安徽寿春镇总兵官郑魁士为浙江提督督办甯国军务。湖南岳州参将熊天喜署安徽寿春镇总兵官。广东罗定协副将刘季三为直隶通永镇总兵官。”

  咸丰十年(1900)初,清军攻南京,刘季三率部负责上关一路并取得胜利。三月,长濠失守,诸军退守宜兴,士气消沉,刘季三却率领散勇民团勇挫太平军的前锋,于是军威重振。五月,母亲陈太夫人病逝,按清朝惯例母亲丁忧,刘季三理应回藉守孝三年,但因浙江军情告急,朝廷谕旨带孝留营、赴援救急。接旨后他当即率军驰赴浙江,并在当年六月连克余杭、临安等地,再立新功,并获朝廷提升为(记名)提督,总统水陆诸军。《咸丰实录》卷之三百十九载:“咸丰十年。庚申。五月……又奏、办理防剿。请将丁忧总兵官刘季三留营调遣。允之。”《清史稿》卷四百二载:“(咸丰)十年,张国樑督诸军攻江宁,季三任上关一路,寿德洲守贼秦礼国献垒内应,破上关,拔出难民千馀,解散胁从五千馀人。(刘季三)从张玉良援浙江,克馀杭、临安,进秩提督。”

  沙场捐躯 青史留名

  咸丰十年(1900)十月,陈玉成率太平军攻陷严州,进攻富阳。刘季三孤军驰援富阳,突遇敌蜂踊而至,彼众我寡,连日鏖战。初八日,副将张顺、刘桂芳战死,刘季三率军继续迎战。十九日,在冲锋陷阵时,刘季三被炮伤左乳洞胸,重伤临死之时仍然连续大呼“杀”音三下。战殁于沙场,时年仅三十九岁。

刘季三之墓

  刘季三的遗体由亲兵从战场撤下,并由其弟刘德三(其时由县丞保花翎同知衔补授江苏知县)扶灵柩而返回到家乡武宣县东乡,在河马圩背牛角塘南面安葬,清朝廷诰封其为“振威将军”、从一品官衔,嘉其忠烈、赐祭葬、予谥刚毅祀昭忠。《咸丰实录 》卷之三百三十五载:“咸丰十年,……予浙江富阳阵亡总兵官刘季三、副将刘芳贵、都司张顺、守备王应选萧玉林、千总许凯勋、祭葬世职。”时由广西巡抚主持安葬。按照清朝廷法例将原刘氏祠堂,改名为“刘氏家庙”(位于今河背村)。

  《清史稿》为其列传,其文为:“刘季三,广西武宣人。以武举从右江道张敬修战桂林、全州,授左江镇标守备。从向荣至江南,积功至副将,赐号直勇巴图鲁。咸丰八年,大兵攻秣陵关,季三於葛塘寺设伏,出贼不意,斩关入,火之,又破六郎桥贼巢,功皆最,擢直隶通永镇总兵。十年,张国樑督诸军攻江宁,季三任上关一路,寿德洲守贼秦礼国献垒内应,破上关,拔出难民千馀,解散胁从五千馀人。从张玉良援浙江,克馀杭、临安,进秩提督。是年秋,贼陷严州,掠富阳,季三孤军往援,战竟日,死之。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谥忠毅。”

民国三年《武宣县志》刘季三列传

  民国三年《武宣县志》也将刘季三立传入志、列为乡贤,其文为:“刘季三,字梅士,道光己酉武举,性忠勇。陈阿贵之乱,季三与兄孟三集团灭之。巡抚周天爵闻其勇,招使从军。与洪秀全鏖战于邑之台村,天爵登高望之,见刘季三冲锋陷阵,嘉其能,补平乐千总。破双髻卡,得赏花翎,调守桂林补浔州都司。随剿金陵,大战红绫桥,迁宾州参将, 补罗定协副将,加直勇巴图鲁勇号,积功擢直隶通永镇总兵。时长濠失利,诸军退守宜兴,刘季三招集散勇民团,挫敌前锋,军威复振,俘囚称姓刘一名将,其军弱而复振者,即季三也。会浙江告急,奉清谕以提督记名,总统水陆诸军赴援,寻解省围,连克余杭等三县。移营富阳,突敌蜂踊而至,彼众我寡,连日鏖战,阵亡部将张顺、刘桂芳二人,季三冲锋陷阵益力,被炮伤左乳洞胸卒于军,临危犹大呼杀者三。奏闻清廷嘉其忠烈,赐祭葬,予谥刚毅祀昭忠。”

  如此,就在短短的十年中,刘季三以其卓越的战功而得以不断提升,从一个无名小卒而擢升到从一品的武将高官,真可谓是乱世出英雄、忠勇见其功!然正值风华英年其却马革裹尸,真又可谓是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故人泪满襟!

  1991年5月30日,广西文化厅文物处下文将刘季三之墓为文物保护点,予以保护,并已列入《中国文物地图集广西分册》。

  俱往矣,一切泪洒与笑谈,尽在下莲塘!

  (成稿于2017年11月11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