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风情风俗

阿什贡丹霞 雪域高原的绮丽秘境

2017年11月2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阿什贡丹霞之美(白英摄影)

阿什贡丹霞(白英摄影)

丹霞天路(白英摄影)

五彩大地(白英摄影)

奔向丹霞(白英摄影)

七彩峰丛(白英摄影)

丹霞奇峰(白英摄影)

风起丹霞涌(白英摄影)

千军万马(白英摄影)

一路向西取经去(白英摄影)

俯瞰阿什贡(白英摄影)

花红丹霞艳(白英摄影)

  

  三江源上贵德川,

  景色好比小江南;

  丹霞如虹河似弓,

  群山如怀聚宝盆。

  

  从西宁驱车出发一路向前往贵德,刚进入尕让乡的阿什贡峡谷,就见一峰峰七彩的山岭,伴着的碧绿的黄河水,像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卷,满眼扑来。阿什贡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碧水东流,丹山相映,大河两岸丹霞吐红,奇特瑰丽,山崖巍峨造型奇异,气势壮观,既有青藏高原的粗犷博大之美,又兼有江南水乡的温婉隽秀之美。“碧水丹山”不愧为雪域高原上的奇丽风景。

  贵德之美,美在丹霞。位于海南州贵德县阿什贡,距县城只有40公里。汽车进入阿什贡峡谷,柏油马路像巨大的黑蟒蛇一样爬行在四围的丹霞峡谷中,迎接我们的第一道美景就是独特的丹霞地貌。由丹霞山形成的阿什贡峡谷,地处黄河北岸,两侧山峦夹峙,高耸入云,红的如火,青的似黛。山崖经亿万年的风雨侵蚀,形成了无数道奇形怪状的景致。有的像久经风霜的老人面孔;有的匆匆西行的马队;有的像动物世界里多种动物的造型,雄狮当关、猎鹰回首……简直就是浑然天成、惟妙惟肖的艺术杰作。而对峙的两壁,相去不足百米,却雄险异常,当地藏族称其为“石门”。而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又好似历经战火,被烧得红红的。只要你有足够的想象力,尽可以将这满眼的赤色描绘成你心中最美、最神奇的画图,而置身其中的人,无不心甘情愿地成为这幅精妙绝伦的画中点缀。

  穿行于丹霞之中,感觉无比兴奋,行进中,忽见一座国家地质公园的大门站立在马路的旁边。大门两柱对峙,门柱正面黑色石板上镶嵌着黄色的对联:“土脉绵延根在地,人缘千古情为源。”一块形似中国地图的巨石立在一进大门的正中间,上刻“国家地质公园”的草书字样。柏油马路和地质公园的大门完全被高耸入云的丹霞山所包围,似乎只有这一个峡口通向外界。峡口峰峦林立,如刀劈斧斫而成,奇伟瑰怪,大气磅礴,摄人魂魄。崖顶被雨水冲刷成窗棂宫殿式的建筑群,有的像塔林,有的像欧式尖顶楼房。两侧的山峦呈数十米高的丹霞赤壁,挺拔而陡峭的崖面上清晰地呈现出当年沉积层的水平线条。崖面酷似大地母亲的硕大容颜,万千条沟壑如细密的皱纹清晰地排布着,显得愈加苍老、愈加慈祥。

  我蹲下来用手抚摸着线条感极其壮观的岩石纹路,这是经过怎样的风沙磨砺、流水侵蚀而被时光雕琢成奇岩怪石的呢?阿什贡峡的丹霞地貌,形成于1亿2千万年前,称之为天然的丹霞地貌博物馆一点也不为过。阿什贡岩石的复杂层面,多种多样的地质遗迹反映了地质历史时期青藏高原的演化过程,也记录了黄河的发育史和贵德自然环境的变迁。纤细的岩石纹路变化反映出每一层砂岩随着沉积矿物质的含量不同而产生的颜色深浅差异,这些颜色又往往在交错处和角落里形成更加复杂与抽象的图案,构成了一幅绝美的丹霞奇景,那红色的沙石在高原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色彩浓郁、惊艳奇绝。

  再往里走,阿什贡更显气象万千、雄浑壮观,丹霞山像是封存的远古蛮荒岁月,遗落在浩浩荡荡的历史烟尘。那些静静矗立的山峰,仿佛在述说着古往今来的无数沧桑故事,令人浮想联翩。顺着道路进到谷底,向上望去,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如刀劈斧砍般姿态万千,令人叹为观止。层层叠叠的石头就像一大批铺盖在地面上侵染过后晾晒的红色布匹,一层层、一卷卷、一盘盘异常的鲜红,恰似黄土中冒出的一股红水肆意地流淌。我情不自禁地向天呐喊,崖壁像是和我对话,回音清晰的传回了我的耳畔。而若从空中俯瞰,这方圆百里又是一个七彩峰丛的海洋,巨大的山水盆景,瑰丽的立体神话,山水相依,气势磅礴。沸腾的峰岭彰显着青藏高原阳刚的躯身,无言地诉说着它日复一日风雨中矗立的情怀!在我的心目中,阿什贡国家地质公园里的丹霞山,恰似上苍洒落人间的一个和谐大家园,挺拔陡峭的就像伟岸高大的威猛卫士,日夜守护着自己和谐的家园,而低矮妩媚的,就是身着裙裾的慈祥淑女,用心血和汗水滋润着这个和谐的大家园。

作者:白英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