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二十四

壮族企业家黄韶羡的母语情怀

2017年11月27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本报特约记者 黎学良 实习生 黄运浩

2015年,黄韶羡被评为“全国优秀农民工”。

  由贺州市民语委、昭平县民宗局主办的纪念国务院颁布《壮文方案》六十周年文艺晚会日前在黄姚古镇上演,晚会中的一个节目别具一格,深深吸引了记者——一位身着壮族盛装的青年弹着吉他,引领着一群同样身着盛装的青年男女唱着壮族山歌款款走上舞台,琴声与山歌相得益彰,十分动听。不知是对这种演唱方式感兴趣还是本身从事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的缘故,经过两次接触,记者竟然和手持吉他的歌手成了好朋友,并在交往中感受到他保护、传承壮族文化的情怀。

  这位歌手名叫黄韶羡,壮族,1976年出生于贺州市昭平县黄姚镇凤立村,现为昭平县政协委员,贺州市人大代表。2013年他从广东返乡创业,创办广西金海乐器有限公司并任总经理,目前已在昭平县城拥有两个加工厂区,年生产吉他、尤克里里23万多支,产品销到欧美、东南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产值2100多万元,使当地90多名农村富余劳动力就地就业并脱贫致富。因表现突出,2015年黄韶羡被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评为“全国优秀农民工”。

  1 苦练技术和汉语 从装配工一步步做到厂长

黄韶羡(左一)给瑶族音乐人示范吉他使用方法。

  黄韶羡出生于黄姚镇凤立村一个壮族农民家庭,1995年秋,父亲因病去世,正在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妹对未来感到茫然不知所措时,作为长子的黄韶羡启程前往珠三角打工,挑起养家的重担,那时的他连初中都还没毕业,说着一口“夹壮”的普通话。

  在肇庆市的广东华声乐器有限公司,黄韶羡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名装配工。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吉他,面对这绣花般细的活,他一时感到无从入手,于是他不停告诫自己:千万要认真再认真。“当时一把吉他要卖200多块钱,自己的月薪才800多块,家里的弟妹还靠我寄钱回去交学费呢,如果出差错被炒鱿鱼咋办?”黄韶羡说。制作一把普通吉他要经过原材料开料、吉他手柄、合筒、音梁定位、油漆、装配等200多道工序。想到家中母亲的期盼、弟妹的依傍,黄韶羡拼命学习和磨练技艺,经过不断换岗、熟悉每一道制作工序,进厂4年后,黄韶羡从一个零基础的门外汉变成吉他制作工艺的“全才”,也从一名普通的装配工升为车间主任。

  技艺在不断提高,但黄韶羡的普通话水平还在原地踏步。一次,他邀请一位广东籍和一位四川籍同事吃“麻辣烫”,结果一个去了烧烤店,一个去了大排档,搞得大家哭笑不得。黄韶羡明白是自己的普通话闹出的笑话,于是暗暗发誓:一定要学会标准的普通话。为学好普通话,他买来现代汉语词典和汉语拼音表,每天跟着新闻联播主持人学口语,不到3个月,他的普通话听不到“夹壮”口音了。经过几年的磨砺,身为车间主任的黄韶羡已成长为一个熟悉和掌握全面工作的管理人员。

  2000年,广东博涛乐器公司高薪“挖”走黄韶羡。来到新公司,黄韶羡并没有马上就任合同约定的乐器厂长一职,而是提出先从装配部主管做起。到任后,黄韶羡带领大家重新规整成品仓库并登记造册,实行精准管理,从此,作为乐器工厂核心部门的装配部依规办事,井然有条,人尽其才,效益与日俱增。3个月后,黄韶羡出任车间主任,半年后,正式出任乐器工厂厂长,全面打理公司的电吉他和木吉他生产线。

  2 回乡创办乐器厂 优先聘用当地困难户

质检工人在检查产品质量。

  经过多年的奋斗,黄韶羡早已在异乡成家立业,过上富足的生活,可他并不满足于此,2013年,带着在外拼搏18年积累的经验和技术,他携家带口回到家乡,在昭平县城北工业区投资60多万元创办了属于自己的乐器“梦工厂”——贺州市金海乐器有限公司。办厂创业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筹集资金、征地拆迁、搭建厂房、培训员工……每件事都耗费了黄韶羡大量心血,而最让他痛苦的是不被别人理解,有些亲戚朋友认为黄韶羡腰缠万贯、荣归故里,自己也应沾光共享,要求得不到满足便顿生恶意,也有人对黄韶羡投资建厂冷嘲热讽,说一个中学还没毕业的农村打工仔开公司是异想天开。对这些议论,黄韶羡置之不理,而是用心谋划筹资办厂。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7月,黄韶羡公司生产的第一把吉他在昭平县诞生了。

  最初,他的公司一年生产2万把吉他,收益与投入远远不成正比,于是,他便对产品进行技术革新,购进加拿大枫木和本地果木、鸭脚木等优质木材,创造性地开发出以“黄姚古镇”“姑婆山”等贺州著名景区为标志的美国夏威夷吉他系列、民谣吉他系列、黄姚古镇主题系列等产品。如今,黄韶羡的公司年生产吉他、尤克里里23万多把,年产值达2100多万元,产品深受国内外客户青睐。

  在招工时,黄韶羡首先考虑的是在广东打工、家中有孩子老人留守的当地人,并重点考虑当地的贫困户。40多岁的壮族同村廖善意长期在外打工,上有年过花甲的老人,下有未成年子女,老人孩子都在老家无人照顾。去年初,黄韶羡找到回家过“三月三”的廖善意,请他留在自己的公司做工,现在廖善意不仅每月能挣到3200多元,而且能就近照顾家人。同村的黄美红今年50出头,家里人多地少,生活十分困难,自从到金海公司工作后,每月有3000多元以上的固定收入,生活有了保障。金海乐器有限公司财务主管邱炳权告诉记者,公司现有员工93人,其中80%以上是本地人,公司每月仅支付员工工资就需开销30多万元。“也许是因为自己也是打工出身吧,知道打工不容易,即使资金不宽裕,哪怕是贷款或向个人借钱,黄总也从不拖欠员工工资和国家的税费,如果员工家里有困难需要预支工资,黄总都尽量满足,每遇上集体修路建桥或抗洪救灾他都带头捐款。”邱炳权说。

在黄韶羡的乐器厂里,调音师在核对音准。

  3 传承壮语从自己做起 力促孩子学母语

  回到家乡黄韵羡才猛然发现,出去创业多年,虽称得上荣归故里,但不仅妻子儿女不会讲壮语,自己的家乡话也说得很生硬了。于是,在村头巷尾、田间地头、酒桌上,他重新学起壮语,还对壮语文保护、传承和应用给予极大关注。他认为,随着城镇化、国际化进程加快和不同民族间的通婚、对外联系增多,如果不加以保护、引导,壮语文的传承将面临危机。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是这个民族几千年的智慧结晶,一个民族没有了文化,就意味着失去了根。因此,黄韶羡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在孩子上学前首先要教他学会家乡母语。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感觉到乡音难忘,现在每次回到老家,他都主动和乡亲们讲壮语、唱壮歌。

  黄韵羡认为,古代的山歌是壮族先人在生产劳动中的呐喊,它孕育出了壮族山歌。“如果单唱山歌显得有些单调,满足不了现代年轻人听、视觉的多元需求,我正在积极探索把吉他配乐融入壮族山歌演唱中。”黄韵羡说。很多山歌都没有乐谱,怎么和乐器融合呢?面对记者的疑问,黄韵羡说:“壮族山歌从呐喊、单声、合声到多声部演唱,虽然在艺术形态上比较成熟和完美,但与乐器融合也不是没有可能。独奏,多使用古典吉他,把主旋律和伴奏旋律一起弹奏出来。伴奏,多使用民谣吉他或电吉他,因为其主角是声乐而不是器乐,使用和弦伴奏,既简单又能取得较好的效果。除了吉他演奏,钢琴、电子琴等多声部乐器也可以使用和弦伴奏,普通歌曲经过简单地配和弦,即可成为钢琴曲。”

作者:黎学良 黄运浩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