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二十五

辛勤耕耘,为壮语文事业栽培栋梁

——记壮语文专家韦达教授

2017年12月0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本报特约记者 尹福建

  讲民族语文故事,有一个人值得大书特书——那人便是广西民族大学壮语文专业课主讲老师韦达教授。他是怎样从一个普通青年教师成长为专家型教授?他是如何辛勤耕耘,为壮语文事业的继往开来栽培栋梁?记者近日登门采访,在相思湖畔,聆听了他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创办壮族语言文学专业到如今桃李满天下的故事。

  1 奉命来邕 创办壮族语言文学专业

20世纪80年代,韦达(左三)带领学生参加社会实践活动。

  1983年的一天,韦达正在广西壮文学校给学生讲课,忽然接到广西区民委的通知函,调令他前去广西民族学院(现在的广西民族大学)创办壮族语言文学专业。他捧着信函,不禁百感交集,20年的风风雨雨犹如电影一般浮现在眼前。

  韦达从小就操着一口纯正的壮话,对自己民族的语言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他读高中的60年代初,壮文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时代。1963年他高考榜上有名,面临报读专业的选择,毫不犹豫地填报了以自己母语为专业的中央民族学院(现在的中央民族大学)壮族语言文学专业。在学校里,韦达满怀信心攻读壮语文专业,他的理想便是毕业后成为壮语文工作者,为壮语文的推广普及贡献自己的力量。可惜,由于“文革”那场浩劫的冲击而被迫中断了壮语文的学习,本来4年就应毕业,他5年后才走出校园。毕业后又到部队锻炼了一年半,1970年3月,他被分配到广西宁明县委工作。

  他没能投身理想中的壮语文工作,但对壮语文仍痴心不改。20世纪80年代初期,广西恢复推行使用壮文的喜讯传遍了壮乡的山山公式公式。韦达看到了一道曙光。他获悉中国社会科学院将招收壮语文专业研究生,便迅速找来学习资料,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抓紧复习,撰写答辩论文。他报考的导师正是当时国家少数民族语言第一工作队的副队长王均教授。然而命运却跟他开了一个玩笑,由于王均有别的考虑,他虽然成绩优异,但没有被录取,被录取的是一个泰语专业的考生。

  好在命运常常眷顾有准备而执着的人。此时广西壮语文推行工作方兴未艾,急需人才。由于才华出众,韦达被上级部门从宁明中学调到广西壮文学校任教。正当他使出浑身解数准备大干一场之时,好运再次光临。1983年元月,爱才心切的王均教授亲临广西,向上级主管部门极力推荐韦达到广西民族学院工作。是年6月,广西区民委发出调令,把他调到广西民族学院主持壮族语言文学专业创办工作。这意味着他将有更多的机会为壮语文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怎不让他心潮澎湃呢?“真像做梦一样,可又梦想成真了。”韦老师感叹道。

  从无到有创办一个全新的专业,时间紧,任务重,摆在他面前的事没有一件是轻松的,千头万绪等待他去梳理。韦达总是任劳任怨,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在富有学科优势的中文系教授专家的鼎力支持下,韦达在干中学,学中干,将难题一一破解。功夫不负有心人,首届壮族语言文学专业班35名学生悉数到位。“面包会有的,粮食会有的。”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韦老师如今仍豪情满怀。

  2 探索前行 优化壮语文教学方法

  面对35双求知若渴的眼睛,韦老师既高兴又焦急。高兴的是,从今以后他便跟这群可爱的学生一起为壮语文的兴盛而共同努力;焦急的是,刚刚开办的壮语文专业不知如何起步,如何保证教学质量。

  课程设置是一个学科的基础建设,对后续教材的编写和教学方法的设计都具有牵引作用。韦达为此做了大量工作,他请教专家教授,查找资料,进行社会调查,全方位综合考虑,才慢慢理出头绪,设置了一些基础课程。随后,课程设置逐步增加、逐步完善。作为壮语文专业课主讲老师,韦达先后开设了“现代壮语”“汉壮翻译理论与技巧”“文化社会学”“社会语言学”“壮文阅读与写作”等课程。这些课程所需教材也大都由韦达亲自编写。其中他编写的教材《汉壮翻译理论与技巧》公开出版后,被教育部门指定为壮语专业本科教材。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韦达老师的授课方法灵活,举一反三,他不仅教给学生知识,而且竭力使学生掌握学习的方法。他深知壮语文的学习资料大部分隐藏于民族文化和日常生活的深厚土壤,因而更注重在社会实践环节传授知识。他身体力行,带领学生探访民间、学习采风,搜集了大量壮族俗语、壮族歌谣、壮族故事。在这个过程中他要求学生多写多练,强调思考与动笔。此法不仅夯实了学生的基础知识,而且大大增强了学生的创新能力,所以他的学生走上社会以后,适应性强,进步很快,深受用人单位赞赏。韦老师还因材施教,对于有某方面特长且学习刻苦的学生,他倍加爱惜并精心培育,其中现担任广西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和文学院阮院长的韦树关教授便是他当年的得意门生。韦树关是广西民族大学首届壮语文专业学生,爱学习,善思考,肯钻研。了解到他有志于报考研究生后,韦老师便对他进行重点培养。韦树关复习考研那年春节,韦达把韦树关留在学校,给他提供资料,帮他辅导。韦树关不负老师的期望,努力攻关,终于考上中央民族大学著名教授张元生的研究生。

  除了教学方法,韦老师还看重心理激励在学生学习中所起的作用。他了解到,壮语文专业的学生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自卑心理,认为壮语文是“土”专业,没有前途。针对这些心理障碍,韦达老师总是在授课中勉励学生掌握知识,学好本领,是金子放到哪里都能发光。在他的鼓励下,壮语文专业的学生非但没有因自卑而转专业,反而因民族自豪感的提升而加倍努力学习,毕业后成才的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

  3 学术研究 提升壮语文课教学质量

1997年,韦达给国家项目广西师院GJ255课题组成员讲课。

  常言道,要给学生一点水,老师就必须有一桶水。实践证明,老师仅有一桶水是远远不够的,大学生是思想活跃的群体,具有自学能力和分析问题能力,教师照本宣科地上课已经无法满足学生求知若渴的需要。教师的知识应该像一条川流不息的小河,永远鲜活,永不干涸,才能浇灌学生的心田。韦达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他结合壮语特点,努力探寻提高壮语文教学质量的途径。在备课教学的同时,搜集资料,埋头钻研,并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写成论文。他所写的论文,不仅帮助他传授给学生以新知识,而且在学术界引起了良好反响。

  在20多年的壮语文教学生涯中,他在国内外公开发表了《THEM TIEM TO,HAU TO-MOT PHUONG DHAP CAU TAO DONG TU TIENG CHOANG》(越南)、《壮语动词的前冠后附构词法》等60多篇不乏新观点、新研究方法的学术论文。2002年一年间,他撰写了《壮语词汇的文化色彩》《古壮字的文化色彩》《壮族称谓与壮族精神文明》《壮语与白、客、闽话的共同特征及其文化意蕴》《壮话与白话、客家话、闽话的共同特征》《壮汉语动植物词汇的民族文化特点比较》等6篇论文,其中有5篇登载于全国核心期刊。这些论文都因具有观点新、角度新、材料新等特点而广受好评,在壮语文研究领域均具有开拓之功。

  2006年,已过退休年龄的韦达被学校返聘,在教学之余,他潜心钻研,总结自己20多年的教学经验和理论探索心得,著书立说,出版了兼具学术价值和使用价值的专著《壮语文化论》。该书力避停留在简单的壮语资料收集和平面描写上,而是深入语言意蕴的深层,从壮语与文化有机结合的角度探讨壮语的文化内涵,是一本具有开创意义的学术专著,对增强学生的学习兴趣、提高其学习质量具有事半功倍的效用。

  4 桃李芬芳 喜看壮语文专业人才辈出

韦达公开出版的部分著作。

  如今让韦达老师十分宽慰的是,他的学生很有志气,毕业后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奋斗,“土”专业出了大批小有名气的人物。以第一届毕业生为例,这届毕业生中有考上中央民族大学的第一个壮语文专业研究生;有考取上海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博士生;有多名著作等身的大学教授;有因运用壮汉两种文字写作而成名的双栖作家;有在公务员队伍中锤炼成长的厅级干部。至于在中学任教而成为优秀教师的,更是数不胜数。截至2014年,广西民族大学壮语文专业学生中,考上硕士研究生的就有约194人。壮语文专业人才辈出,这归功于文学院全体教师的无私奉献,更少不了韦达老师呕心沥血地辛勤耕耘。

  2008年退休后,韦达教授还一直挂念着壮语文事业。他退休不退岗,近几年发挥余热,指导学生并与学生合作整理翻译壮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开出版了《典藏壮族师公经》《壮族传世悲歌》《壮族行孝歌》《壮族霜降节对唱情歌》等8种图书。

  在谈到壮语文专业的发展前景时,韦达老师自豪地说:“广西民族大学作为壮语文专业的教学基地,已经从招收本科生到招收研究生,现在又招收博士生。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如今,壮语文也走进了新时代,迈上了新征程,相信明天一定会谱写出新篇章。”

作者:尹福建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