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灵魂在盛夏的河流里流淌

2017年12月07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坐标:绿城向北。出发。

  目的地:阳朔·遇龙河

  有时,爱上一个地方如同初恋那般,让大地万物都呈现了生命的美和颜色。比如阳朔遇龙河,只是那么不经意的一眼,便心生宁静,心暖时光。遇龙河,看不完,也道不尽,那是一幅画笔墨未尽的山水画,免不得让我用风之忆,心之语,素手挽香,折叠起内心岁月长河流淌的波纹。

  遇龙河是漓江的一条支流,全长43.5公里,人称小漓江。她如一条飘带飘过阳朔境内,两岸山峰迤丽,绿草如茵,翠竹葱郁,倒影水中,美得那么脱俗,美得那么纯洁,美得令人窒息。遇龙河,我来了,我终于来到了心中收藏已久的梦乡,像久别多年的游子重返故乡时的那般感动。

  我来到她面前时,她已经在那里流淌了千万年,她那流淌的姿态,那柔美的身姿,她那清澈的眼睛,不用说话就带走了我的灵魂。卸下与山水无关的琐屑,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这里, 我想做这里的一条鱼,想做这里的一棵水草,想做这里的一掬水,想融入这淡淡清雅的山水之间……

  筏在水中行,人在画中游。遇龙河的山色水影,步步是画,处处生诗。河的水面泛着银色的光,像是碧绿水带里的一点星光。清澈见底的河下偶尔游来一群小鱼,婀娜的身段像是训练有素的礼仪小姐,有的还不时把头露出水面,仿佛在对游人说,欢迎光临。不远处,一只竹筏随着微波上下起伏,船头的鸬鹚整整齐齐地在等候着一段追波逐流的表演。鸬鹚恰如它的主人,懂得守护一湾美好,构成天地合一的和谐安然。穿着蓑衣的船夫对着我露出了憨厚的笑脸,虽是萍水相逢,但却让我心里踏实了很多。

  此值夏日,阳光猛烈,我把手伸进水里感受那份清凉,轻柔的水草不时触摸着手指,轻飘的感觉一下子传遍了全身,像是在水中遨游,又像是在蓝天飞翔,这天然按摩师也似乎对我这个远来的女子多了一点偏爱。闭上双眼,任由江风拂面,不时听到岸上传来刘三姐的对歌,歌声划过平静的江面,飘过了我的耳畔,让人在这幽静的山水之间多了一种惦记。竹筏沿着遇龙河漂去,偶尔传来河水清脆的响声。两岸的秀峰一个接一个地被收入眼帘,让人看着舍不得眨眼,生怕刹那间便失去了一生中未曾体会的精彩。竹筏在山水间穿过,如山水画上那滴没有干涸的墨水。藏身于山水深处,惬意的模样不禁让人浮想联篇。

  河流上的竹筏慢悠悠的飘着,刘三姐的对歌声在河的上空飘荡,又如水花一样洒落在河流上,清浅了岁月,让流年无殇。在这里,仿佛人人都是“刘三姐”,人人都会对山歌,婉转的歌声这边起那边和,悠远清扬,拂却了尘世的淡淡忧伤。听得入神时,只听到艄公说:小心了,要过堤坎了。话音刚落,只见一处有落差的小堤坎出现在我们面前,我赶紧扶紧竹筏边,心提到了嗓子眼,心想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冲击?可还没等我想像她的险峻,竹筏已温柔地随流水轻轻滑过堤坎,进入了下一节河流,有惊无险,我收紧的心随着重重落下,复又戏水调皮,看水珠溅落,指缝间的一世苍凉荡然无存。

  河流每隔不远就有一道堤坎,竹筏经过一道道堤坎,感受着一次次滑过堤坎落差时的心跳,身体得以在这山水间淋漓释放,享受这难得的任性。人生不也正是如此吗,人在前行中也是要越过一道又一道坎。恍然间,一座古韵诗意的石拱桥风雨遗世,高高的拱桥如弯月横架两岸,长长的青藤缠绕其身,嫩绿的枝藤悠闲地荡在桥洞里,又倒映水中,这桥,这水,这倒映,浑然合一。艄公将撑杆往水里用力一撑,竹筏便轻盈穿过遇龙桥,仿佛穿过时光的隧道,吱吱呀呀,恰似一首萦绕千年的古诗。

  据说,古时候的遇龙河没有桥,过河依靠竹筏,祈求平安的人们将此河叫做“安乐水”。明代永乐年间,赶考期的书生因暴雨无法过河而恸哭,恰在这时一位女子从河边经过,变出一座金光闪闪的桥帮助书生过河。书生哪里知道这美貌的女子本是龙王的千金,来此一游,与书生不期而遇。书生千恩万谢,于是一对郎才女貌的情侣便许下山盟海誓,期盼结为百年之好。后来书生得中状元,状元上任后报皇上恩准:在遇到龙的地方建造一座桥,这座桥就是“遇龙桥”。从此,后,“安乐水”更名为“遇龙河”。

  听着这个故事,我在想象那个久远的年代,那位久远年代里的书生,我想我这次遇龙河之行,是否也会遇到一位赶考的书生?是否会有新的故事发生?不得而知,然而,不得不承认,有时,想也是一种美好,她让你的美好更动人。也许,这是岁月远离后,凝成的一缕守望,那弧形的青石拱桥古风绵长,每一笔勾勒,每一抹痕迹,似乎记载着跨越千万年的思念。在这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然、纯净、原生态,城市的繁华于无声处化为不动声色的遗忘。

  这里的意境是高雅的。天下之大,唯独这里的山和水与众不同。它们不需要红尘胭脂的浓抹,也不需要喧嚣锣鼓的衬托,但凭着山的秀,水的清,风的柔,天的蓝,就足以让那些企图来此寻欢作乐的人惭愧不已,收束性情,静静享用日子辗转奔波后的一段清雅淡泊。

  这里的格调是朴素的。我在这里找不出与外面繁华城市相关的印记,永恒的山水,静静的流水,朴实的百姓,简单的竹筏,粗犷的呼喊……构成了这里的主旋律,奏起了一首朴实无华的田园曲。

  这里的气韵是生动的。畅游于山水之间,半空中轻雾缭绕,奇峰上绿色泛光,碧水间鱼儿嬉游,竹筏上歌声不断,这里的一切都在伴随着日月星辰的变幻而翩翩起舞,却又显得那么的恬静和洒脱。只要这来自自然界的笔墨还在驰骋不停,我就无法想象得出,这幅巨大的山水画上下一笔会点上哪一处未经涉足的角落呢。

  择一人白首,择一地终老,人生难得一片安宁之所。如若有缘,如若放得下尘俗的纠缠,我愿意在这样宁静的遇龙河畔,淡看年华飞逝,沉淀人生时光的强大,收获个体生命的强大和那些流年的丰盈以及沧桑。

  我无非是幸运的,虽说此生早已沉沦闹市,却还能在这繁杂的尘世中拾到一幅笔墨未尽的山水画。也正是因为这还未收笔的艺术巨作铺开人间,我的生活才有了一个存放收获的空间。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这里的一草一木显然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

  作者简介:李明媚,笔名明媚,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南宁市作协理事、绿城玫瑰作家群成员、南宁市优秀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有作品在《民族文学》《小说界》《广西文学》《红豆》《格桑花》等刊物发表。出版有诗集《烟雨江南》长篇报告文学《大化风度》长篇小说《搁浅在夏天的雪》和中短篇小说集《踏月光的女人》。曾荣获第七届广西壮族文学奖和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

作者:李明媚/文 李程/图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