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亲爱的荔浦

2017年12月22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有时,爱上一个地方如同初恋那般,让大地万物都呈现了生命的美和颜色。比如桂林荔浦。去荔浦,源于远方对我的诱惑,抑或我对远方的一种向往。

  荔浦是广西东北部的一座小县城,距桂林约87公里。自古都有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美誉。可我觉得在桂林的奇山丽水中,荔浦有着另外一种独特的风景。它不仅有河流山川的明亮、秀丽,还多了一分乡村家乡的古朴、安宁,更蕴涵了天空的清澈和大地的灵气悄然流淌在静静的时光里。她如同一个好看的姑娘,风情万种,让人迷恋。吸引我打动我的并不是她身体上的美丽风情,而是隐藏在她身体里面的那些内涵和气质。是她最特色的呼吸和灵魂把我深深打动。最初,荔浦是以农耕文化土产的芋头,进入我的视野。

  荔浦芋头“纹棕色致密,粉松而不粘,气香”,是朝贡宫庭的地方特产。在绿城的餐馆每有号称“荔浦扣肉”上桌,我总是被夹在扣肉中的芋头片所吸引。今夏,由着性情有幸进入荔浦地界,才发现荔浦的声色,绝不仅仅是荔浦芋头这一地方美食。大美高境、暗香浮动的芋园;绿村繁枝、硕果累累的橘园;屏山如画、照溪流银的荔江;清风流韵、古朴风情的银龙寨;幽深瑰丽、藏金蓄银的银子岩,总叫人触景生情,意乱情迷,沉醉难舍。若无相欠,何以相见。来时,我是枕着一路芋香来的。去时,却无法割舍那一眼遇见,那一路迷醉,那一段流年。

  时光以她万千的风韵,荡漾起荔浦的一山一水,唤醒了春花秋月的歌声,一代又一代芋头种植人却沿袭了父辈勤劳朴实的传承,躬身在荔浦这块丰饶的沃土,默默播撒汗水,播种希望,收获喜悦。他们就像大地上的泥土,在自然和万物的庄稼里散发着别致的汗水。他们是一首来自故乡的诗歌,绽开了所有的动人。

  远远望去,连绵成园的万亩芋头,成为浩瀚的绿色海洋。一张张如荷似伞的芋叶,头挨着头,肩擦着肩。一片碧绿。连绵的芋头园的尽头是山,山的尽头是天边,天上有云在流动。流动的不是云,是云朵的一朵又一朵的想象。一场夏雨刚过,芋叶上还留着点点雨珠,风过,叶摇,珠落,我府身用手掌接过芋叶滑落的水珠,可它晶莹一闪便碎了,如恋人的眼泪,湿了我的手,润了我的心。我把脸贴近芋叶,微闻其香。芋叶跟海棠一样无香,之所以暗闻其香,皆幽生自内心多情的想象,又源于舌尖上的诱使。张爱玲先生曾说,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鲫鱼有刺;三恨红楼未完。我想,若张爱玲先生面对这万亩芋园,是否也会再生恨芋叶无香的感慨呢?时代不同,风物皆异。所谓境由心造,便为此理,都是内心幻生的美好。美好的始终属于美好。

  荔浦的美好又何止这些呢?细细去想,像恋爱那样地去想,你会发现,这样的美是无穷的是绵延的是繁星一样闪烁的点点滴滴。夏日的芋园,日头高挂中天,威严酷烈,只见碧叶连天,不见人影。一个斗笠摆放在田径间,我以为这是被废弃的斗笠,拿起来当道具,扮作农妇,浅笑拍照。突然间,芋叶间冒出一张笑脸,脸颊绯红,汗水流布。原来她一直低头在田间劳作,只因芋叶与她齐高,我们没有发现她。她应该是斗笠的主人,那个湿漉漉显得很重的斗笠,陪伴着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虽经风沐雨而不轻言逃避。安武林老师用手机抓拍了这个难得的瞬间,她美丽的笑容定格在手机里,成为光影世界里一个人永恒的温情追忆。

  舌尖上的中国,舌尖上的芋香,当忆劳作之时的辛苦,一米一粥,一食一味,都来之不易。

  不得不承认,有时,想也是一种美好。她让你的美好更动人。

  盛夏,穿行在修仁万亩橘园,阳光穿透枝叶的光斑,晃动在行人身上,却有难能可贵的凉爽掠过心头。桔子树上,绿的叶,绿的果,染绿了的山坡,一片丰实。可惜,橘子未熟,倘不能食用,却免不得口舌生津,或甜或酸,去年品味的味觉遍布唇齿。我在想,橘子熟了的时候,红红的果挂满枝头,万亩的景色是何等壮观啊?我悄悄和一棵果树相约,等到橘子红了,我再来。桔子树说,等你来,等你来。那声音如天籁般的吟唱,缠绕心间。诗歌如同枝叶上盛开的光景,醉了一地的烂漫。

  在橘子园间漫步,我的长裙飘飘,飘过风,飘过阳光,飘至一个叫桔缘的亭台。我坐在木台上,听风过橘林的声音,看阳光在果树间跳跃,迷醉的心绪随风飘扬。继续向前走,偶遇一块枯树枝,树形状没什么特别,可秦雯一见,便喜欢上了这树枝。她说相遇是缘,她要把它带到南宁,放在案头上,看着它,就想到修仁的橘子园,心会沉静而飞扬,不再为都市的虚华和冷竣所左右。

  我们穿过橘园,一个安静的小山村映入眼帘。两棵高大的古树屹立在村头,遮避了火辣辣的日头。这两棵树一棵是榕树,一棵是樟树,都有上千年的树龄了。华盖之下,村民在树下乘凉,聊天,下棋,看报,这种日子神仙也羡慕。这里看不到脏乱的现象,家家户户都起几层的小洋楼,他们过着富足悠闲的日子,这些要归功于园子里的小橘子。

  择一人白首,择一地终老,人生难得一片安宁之所。如若有缘,如若放得下尘俗的纠缠,我愿意在这样宁静的小山村淡看年华飞逝,沉淀人生时光的强大,收获个体生命的强大和那些流年的丰盈以及沧桑往事。

  经历在荔浦的路途不再遥远,它们与内容细节消融了这块土地,召唤着我身体里所有的岁月和远方。

  一个地方,得山则名,得水则灵,若得山得水,那就是物华天宝的人间胜地。在荔浦的山水间游走,那颗蹦跳游荡的心,免不得一点一点地迷失在一山一水之间。

  荔浦的山,外安于目,内安于心。美人山挺立在沃野之中,山峰突兀奇巧,极目生妙。远远望去,清幽奇丽、如梦似幻的美人山,果然像极一个活脱脱的睡美人横躺在空阔的天地间。微仰的头颅,俊俏的侧脸,隆起的胸部,修长的躯体,甚是逼真传神,惟妙惟俏。天空碧蓝,淡云飘飞,阡陌之野,曲带溪流,淙淙呤唱。在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余,不由思绪万千,情难自禁。“苍桑世事心中定,胸中海岳梦中飞。”想青山之下,绿水之间,美人秉心自持,不为欲动,不为情迷,充耳不闻化外虚华,静气清心坚守一方水土,实为人生大美快事。

  七月末,夜未央。荔江之夜,除去了白天的繁华热闹,换了一套温柔的装束,有如一位华丽的新娘。站在“金凤凰”八楼的落地窗前,白日退去,夜色把荔江装饰得流光溢彩。荔江将荔浦城一分为二,两岸高楼林立,灯火辉煌,倒影摇曳江中,江水潺潺流动,像在低诉缠绵心事,又像在回应着暗夜里谁的一声叹息。此时,很想走下去,坐在江边,看着河水静静的流,任思绪随着流水流向远方。但是,我又何须去打扰臻之于美的荔江?我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八楼的窗前,一览荔江之夜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等待,等待繁华褪尽的一颗初心。

  庭栽礼树仁花,室揽清风明月。银龙寨的人们崇尚诗书传家,在农耕之余,独对青山绿水,在诗画之间,以修身齐家平天下为志,寻求太平盛世。置身四面环山的银龙寨,恍然之间,那种一窗明月半床书的情境,悠远绵长,所有的都市喧嚣和繁杂,荡然无存。

  一群青砖绿瓦的古建筑,沿着一弯荷塘临水而建,像古香古色的江南水乡,枕水一梦,灵性素心,油然而生。走进古城门,脚底是青石板路,院内屋后,黄皮果与龙眼比赛挂果,一串串的果实压弯枝头。我伸手摘了一颗,味美香甜。拐过黄皮果树,一个挂着进士牌匾的房屋,跃入眼帘。古朴的木门,古朴的青砖,静静地立在岁月的风尘里,有一种穿越千年的味道袭来。我站在门前,想像当年挑灯夜读的书生是怎样地老去,那些斑驳的时光又印证了怎样的尘封过往。这时,只听到“吱呀”一声,练洪洋老师轻轻推开一条门缝,探头向里面窥探,像要找寻那藏在里面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小道深处,一面长着青苔的土墙垣在诉说沧桑往昔,墙头的植物横生,长根已深深扎进墙缝中,扎进银子古寨的历史深处。斑驳墙砖,似乎在絮语流年的风风雨雨。两只小狗庸懒地躺在一户人家的门槛上晒太阳,友好地目光探向我们,不吠不咈,似乎见惯了外来的寻访。

  走着走着,发现少了一人。一回头,发现他正在寨子门前的那一池荷塘边拍荷花。那爱花的人,似乎随着一曲天外的悠悠笛声,与荷花仙子默然相向,情深意浓,不思归程。或许,这样的冰清玉洁的莲荷,无形中续接了他千百次的一帘幽梦。

  天地悠悠,时光悠悠。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风物都会在一分一秒之间灰飞烟灭。但幽深瑰丽、藏金蓄银的银子岩却在千万年的时光里美丽依旧。

  银子岩景观以雄、奇、幽、美独领风骚,奇特的自然景观堪称鬼斧神工,色彩缤纷而且形象各异的钟乳石石柱、石塔、石幔、石瀑,构成了世界岩溶艺术万般奇景,被世人美誉为“世界溶洞奇观”。虽然游过芦笛岩、七星岩,觉得岩洞景观大多差不离,但却架不住五谷丰登、金玉满堂的美好,一心不肯错过一段传说,据说进了银子岩一生不缺钱。

  刚到岩口就下了一场大雨,岩洞外有很多买零食纪念品的小摊,有荔浦芋头、有百香果、小挂件等。有一个摊点卖的花环,花红叶绿,疏离有致,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想买一个戴在头上,又怕别人笑我痴。我带着这份纠结进了岩洞,岩洞里人山人海,比肩前行。虽说,洞中奇观妙景让人流连,但我始终挂念那串花环,觉得洞里传说中的所谓金银,比不上那一串花环了。秦雯知道了我的心事,说一会出去买,怕啥的。好不容捱到出洞口,得到鼓励的我拐到洞口那个摊点买了一个花环戴上,心情马上变得柔软无比,似乎又回到少女时光,青春、轻盈。

  很多时候,我们竭力追寻的美好和远方,当我们抵达远方时,美好却住在附近。其实我们的每一个远方都是有每一个故乡构筑而成,比如我们在远方找到像故乡一样的美好和幸福时,而故乡却成为了我们路途里的另外一个远方。

  幸福并不遥远,爱从不曾远去。幸福就在我们身边,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我头戴花环,行进在荔浦的山水之间,一任自己躲在灯红酒绿的城市背后,让浮躁的心彻底沉下去。

  结识一个人,相遇一座城,爱上一段路途和风景。荔浦于我是一种缘分,更是一种美好和幸福的相遇。我在心里不止一次地暗暗与时间相约,重返荔浦的时日,又遥遥在望,荔浦如同女神的美好,让我在路上的行走多了几份诗意和迷恋。有时,我轻吟她,荔浦就在我心里长出了无数好看的春天。

  作者简介:李明媚,笔名明媚,壮族。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南宁市作协理事、绿城玫瑰作家群成员、南宁市优秀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有作品在《民族文学》《小说界》《广西文学》《红豆》《格桑花》《南方文学》等刊物发表。出版有个人诗集《烟雨江南》、长篇小说《搁浅在夏天的雪》、中短篇小说集《踏月光的女人》及长篇报告文学《大化风度》。 曾荣获第七届广西壮族文学奖、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花山”奖及《广西文学》2017年度优秀作品奖。

作者:李明媚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