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二十八

一个养路工的壮文创作之路

——草根作者凌秀香速写

2017年12月22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本报记者 杨兰桂

凌秀香近照。

  “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这是养路工生活的形象描绘,而养路工的劳动场景为:扬锄挥铲,铺路修桥,烈日下一个个被晒得黝黑,大卡车经过带起的风尘使他们难以睁开双眼……然而,她,一个养路工,放下锄铲却握起笔杆,在创作的园地里轻舞文字,舞出了鸟语花香,舞出了风清月明,舞出了一片芬芳。她叫凌秀香,是田阳县公路局的一名养路工,工作之余,她喜欢在书香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份宁静,并且自学壮文,走上了壮文创作之路,在近几年时间里,陆续在《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发表壮文作品20多篇,在广西《三月三》壮文版发表壮文作品8篇。如今,她是广西小小说学会会员、田阳县文学协会会员。

  她说,养路工的生活同样可以精彩。闲暇之时,她和文友喝茶聊天谈文学,结伴下乡去采风,一个养路工活成了文人的模样。

  1 邂逅 领稿费领出一段壮文缘

凌秀香在阅读壮文报刊。

  1992年,凌秀香高考落榜。她参加当年的招工考试,成为一名养路工。养路工的工作宗旨是“养好路、保畅通”,凌秀香对工作绝不含糊,但她工余时间有一个特殊爱好:读书看报。然而当时她微薄的工资应付生活开支后已所剩无几,买书订报成了奢望。养护站订有党报,站里有十几位工友,他们为生计忙碌,无暇看报,站里订的《右江日报》《广西日报》成了凌秀香独自的“福利”。凌秀香最喜欢看的是《右江日报》的家庭版,一个个有关家庭的小故事,平凡中见真理,点滴中见真情。起初凌秀香感到惊讶:这么平凡的小故事也能见报?于是产生了“这样的故事我也可以写”的想法。

  2010年,凌秀香的孩子上小学了,属于她自己的时间多了些。“我不知天高地厚地拿起笔开始笔耕。”凌秀香笑着说。她的处女作确切地说是在“涂鸦”自己的心情,她把自己在生活中、工作中、感情上所遭受的委屈全部融在文章里,之后寄给《右江日报》家庭版。没想到一周后,她的处女作《感受伤害》见报。看到自己的文稿变成铅字,惊喜中凌秀香信心陡增。这以后,凌秀香一发不可收拾,“小豆腐块”陆续见报。凌秀香常跑去邮政所领稿费,一来二去就和当地邮政所的邮递员小陆熟了。

  一天,小陆对凌秀香说:“凌姐,你那么爱写作,写写壮文稿吧!”

  “壮文?壮文是什么东西?”凌秀香惊愕地问。

  “壮文就是我们壮族的文字,也就是说我们说的壮话可以写成文字。”

  “我们壮族有文字?我们说的壮话能写成文字?”凌秀香简直不敢相信。

  “当然有。我们县玉凤镇就有个壮文作者,他经常发表壮文作品,他的稿费汇款单也是我递送,稿费还挺丰厚呢。”小陆说。

  小陆不经意的一席话,将凌秀香引上了自学壮文之路。

  2 出发 自学壮文幸遇良师

  听了邮递员小陆介绍后,凌秀香立即上网搜索,果然搜到了壮文。“当时,貌似英语的一字字一句句把我给镇住了!壮文竟然有如此优雅、流畅的书写形式?”凌秀香说。壮文怎么念、怎么读?好奇心驱使她继续搜索,后来搜索到了一个“学习壮文900句”的视频。打开视频一听,凌秀香再一次被震撼:“这不是我的母语吗?我的母语居然有文字?!而我却全然不知。”网站里有两首歌——《木棉花》《卖酒瓶》,用壮语演唱,旋律优美,凌秀香听了感觉特别亲切,惊叹不已!

  壮文!这就是壮文!凌秀香顿时像遇到知音般兴奋,简直是相见恨晚,她迫不及待地想去认识它!

  经初步了解,她知道壮文是拼音文字。凌秀香把壮文的22个声母和108个韵母抄在纸上,一有空就打开电脑,跟着电脑念,仔细辨别它们的读音。声母还好记一些,韵母则有一定的难度。可能是电脑音箱的音质问题,有些韵母的读音模棱两可不好分辨,如aw和w,aem和oem,aeu和ou等,这使凌秀香发愁,不知道向谁请教。

  这时候,凌秀香在网上认识了西林县那劳镇农民文学社社长黄志伟,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黄志伟懂壮文。凌秀香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软磨硬泡要拜他为师。可他却谦虚地说,为师不敢当,倒可以给凌秀香引荐一位老师。于是,他给凌秀香引荐了平果县电视台的余执。

  “余执老师是个热心肠,他说现在愿意学壮文的人很少,只要有人愿意学,有求于他,他都乐意教。听后,我好感动。”凌秀香说。余执把学习壮文的资料打印装订成册送给凌秀香,还对她发音不准的声母、韵母一一进行纠正。余执还送她一些《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和《三月三》壮文版,叮嘱她要大量阅读才能提高水平。这之后,凌秀香常在网上向余执请教,余执都一一给她答疑解惑。

  声母、韵母基本熟悉后,凌秀香开始尝试阅读。起初,一篇千字的文章她要用三四个小时才能读完。她无法做到“见字出声,见文知意”。虽然阅读速度非常慢,可面对一个词或一句话,每每拼得其音明得其意后,凌秀香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尽管阅读很费劲,但她还是觉得壮文很有趣,越读越有亲切感。因此,她乐此不疲。

  渐渐地,她的阅读速度不断加快。

  3 守望 做个平凡的母语创作者

2012年9月,凌秀香参加广西第三届壮语演讲大赛百色选拔赛,荣获三等奖。

  一年后,凌秀香拿起笔,用壮文来讲述自己的故事。2011年11月30日,凌秀香的壮文处女作《养路工》在《广西民族报》壮文版刊登。收到编辑部寄来的样报后,凌秀香兴奋不已,反复地读,反复地念,像着了魔一般。

  为了提高壮文水平,凌秀香先后参加了自治区民语委举办的壮文翻译培训班、广西《三月三》杂志社举办的壮文写作培训班。

  用母语创作让凌秀香得心应手,如鱼得水。此后几年,凌秀香的作品陆续在壮文报刊发表。

  凌秀香擅长写微小说,她的壮文作品用词规范,语言简练,文笔流畅,大多以生活为题材,写小事,写实话,写真情,从她笔下流出的文字,散发出一股浓浓的乡土气息。

  “我只不过是喜欢拾掇生活的点滴,把生活的点滴记录下来而已,称不上创作,比如我的作品《Daeghan》,主人公Daeghan(阿汉)好逸恶劳,在村里是个惯偷,村人恨之入骨。后来他因盗窃锒铛入狱三年,出狱后,他洗心革面,顶着处处遭人白眼的压力,开垦种植,最后成为致富能手,也带动一方致富。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我村里的真人真事。”凌秀香说。

  如今凌秀香基本都用壮、汉双语写作。与凌秀香相熟的一位老大爷,因在外地工作的儿子两个多月不给他打电话,他固执地认为是手机坏了,执意要求修理师傅给他修手机。凌秀香以一个女性作者细腻的笔触,敏锐的情感,用汉文创作《手机坏了》,用壮文创作《Soujgih Vaih Lo》借以呼吁儿女们不要因为忙碌而忽略对老人的关爱。汉文作品《手机坏了》发表于《三月三》汉文版2016年第八期,壮文作品《Soujgih Vaih Lo》,发表于《三月三》壮文版2017年第二期。同时,汉文作品《手机坏了》被选编入广西小小说学会为纪念该学会成立十周年,于今年8月出版发行的广西小小说专集《广西微篇小说精选》。

  “一名平凡的养路工,一位用母语创作的守望者,我的故事很平凡,这么平凡的故事值得报道吗?”凌秀香笑着对记者说。

  凌秀香又说:“尽管壮文文学创作注定是寂寞的,但她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会一直写下去。”

作者:杨兰桂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