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二十九

黄志伟:壮文圆了他的作家梦

2017年12月2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本报记者 蒙树起

黄志伟在八达岭长城留影。

  黄志伟,男,壮族,1974年7月生,农民,中专文化。1991年7月初中毕业开始习作,目前共发表文学作品500多篇。2014年出版个人文集《漂泊的印痕》;2012年5月成功创办广西第一家农民文学社“西林县那劳农民文学社”;2015年4月荣获广西“八桂最美阅读追梦人”荣誉称号;2015年7月加入广西作家协会;2016年4月,参加鲁迅文学院第23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习。现居住在美丽的驮娘江畔——百色西林县那劳乡。

  1 那年中考落榜后

  黄志伟出生在百色市平果县的一个山区,小时候,山村不通电、不通水、不通路,他就是在这么一个恶劣的环境下读完了小学和初中。当时,他时常有这么一个念头,要考出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他在煤油灯下苦苦读书。但1991年中考时,他还是落榜了。由于家里很穷,没钱去补习,他只好回到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参加劳动了。

  那时,黄志伟心里相当落寞,总感觉老天对自己不公平。于是,他把悲愤和忧伤倾泻在写作中。就这样,他点起煤油灯,在夜深人静时开始了另一种生活。父母很理解,他们每次上街,总帮他买煤油和信纸回来。在父母的鼓励下他给报社投了一篇又一篇稿件。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首诗歌《别说天各一方》在《右江日报》发表了。一个月后收到了报社的5元稿费,他用3元买信纸和邮票,用两元买面条回家与父母共享人生的第一次劳动成果。

  从此,黄志伟的写稿劲头一发而不可收。当年,他被评为右江日报先进通讯员。

  2 被一张“英文”报纸迷住了灵魂

  只因经常投稿,因而慢慢爱上了报纸。那时候,黄志伟常常在家乡的路口等送信的邮递员,当听到铃声响,就迫不期待地去迎接邮递员。就这样,慢慢与邮递员熟悉起来了,邮递员送的报纸也是他先看了才送给订阅的人。

  有一天,当翻着翻着的时候,黄志伟被一张“英文”报纸迷住了。他左看右看,怎么也拼不出一个词汇来,就问邮递员,这是谁的报纸?山里也有人懂英文吗?邮递员说,是一位名叫余执的代课老师订的。他听后很佩服这位很有才学的老师,于是决定拜余执为师,教自己学英语。第二天傍晚,他走进了平果县巴乐村龙力小学的校门。那里四面环山,在读的学生有20多个,全部都是壮族学生。当黄志伟说明来意,余执一时摸不着头脑了:“你是说这个报纸吗?这是《广西民族报》(壮文版),那文字不是英文,是我们壮族的母语文字——壮文。”接着他用壮语朗读了他发表在报纸上的一篇文章。黄志伟听着听着,被这“英文”报纸深深地迷住了。

  3 漂泊异乡心系壮文情不改

黄志伟辅导文学社社员壮汉文创作。

  自从遇见余执和《广西民族报》后,黄志伟决定学习壮文,也要写出一手漂亮的壮文文章。可为了生活,第二年,他带着一种改变命运的想法离开了家乡,先后在百色、隆林、田阳、北海等地打工。虽然学习壮文的计划一拖再拖,可每到一处,书都成了他的朋友,每换一个地方,他都注意收集写作素材。2003年,随妻子定居西林县以后,他决定开始学习壮文。于是,他给余执打电话,把想法告诉他。余执很高兴,不到几天,就把壮文的声韵母读法录进录音带和壮文学习资料一起给他寄到了西林。

  他一有空就跟着录音机读,没多长时间,壮文的声韵调就记着了。2004年,他和妻子以及3岁的小女孩到北海去种菜。在一天晚上,忽然发生了11级台风,全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带后,台风疯狂而来。树倒了,菜棚的石棉瓦飞了,到处一片狼藉。台风过后,他不顾一切冲进菜棚,把从家里带去的壮文资料和录音机紧紧抱在怀中……

  4 停住漂泊的脚步,壮文创作喜获丰收

  从北海回到西林后,黄志伟萌生了用壮文写作的想法,于是他拿出了壮文资料和录音机。夜深人静之时,他静静地默读壮文词汇,家里的门板、床头上贴满他手写的壮文声母、韵母和音标。2010年8月,广西第五届壮文写作培训班开班,经余执老师推荐,他参加了写作培训班的学习。通过培训,他掌握了壮文的创作要领,激发了他用壮文创作的信心。2010年12月,《广西民族报》刊用了他的第一篇壮文新闻《余执:壮文圆了他的作家梦》,他的壮文小说《小牛》《水上桃花》《老婆当家》《三块臭肉》《无悔此生》等也陆续被刊登在《广西民族报》上。文章发表后,当地一些有文化的农民都向他投去羡慕的目光,老婆也不再说他是疯子了。

  为了让当地农民文学爱好者也有发表文章的机会,2012年5月,黄志伟把“农民作家”组织起来,指导他们进行创作。刚开始是4人,后来逐步增多。他利用街日,把“农民作家”写的文章集中起来,在路边的树下或粉店里进行改稿。当时,还没有电脑,他先把“农民作家”的文章修改后又让他们重抄一遍,才拿到邮政所寄出去。当年,老街屯女青年岑立秋写的壮文小说《等》就发表在省级刊物《三月三》上,并获得首届《三月三》有奖征文优秀奖。当西林县文联知道本县那劳乡活跃着这么一群文学爱好者时,决定成立那劳农民文学社,任黄志伟为社长。

  5 壮文圆了他的作家梦

2016年4月,黄志伟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时与鲁院院长吉狄马加及广西作家合影。

  文学社成立后,得到了时任西林县委副书记李小华的关心和支持,他给文学社送去书籍,还联系企业爱心人士送了一台电脑。李副书记还给文学社社刊《金色田园》取名,当年,第一期社刊出版。文学社员们通过这一平台,提高了自己的写作水平,他们的文学作品先后在《三月三》《南方文学》《右江日报》《百色早报》《百色文艺》《驮娘江》等报刊上发表。文学社成立后,当地许多农民形成了“白天一手抓农活,晚上一手抓笔杆”的习惯,使他们逐渐远离社会上赌、毒和吃喝玩乐的不良风气。

  2013年3月,《当代广西》记者对那劳农民文学社进行了采访报道,从那时起,那劳农民文学社在区内外名声远扬,得到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领导的重视。在《当代广西》杂志社的帮助下,2014年4月,黄志伟的第一本文集《漂泊的印痕》得以出版。同年,在广西区党委宣传部发起的“寻找广西最美阅读追梦人”的大型评选活动中,他成为广西11名“追梦人”中的一员,2015年4月,荣登广西电视台“八桂阅读追梦人”的领奖台。2015年7月,他加入广西作家协会,圆了作家梦。2016年4月,经广西作家协会推荐,他有幸到北京参加鲁迅文学院为期37天的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的学习培训。

  一路走过,经历了文学路上风风雨雨,获得了成功和荣誉,黄志伟说得感谢坚强,感谢生活,感谢母语——壮文。

作者:蒙树起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