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六祖慧能在广西隐修行踪略探

2018年01月02日    来源:新浪    字号:[    ]

  研究禅宗六祖历史可知,当年五祖弘忍在湖北黄梅半夜给慧能传授衣钵,并嘱咐“恐人害之,速南去暂作隐晦”,慧能于是连夜远走南方。在其后约约十五至十六年中,其隐修生活的地点在典籍中没有很明确的记载。唐代王维《六祖能禅师碑铭并序》中称,慧能“怀宝迷邦,销声异域。众生为净土,杂居止于编人。世事是度门,混农商于劳侣。如此积十六载。”。柳宗元作《曹溪大鉴禅师碑时》也曾提及此事,“遁南海上,人无闻知。又十六年,度其可行,乃居曹溪为人师。”因此后人广为探寻他在岭南此时段隐修的活动踪迹。之前学者的研究多数集中于广东的四会(含广宁)、怀集两地,而对同属岭南地区的广西六祖遗迹关注与研究基本没有,其实怀集以前本来就是广西辖境(怀集县1951年5月划入广东省)。

  自从笔者在2015年开始研究广西象州县六祖岩遗迹后,广西象州、永福等地的六祖遗址终于引起了各界的高度关注,特别是象州的六祖遗址得到了前来考察的专家与佛学界的高度认可。笔者在此特对在慧能广西的行踪试而探研。

象州六祖岩石刻

  慧能在广西象州、永福和荔浦有行踪记载和传说

  象州六祖遗迹在县城对面西山半山处的六祖岩。现存的十多处石刻绝大部分反映了六祖慧能在象州的活动,其中最重要的石刻有两处。一处为六祖岩前左上方的北宋篆书“六祖巖”三字题刻,字高约0.8米,宽约0.48米;石刻有落款,右侧小字为题刻者:“曲江譚掞文初書”(谭掞,字文初,广东曲江人,北宋文人,系王安石的同窗,曾任广西提举常平和广西转运副使);左侧小字为时间:“元豐甲子岁”;此石刻时间为北宋元丰年间(公元1084年),是国内迄今发现的以“六祖”命名的年代最早的岩洞。另一处是岩洞中明代的“重塑六祖聖像碑记”,石刻高0.67米,宽0.95米;其标题自右至左横书,碑文则为竖书;落款为“大明正德癸酉(1513)正月”;碑刻字迹虽然模糊,但大部分可以辨读;碑记开头说:“象州有巖,曰六祖巖。中有聖像,昔人所塑也。郡人云:昔六祖南庇藏于此。信祀之也。宋元豐時,郡守張公唐輔勒詩于 石,明我祖秉佛之旌旄,傳之心印,详且盡也。”“正德癸酉春,趙……同逰此巖。觀祖像倾廢,遂募众”重塑。复“歩張公之韻”,作诗“鐫諸碑。诗曰:燈傅六世胤黄梅,五葉舒花有自来。釋部藩籬蒙祖闢,空門鎖鑰賴師開。山頭慈雨濡萌蘖,岩底穹碑翳藓苔。景仰遗形閑遣興,塵襟尽洗净無埃。”其后是捐资者名单;碑文最后落款为“大明正德癸酉春正月吉日趙宗明记”。此外,在象州六祖岩的左上方,还有另一岩,岩壁上刻有高约1.4米、宽约0.4米的两行字,分别直书“真隱喦”和“东海释隱跡處记”,可作为慧能在此活动的另一辅证。此外在历外志书中对象州六祖岩也是多有记载,南宋王象之编纂的地理总志《舆地纪胜》。该书卷一百五《岭南西路·象州》记载“六祖岩,在西山寺后,蹬道盘纡,石穴空嵌,可容数人,塑六祖圣像其中。”“卢道者,隐居阳寿之青金山,去城八十里。其山甚广,虎狼甚多。卢在山中卓庵,修行勤苦,虎常蹲伏庵下。每出入,虎为之守庵”。据研究,文中之“卢道者”应当就是六祖。六祖俗姓卢,广东新州(今新兴县)夏卢村人。明代高僧“憨山大师”(其圆寂后肉身与六祖一同供奉于韶关南华寺)流传下来的著作《憨山老人梦游集》(卷五十)也有这样的记载:“有新州卢道者,得黄梅衣钵,号为六祖,回至曹溪……”。

《永宁州志》所记

  永福县的六祖遗迹为双瑞岩。岩内原有碑刻多处,包括南宋县令黄昌世所撰双瑞岩碑记,宋代重修报身寺碑、清嘉庆年间邑人刘迁京撰文并附其祖父刘新翰咏六祖诗碑、清道光年间永宁州知州李崇发“宿双瑞岩太和寺”诗碑、道光年间当地解元余绍先所作“六祖禅踪”词碑、清代重修太和寺碑。虽然现在文物多数已残失,仅剩个别残碑,但其在历代志书中多见记载。据清雍正十一年(1733)刊刻的《广西通志》卷十三“山川”记载:“双瑞岩在(永宁)州南八十里,形如伏狮,而岩在其口。乃六祖修炼之所。环山拱伏,岩内直入深数十丈,有石佛像为石乳凝结。”清道光五年(1825)任永宁知州的李重发,亦曾作《宿双瑞岩太和寺二首》,其一写道:“薄暮投萧寺,遥闻玉磬音。寒潭沉月影,远岫隐云阴。古洞青萝没,残碑碧藓侵。西来衣钵在,往绩慢追寻。”作者在诗末还特别标注出“六祖修道于此”。《永宁州志》所记“古田八景”,双瑞岩以“六祖禅踪”入选,并录有解元余绍先《六祖禅踪》一词,词曰:“独占此山秋,石洞清幽,灵龟听法喜抬头。石鼓传声同献瑞,必有缘由。宝刹俯平畴,滴翠香浮,千峰环抱水悠悠。祖意西来谁领取,衣钵虚留。”志书中还记载有当年永福知县王宁在双瑞岩叩问慧能之记。

荔浦鹅翎寺(网络图片)

  另外,荔浦县城南2公里处的鹅翎寺也有慧能隐修行踪的传说,在其龙洞内至今仍塑慧能圣像。因荔浦处于象州与永福通道之中,慧能在荔浦留下行踪也是可能的。

  慧能应曾沿西江而行

  笔者分析,慧能接法南归后曾长期隐修游历于西江流域。慧能在从黄梅回到曲江后不久便被恶徒寻逐,所幸藏于岩石而躲过火焚之劫,于是先到四会、怀集一带隐行。其间,慧能也曾多处寻找适宜其隐修之场所,其后便去到了德庆县。

  德庆县地处广东省中部偏西西江中游北岸,据清康熙《德庆州志》记载:“北六十里曰大广山,在四都,高五百余丈,周七十里,其形广大,故名。山半有龙浮寺、有紫竹庵、金莲庵、有瀑布泉飞流如练长数十仞,唐卢惠能欲驻锡于此不果,常有雾海可观焉。”清道光《肇庆府志》亦载:“大广山在州北六十里,高五百余丈,周七十里,有瀑布飞流如练。其形广大,故名。山半有龙浮寺、有紫竹庵、金莲庵,唐卢惠能欲驻锡于此不果,常有雾海可观焉。”由此可知当年慧能是沿西江至德庆而后到达大广山,曾想驻锡于此,但最终却没有如愿,或许又是被恶人发现了踪迹,慧能于是又迅速离开。因此说慧能只是路过德庆,而并未在此隐修。

六祖行踪图

  笔者由此推测分析,慧能当时经过德庆,为了更好躲避恶人寻难,很可能是当即溯西江而上,而到达更远距离的广西永福县与象州县隐修。至于象州与永福两地,慧能是先去哪个县?其中的线路可能有两条。

  第一条是慧能从德庆溯西江直上,经梧州再溯桂江而上到达桂林区域而至永福,从永福走陆路经荔浦而到象州,最后从象州顺流沿柳江、黔江、浔江而至西江,最后到达广州,于广州法性寺出式出家。

  第二条则是反向而行,即慧能从从德庆溯西江直上,经梧州后再溯浔江、黔江、柳江而到达象州,后从象州走陆路经荔浦至永福(桂林)等地,然后顺流沿桂江而至西江,最后到达广州于法性寺出式出家。

  笔者认为慧能当年很有可能走的是第一条路线。因为当年慧能在湖北黄梅的八个月之中,多是在干“破柴踏碓”此类粗活,“不敢行至堂前”,因而基本没有听经闻法的机会。五祖只是半夜讲法,因其悟性高而传其衣钵。但他知识面尚浅,并未形成其完整佛学体系。且他不识字而无法直接阅读经书,除了自悟之外,唯一的办法就是听人讲经或听人念经。温爱民在其《六祖惠能“得法南归”后在粤西德庆、永福“卜创丛从”、“说法讲经”的几则新史料》一文“问题讨论”中指出:“唐时岭南佛教最兴盛的地方有三处,即广东的广州、韶州(曹溪)及广西的桂林,既然为避追迫。在韶州及广州一带不可久留,那么(慧能)选择去桂林听经习禅就在情理之中了,僧侣游历四方习禅是一种习惯,也是一种学习制度,时桂林有毗邻南亚佛教国家之优势,得佛教传播风气之先,必有高僧大德云集传法,据考,唐时桂林寺庙林立.......。”因永福离桂林不远,笔者认可温爱民先生这个观点,故认为慧能当年应是先走永福桂林的线路。

古代广西地图(清康熙年间)

  结语

  综上,笔者认为,慧能当年为避恶人寻逐,先在四会、怀集一带隐行,后从德庆溯西江而至桂林,可能在桂林“混农商于劳侣”听经闻法一段时间,后至永福双瑞岩隐修。在永福被他人识得行踪后,即走陆路经荔浦而到象州,并在象州西山六祖岩继续隐修,最后证得大圆满而决心出山,乃沿柳江顺流而下到达广州,以“风动”还是“幡动”机缘而正式出山,进而禅行天下,一花五叶。

  此谨为笔者一家之拙言,不一定正确,只求抛砖引玉,还请方家多予雅正。

  (成稿于2018年元旦清晨)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