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三十

壮乡好声音

——记田阳县巴别乡“双语”广播站义务播音员苏文丰

2018年01月05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特约记者 钟 明

  在地处大山深处的田阳县巴别乡,有一位普通的共产党员,几乎每天都用普通话、壮话对农村广播。他从不拿广播站一分报酬,却29年如一日,扎根大石山区,坚守在基层广播一线,通过播音将党的各项惠农政策、各种实用农业技术传播给群众,给老百姓带来了很大实惠,被乡亲们赞誉为 “壮乡好声音”。

苏文丰用普通话及壮话播报新闻,将十九大精神及时传送到家家户户。

  1 结缘播音 自编山歌传村屯

  “每天都听习惯了,广播每天都准点播放天气预报,圩日里也播放好多有用的内容。”“别看这广播室不起眼,作用可大着呢!我们一年四季都离不开它。”“以前没有广播,就像瞎子眼睛一抹黑,生产生活没个明确方向。”说起乡广播站,巴别乡的村民都有说不完的话。

  这是村民们对苏文丰的评价,而在这背后,隐藏的却是苏文丰无数个不眠之夜。

  1988年,原巴别乡广播站站长因工作调动,播音员工作一时无人接手,24岁的苏文丰爱广播、声音好,主动请缨。

  从那时开始,苏文丰成为乡广播站唯一的工作人员。一部扩音器、一台音控、一只话筒、一把木凳、一张桌子的广播室,从此成了苏文丰坚守的主要阵地。

  在那个缺乏报纸、电视、网络的年代,广播是山里群众获取知识、了解山外世界信息的重要桥梁。

  1964年出生的苏文丰,天生有一副好嗓子,在读中学时就被老师选去担任一年多的播音员。1988年,参加工作后的苏文丰首次与广播“触电”,到乡广播站协助站长工作,并在需要的时候把自己的好嗓子勇敢地“亮”出来。

  巴别乡建乡以来就建设有有线广播。在广播站工作一段时间后,苏文丰体会到要做好一个乡村播音员并不容易,“主要是自己对壮、汉语互译掌握得不够好,主谓宾容易颠倒,播音出来也不顺畅。”

  “老百姓喜欢唱山歌,如果你能用山歌广播,群众会更爱听的,把各种信息编成山歌广播出去,宣传效果也会更好!”当地的一些群众向苏文丰提出建议。

  “多播些为民为农的山歌,你播的那些别人怎么听得懂呢。”在老家务农的妻子也给苏文丰出点子,“我很鼓励他。”

  得到启发后,苏文丰除了向有丰富广播经验的老站长和普通话讲得比较标准的同事请教外,还经常下村屯找善于编山歌、唱山歌的群众学习。

  “有时回到家里,自己编写山歌广播稿,写到凌晨三四点。天一亮就起来说要回乡政府了,要去广播。”1990年,苏文丰的儿子出生了,为支持苏文丰做好广播,苏文丰的爱人自己带着孩子,种着5亩甘蔗地和3亩玉米地,劳作归来后还得照顾偏瘫的公公。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年之后,苏文丰学会了编山歌。不到10分钟,他就可以把党的政策内容编成朗朗上口的山歌,并以山歌的形式唱出来,让同事帮录到电脑上,街天(圩日)时播放给赶圩的群众听,让他们更容易接受,记住内容。

  “谈起苏文丰同志,舍己为人是真实。工作做多种多样,乡村广播更积极……平时宣传他最爱,8小时之外不休息。”村民们也顺口编起了这首山歌 “唱起”苏文丰的事迹。

  看到自己的实践经验得到肯定和推广,苏文丰为百姓服务的信心更足了。根据当地群众喜欢山歌的特点,他开始尝试着把广播的内容编成山歌。“大病小病都补助,六十以上都养老”宣传的是新农保和新农合的好处;“烧纸烧香要注意,切莫失火毁森林”说的是清明祭扫要注意防火;“遇到下冻雨,保护好耕牛”是提醒大家注意防寒防灾……党的十九大召开后,“门前喜鹊叫喳喳,十九大精神到壮家,党给山乡送温暖,农村开遍幸福花……”苏文丰将相关报道改编成山歌广播,深受群众喜爱和欢迎。

  2 创新播音 “流动广播”传遍村屯

苏文丰在安装广播。

  巴别乡地处田阳县南部山区,有些村屯由于太偏僻,没能接通有线广播;有些村屯虽然接通了,但由于使用时间久了,高音喇叭坏了,没能及时买新的。久而久之,部分乡村的广播沉寂下来了,只有乡里的圩日广播,在苏文丰的坚持下保留了下来。为了使巴别乡每个村屯的群众都听到广播,苏文丰想到了一个新办法,就是走出广播室,把一些简短的信息录制到手提话筒去,拿到没有通广播的村屯去广播,人们称这种广播形式作为“流动广播”。

  “第一次去的时候,刚开口喊几句,很多在家的群众都好奇地跑出来围观,有些群众还以为是来卖老鼠药的挑货郎。”苏文丰说,他抓住群众都来围观看热闹的好机会,加紧宣传防火知识,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年交百元新农保(土话),连交十年能养老。人家都缴你不缴,到时人家领钱你再瞧。”这是苏文丰自编的宣传新农合的顺口溜。如今,“流动广播站”播出的内容已扩大到计划生育政策、禁毒防艾、清洁乡村、交通安全、科技致富、森林防火等多个方面。

  给群众传递农业科学技术知识,是苏文丰广播的一个重要内容,巴别乡的养殖大户罗忠宜是广播信息的受益者。

  “我的养殖信息、动物防寒保暖等知识,都是从乡里的广播里学来的。” 罗忠宜说,有年冬天他上街,从广播获知将有连续低温天气和畜牧动物防寒知识,回去后马上照着广播里说的做,采取灯光保暖、烧炭保暖等措施,才使得养殖场的上万羽土鸡在低温天气中没有遭受损失。

  “不光广播相关涉农政策和知识,凡是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信息都播报,上到国家政策下到提醒大家下雨收玉米,很实用。”巴别乡巴别街道居民陆保疆说,苏文丰的广播,普遍受到村民欢迎,无论是听不懂普通话的老人家还是不会说壮话的外地人,都能从中受益。

  “上级有什么好的政策,乡里面有什么新鲜事,我都要争取第一时间告诉乡亲们。”苏文丰说,邮递员一到,他就揣着笔记本往乡政府跑,一待就是几个小时。从国家大事到社会新闻,从党的大政方针到致富新门路,他都一一整理摘抄下来,然后编写成广播稿。就连平时进村,他也不忘带上纸笔,把乡亲们关心的问题记录下来,利用休息间隙查找资料,通过广播为他们答疑解惑。如今,苏文丰的播音稿已经垒起来厚厚几大叠,剪报也收藏了好几箱。

  陇怀村陇都屯是距离巴别乡政府最远的村屯,这个只有7户人家的贫困屯长期以来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苏文丰带着他的流动广播来到这里,向村民积极宣讲新农保和新农合的相关政策,从不理解到接受再到踊跃参保,如今,村民们都享受到了政策的好处。

  苏文丰“流动广播站”的成功经验,受到当地政府的关注和认可,苏文丰式的流动广播站开始在全乡13个行政村推广开来。

  3 父业子承 大山广播有后人

苏文丰在家里与儿子探讨如何写好广播稿。

  “父守业志在兢兢业业专业业,子转行必然品品行行爱行行”,横批“服务至上”。贴在大录村大录屯79号门上的这副对联,是苏文丰亲笔写的。

  今年24岁的苏俊岭,在读小学时,就跟随父亲苏文丰的“流动广播站”下屯入户。上大学后,每次放假回家,苏俊岭都会主动协助父亲整理稿件,还跟他骑摩托车下村广播,帮父亲干这干那。和父亲一起广播的时间多了,苏俊岭渐渐走进了父亲的内心世界。

  “我看到他对工作的坚持、耐性、责任感、使命感,同时也打动了我。” 2012年秋天,已大学毕业、在百色市右江区大楞乡卫生院当医生的苏俊岭,瞒着父母亲,偷偷报考了巴别乡计生服务所事业单位岗位,顺利通过了笔试、面试、体检,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父亲,并说出他想接父亲的班的想法时,苏文丰只是淡淡一笑,回了一句:“我已经知道了,你决定做的事情我从不干预,但你可要想好了,干我这一行一辈子要吃苦耐劳,守得住清贫寂寞。苏俊岭坚定地说,当一个播音员,是藏在我心里的一个梦,我一定要把它变成现实。”

  苏文丰的妻子也尊重儿子的选择,“我是希望他(苏俊岭)能飞出我们大山,在外面多闯荡。回来了也好,至少不用在三个地方开锅做饭菜。”

  回到家乡与父亲成为同事的苏俊岭,正式向父亲学习播音,发音、写稿、调试设备、检查线路等,苏文丰带着儿子一起写稿、讨论、改稿,训练他播音的发音和技巧,对儿子的要求一丝不苟,十分苛刻严格。在父亲的教导下,苏俊岭的播音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巴别乡广播站播音现在开始……”这个声音响彻巴别乡政府上空,而苏文丰的“流动广播站”广播也在大山的村屯里,久久回荡。

  本版图片由田阳县委宣传部提供

作者:钟 明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