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明建文帝武宣踪迹初探

2018年01月22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武宣,又称仙城。“唐武德四年(621年)析桂林县置武仙县”,明宣德六年(1431年)三月,武仙县才改称武宣县。明代郭子章所撰《郡县释名》在对“武宣(唐武仙)”之记中有:“本隋桂林县地,唐析置武仙县,以县有仙人山仙岩山也!县南四十里有仙岩,高一丈深十丈,石壁上有仙人影,中有泉滴成乳……”大旅行家徐霞客在明崇祯十年(1637年)经过武宣曾感:“《志》谓‘县西有仙人山,南有仙岩山’,当即所望诸异峰也。”“仙岩山”因其山下有仙岩而名。“仙岩留迹”是为武宣古八景之一,隐藏着诸多之历史人文秘密,其中更是涉及了明建文帝的行踪,值得深入探研。

武宣仙岩之石佛

  一.建文帝的行踪是中国古代历史“四大谜案”之一

  建文帝即朱允炆(1377年12月5日—?),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之孙。“生颍慧好学,性至孝。”曾向太祖请求修改《大明律》,他参考《礼经》及历朝刑法,修改《大明律》中七十三条过分严苛的条文,深得人心,“天下莫不颂德焉”。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明太祖驾崩后,22岁的朱允炆继位,成为明朝第二代皇帝。建文元年(1399年)秋七月,觊觎皇位已久的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举兵反叛,史称“靖难之役”。建文四年(1402年)六月初三,燕王攻入京城金陵(今南京),建文帝神秘失踪。清乾隆元年谥号为恭闵惠皇帝,后世有人以其年号而称建文帝,后人亦称建文惠帝或建文逊帝。

  对于建文帝的去向,有谓在金陵陷落时于宫中自焚,有谓亡命海外,有谓云游南方,《明史》记载也自相矛盾:“谷王橞及李景隆叛,纳燕兵,都城陷。宫中火起,帝不知所终。燕王遣中使出帝后尸于火中,越八日壬申葬之。”“或云帝由地道出亡。” 数百年来史学界上论争不休,莫衷一是,成为一大历史疑案。建文帝的行踪被后人称为明代 第一历史悬案,也是中国古代历史“四大谜案”之一。

  二.建文帝在武宣仙岩的相关记载

  建文帝在武宣行踪历代父老相传,且见于古本县志及残存的清代石碑文物之中。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武宣县志》(第六编)载:“仙岩山,武赖下里旺田村背,昔为仙岩古寺,今废,岩内有内有石如仙人企立,石液凝沍,玉雪晶莹,有泉飞溅成珠,清雅宜人。旧志以仙岩留迹为八景之一,有明陈允问、清陈仁等题诗。传闻有明建文逊帝微行南下,云游到此.....。清举人黄山甸等恭录建文逊帝遗诗三首,刻石竖于岩内以垂纪念(诗见艺文)。”在志书后面的“艺文”中有“明建文惠帝四年,成祖兵入,夜逃出。祝发为僧,尝驻贵县,云游到仙岩遗诗三首刊石。”并有其三首诗的全文记载。

  武宣仙岩残留石碑 (一)

  记明建文惠帝诗的残存石碑原立于仙岩之内,后被村中用作水辗之用,因石碑中部开凿成外方内圆而部分文字无存,现残碑置于村中一农户家中。石碑文分三部分,即为序、正文、及跋尾。序为“恭惟。子者即明太祖之孙建文惠帝是也。御极四年成祖兵入夜游而出。据父老流传,尝驻贵囗囗山寺,后云游到此遗诗三章,子已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当时囗囗囗囗臣从行所作耳,明建文惠帝,兹重刊御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胜也。诗曰:”

  正文为三首诗,虽然碑文有残缺,但经较旧县志艺文等历史记载(志中所记诗中个别文字稍有不同),其诗三首为:

  其一

  牢落江湖四十秋,萧萧白发已盈头;

  乾坤有憾家何在,江汉无情水自流。

  长乐宫中云气散,朝元阁上雨声收。

  新蒲细柳年年绿,野老吞声哭未休。

  其二

  风尘一日忽南侵,天命潜移四海心;

  凤返丹山红日远,龙归苍海碧云深。

  紫微有象星环拱,玉漏无声水自沉。

  遥想禁城今夜月,六宫仍望翠华临。

  其三

  读罢楞严磬懒敲,笑看黄屋寄昙标;

  南来瘴岭千寻险,北望天门万里遥。

  欵段久忘飞凤辇,袈裟已换衮龙袍。

  百官侍从归何处?惟有群鸦早晚朝。

  跋尾为:“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咏者少登临亦少得毋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非也因即以此四字为读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辟任遨游不染纤尘须略幽回首囗囗囗囗囗囗囗愿与此山留别开仙界饶仙籍巖囗玲珑玉宇碧囗囗囗囗石上留垂之不朽千秋迹。山甸谨跋。囗囗囗囗囗囗囗丁亥年三月吉旦。”(注:黄山甸,清代武宣举人,刻石碑于仙岩时间为清光绪十三年,丁亥,1887年。)

  三.建文帝的广西踪迹在史书亦多有记载

  在后世各种史料记载中,以建文帝云游南方为多,并多有其在广西的记载。笔者认为:“靖难之役”后,建文帝出家为僧而云游广西及至武宣是有依据的。

成书于明代中期的《吾学编·皇明逊国记》

  明代中期浙江海盐人郑晓所著《吾学编?皇明逊国记》记“或曰帝发火宫中,即削发为僧,入蜀。或曰去蜀未几,入滇南,常往来广西贵州诸寺中。”

《吾学编·皇明逊国记》明建文帝的广西之记

  建文帝在广西活动的地点,主要有横县、宜州、玉林、南宁、武宣等地,且多有记载,在此谨罗列部分记载为证。

  明代大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在其《徐霞客游记》的记述颇详:“横州城……南十五里日宝华,在城东南隅,宝华山有寿佛寺,乃建文君遁迹之地。……其寺西向,寺门颇整,题额曰‘万山第一’,字甚古劲,初望之,余忆为建文君旧题,及趋视之,乃万历末年里人施怡所立,盖施怡建门而新其额,第书己名,并设建文之迹。后询之僧,而知果建文手迹也。余谓‘宜表彰之’,僧曰‘唯唯’,寺中无他遗迹,唯一僧守户,而钟磐无声……寺后岗上,见积砖累累,还问之,僧曰‘此里人杨姓者,将建建文帝庙,故庀材以待耳’。吁!施恰最新以掩其迹,此人追远而创其祠,里阈之间,知、愚之相去何霄壤哉!”《横州志》中的的“应天禅寺记”(明万历丙午季1606年)有:“建文帝卓锡城南寿佛寺,一十余年,尝访师山中,亲颜‘万山第一’四大字于寺额,宣德、正统,代有修葺。”

  万历丁巳年(1617年)成书的《大明高僧传》卷第三《广西横州寿佛寺沙门释应能传十二》载:“释应能伪姓杨氏,实建文君也,太祖之嫡孙,懿文太子之长子,封皇太孙,讳允炆。”“建文四年六月十三日破金川门。帝纵火焚宫。启太祖遗箧视之。得杨应能度牒剃刀袈裟缁服。遂削发自御沟出遁云游四方。自湖湘入蜀。云南复闽入广西横州南门寿佛寺。居十五年。升座演法归者甚众。所至成大法席。人不知是帝也。复往南宁居一萧寺。”

  宜州(古称庆远府)保留建文帝亲书的“祭台”、“泣血”两方石刻,《庆远府志》、《宜山县志》载:“惠帝云游至庆远,寓西竺寺,是卫指挥使(彭)英先曾侍帝、遇之鸣咽不自胜、溃蒸羊、帝起作偈而诵之,乃食。是夜,旧日君臣促膝长谈,感慨人世沧桑,次日清晨,改水道乘舟东去。既登舟,英复多所献,帝解所乘马酬之,复作偈曰:蹴踏人间几许年,艰难险阻共周旋;我今别尔东西去,何日相逢兜率天。及解缆,其马腾跃,触石而毙。” 惠帝及彭英等在场者深为马之忠义感动,惠帝遂蘸“义马”热血疾书“泣血”二字于崖石上,临江设台祭祀,厚葬义马于南岸,立碑“义马”。

龙济光《构西露台记》石碑拓片

  在旧《贵县志》之“古迹祠庙”“南山寺”中有“明建文帝为僧寓寺最久”之记。今贵港市南山寺也还保存有时任广东都督的龙济光于民国二年(1913)所题刻的《构西露台记》石碑,碑文开头即写有“贵县治南十里石洞天然,寺名南山,相传建文逊荒曾到拄锡。”

  根据目前已知的史料,有专家推测建文帝出逃的大致线路为:江苏(苏州)——浙江(金华)――江西(玉山)――湖北――四川――云南――贵州――河池――宜山(宜州)――贵县(贵港)——横县——武鸣(马山)等。

  四.建文帝在武宣行踪的分析

  建文帝当时作为出家人,在附近寺庙中往来云游便是常态,郑晓所著《吾学编?皇明逊国记》记“或曰帝发火宫中,即削发为僧,......,常往来广西贵州诸寺中。”

清雍正《武宣县志》所载之“八景之仙岩留迹”图

  而仙岩曾有佛寺且为风景名胜。民国三年《武宣县志》对仙岩的记载有“岩口有寺,金装辉映”。民国二十三年《武宣县志》亦载“仙岩山,武赖下里旺田村背,昔为仙岩古寺,今废。”据武宣本地80年代文物普查人员回忆,仙岩洞左边那些石头,是当年佛像的莲台残座,里面的佛(菩萨、罗汉)像原来有108座,现尚存的大佛像面部的雕刻是明代的特征。仙岩内的石刻“天启四年谭佛光施艮五两正”,也从侧面印证了在明代之时,此处已为佛寺,清雍正年间《武宣县志》所载之“八景之仙岩留迹”图中亦标注有“仙岩寺”。因此可知,武宣仙岩至少在明代时就被民众建成佛寺,直至民国初年尚存,故有“仙岩古寺”之谓。

  武宣县与贵县(今贵港)相邻,武宣仙岩与横县寿佛寺相隔也仅一百公里左右,且因武宣仙岩及仙岩古寺久负盛名,作为出家僧的建文帝在贵县或横县期间外出云游而至武宣仙岩是在情理之中。

《明史纪事本末》之记载

  《明史纪事本末》(谷应泰著)第十七卷《建文逊国》中载“(宣宗宣德)十年春三月,建文帝往粤西。英宗正统元年秋八月,建文帝还至滇,卜筑旧日之浪穹。......。(正统)三年秋七月,建文帝欲往粤西,不果,会有弟子亡去,帝恐迹露,遂有粤西之行。四年夏四月,程济劝建文帝还滇,不听。五年春三月十三日,建文帝谓程济曰:‘我决意东行,子盍为我蓍?’得兑之归妹,济拊几大呼曰:‘大凶!今太岁干支皆金,火必克之,行夏之时,其危乎!’帝好文章,能为诗歌,尝赋诗曰:‘牢落西南四十秋,萧萧白发已盈头。乾坤有恨家何在?江汉无情水自流。长乐宫中云气散朝,元阁上雨声收。新蒲细柳年年绿,野老吞声哭未休。’.......。至是,出亡盖三十九年矣。会有同寓僧者,窃帝诗,自谓建文帝,诣思恩知州(时思恩州治为今广西马山县乔利镇)岑瑛,大言曰:‘吾建文皇帝也。’瑛大骇,闻之藩司,因系僧,并及帝,蜚章以闻,诏械入京师,程济从。”

  由上可知:建文帝后期基本在广西隐居或云游,正统三年(1438年)时与建文帝当初在1402年出逃已有38个年头,而到了正统五年(1440年),正是四十个年头。建文帝在此期间行迹在广西横县、贵县、武宣一带,而写出以上三首诗,故有诗中“牢落江湖四十秋”之感。在武宣民间流传其全诗三首并为《武宣县志》所录,但在《横县志》中仅载其前二首,是有其道理的。

  到了清代,举人黄山甸为其立碑为记。黄山甸是武宣本地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考中举人,《武宣县志?选举表?清文举人》载:“黄山甸,同治癸酉,武上里上黄村人。”因当地的父老乡亲一直在相传着当年建文帝曾游览仙岩,并遗诗三首,当时或刻于石(或碑)上,后无存。作为当地文化名人的黄山甸对此甚为重视,并于清光绪丁亥十三年(1887年)重新立碑为记,在其序言中有“据父老流传,(建文帝)尝驻贵囗囗山寺,后云游到此遗诗三章。”民国二十三年的《武宣县志》亦引其记。由此可判断,建文帝极有可能就是从贵县的南山寺而来到武宣仙岩。

武宣仙岩残留石碑 (二 )

  此外,建文帝的随从程济所写《和建文帝西粤途中》(康熙《鹤庆府志》载),诗为:

  吴霜点点鬓毛侵,不改惟余匪石心。

  作客岁寒应自久,避人崖壑未曾深。

  龙蛇远逐知心少,鱼雁依稀远山沉。

  回首金陵悲往事,短筇高岫一登临。

  此诗为和建文帝诗之其二“风尘一日忽南侵,天命潜移四海心......”之韵,其诗题为《和建文帝西粤途中》,也从另一角度证明了建文帝当初写此(其二等)诗时,是身在西粤(广西)的。程济诗中之“避人崖壑”,说明了当年建文帝在广西云游期间是常在崖(岩)之中的,或亦可说明其与武宣仙岩有缘。

  另外在武宣民间也有建文帝到武宣是寻其旧臣廖盛泰(清益将军)的说法,尚有待进一步商研。

  由上可知,建文帝云游武宣仙岩的传说是有背景及根据的,决非空穴来风。

《推背图》之第二十八象

  建文帝的生死和下落自古以来一直众说纷纭,争论不休。后人更是从大唐司天监李淳风所著《推背图》之“第二十八象。辛卯。坎下震上。谶曰:草头火脚,宫阙灰飞,家中有鸟,郊外有尼。颂曰:羽满高飞日,争妍有李花;真龙游四海,方外是吾家。”而推断出:此象即是“靖难之役”和建文帝去向的预言。

  冥冥之中,似乎一切早有定数。但不管如何,明建文帝却是与武宣有缘。也许建文帝的生死与下落,真的如其它历史之谜一样,是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千古悬案。这或许也是武宣仙岩的神奇所在!

  (成稿于2018年1月21日晚,从笔者所作《武宣“仙岩”石刻历史之迷初探(四)》修改而成)

  特别提示:未经本人同意,媒体、网络等不得转载!

  附:中国历史四大谜案

  一、秦始皇灭赵获“和氏璧”制成玉玺,由李斯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历经周折,“和氏璧”传至五代后唐末帝李从珂,都破自焚,从此“和氏璧”神秘失踪,对其下落莫衷一是。

  二、武则天建立大周,登基后一方面消灭异己,一方面励精图治,死后留下一块无字碑,千百年来引得人们对其用意纷纷猜测,成为历史之谜。

  三、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开宝九年,急诏其弟赵光义入宫,斥退旁人,烛影对饮,相处夜深曾有斧音,次日太祖即驾崩,于是留下“烛光斧影”的疑案。

  四、1402年明太祖朱元璋嫡孙-建文帝朱允炆为其叔燕王朱棣武刀逼宫,宫陷时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建文帝的影子,从此建文帝流落何处,众说纷纭。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