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三十四

梁洲利:嘹歌一枝花 壮文“尼的呀”

2018年02月02日    来源: 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本报记者 莫蓓蓓

  梁洲利,自由职业,广西百色市平果县嘹歌协会会员,六娅组合核心成员,平果县壮乡嘹歌培训中心发起人,曾应邀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演出活动,不管登上什么样的舞台,她都满怀自信,用自己优美的嗓音向观众展示嘹歌的魅力。

  1 壮家嘹歌一枝花

2017年11月4日,梁洲利参加2017“炫彩大地飞歌”选拔赛南宁站初赛。

  梁洲利今年48岁,出生于平果县太平镇。太平镇人喜欢唱嘹歌,有事没事都会唱上几句,梁洲利从小耳濡目染,也会唱一些。

  由于家境贫寒,梁洲利小学还没毕业就辍学了。她在家里干农活,下地犁田或者上山放牛、砍柴,都能听到高亢嘹亮、悠长婉转的嘹歌声,可以说是生活在嘹歌的海洋里。梁洲利听着这些与众不同的嘹歌,感到十分好奇和新鲜,“有时候听着听着,就会忘记了劳作的艰辛” 。听得多了,她也学着哼一两句,哼得不对,也没有人笑她,大家耐心地教她怎么唱。没多久,聪明伶俐的梁洲利就学会了。

  太平镇位于平果县其他几个村镇的中心,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使得太平镇的人一般都会唱好几种嘹调。大家一看这个小姑娘学得快,又喜欢唱,更是倾囊相授。梁洲利一边学,一边品味不同嘹调的区别,后来她就比一般人会的嘹调还多,会唱哈嘹、斯格嘹、底格嘹、长嘹、那海嘹、酒嘹、哟依嘹、伊尔嘹、各斯嘹这九种嘹调,成为远近闻名的“嘹歌花”。

  2 壮文姻缘“尼的呀”

2018年1月26日,六娅组合荣获2017“炫彩大地飞歌”选拔赛广西总决赛冠军,中国著名歌手腾格尔上台为她们颁奖。

  讲壮话,为梁洲利唱嘹歌提供了天然的便利,而学壮文,则成就了这朵“嘹歌花”的一段姻缘。1986年8月,她利用业余时间去扫盲班学壮文,认识了授课老师余执,两人因此结缘。“那时候我们都叫他‘Lauxsae ndaep(晚上上课的老师)’,因为他是晚上才来上课的,白天大家都要干农活。”梁洲利笑着说。

  梁洲利很刻苦,经过40多天的学习,她已经能用壮文写一些简单的句子了。后来她去百色市里打工,就通过书信与余执联系。小学没毕业的梁洲利用汉字表达比较困难,而壮文是拼音文字,壮话怎么说的就怎么写,可以让她表达得更顺畅,所以她与余执通信一直是用壮文。“我一个邻村的小伙伴负责检查书信,她告诉我,以后我写的信不用封口了,都看不懂里面写的是什么,”梁洲利说,“这番话让我更放心大胆地用壮文写信,毕竟会壮文的人比较少,不用担心信被别人偷看。”

  余执那时已经开始尝试用壮文写一些文章,对梁洲利书信里一些写得不太好的地方,他会在回信中指出,指导梁洲利怎么写作。有一次,梁洲利在信中写两人见面之后,她由于思念过甚而“ga mbouj miz rengz,gen mbouj miz ndok(双腿没有力气,手臂没有骨头)”,余执看后赞不绝口,表扬她有进步。两人的感情,在一封封用壮文书写的信件中不断升温。

  然而就在两人准备谈婚论嫁时,这段感情遭到了梁洲利家人的强烈反对。因为余执的父亲早年去世,家里还有五个弟妹,经济条件不好,负担重。梁洲利的父母舍不得她嫁过去吃苦,动员三姑六婆来劝她。性格温厚的梁洲利一反常态,坚定地说:“就是因为他家穷,我更要嫁给他。我不嫁,他就真的娶不上老婆了。只要感情好,有没有钱都不要紧。”看到女儿如此坚决,父母最终同意了两人的婚事。

  因为壮文,两人结成美好姻缘,因为壮文,两人有共同的追求。结婚至今26年,两人恩爱如初,用壮家的话说“尼的呀(好的呀之意)”!

  3 唱响嘹歌新篇章

梁洲利获得的部分奖杯和荣誉证书。(本报记者 莫蓓蓓 摄)

  多年来,梁洲利不仅用壮文写信、记账,而且把口耳相传的嘹歌歌词用壮文记录下来,丈夫余执会帮着修改歌词,这为她唱的嘹歌增添了不少光彩。2001年,平果县要打造嘹歌品牌,组织挖掘平果嘹歌。由于歌声如出谷黄莺般清脆,又会多种嘹调,她不断受邀去唱嘹歌。一开始是下乡用嘹歌宣传交通法规、计生政策,后来是参演县里举办的各种晚会。梁洲利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登上自治区级、国家级的舞台。

  2008年6月8日,梁洲利在平果县文化公园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活动,表现出色,得到了观众的好评。2008年11月,梁洲利与廖美艳、张兰燕到南宁参加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大庆演出,表演令大家赞不绝口。2009年12月3日,他们在平果嘹歌协会会长黄国观的带领下前往北京,参加中央电视台《民歌·中国》节目的录制,向全国观众展示优美的平果嘹歌。2010年7月9日至21日,在平果嘹歌协会会长黄国观的带领下,梁洲利与其他8位歌手到中国音乐学院传授嘹歌演唱技巧,让更多人了解嘹歌。2017年9月27日至28日,黄国观、梁洲利与其他两位歌手代表百色参加自治区民语委在宁明举办的壮语山歌比赛,获得冠军。

  为了把壮族嘹歌推向更大的舞台,演绎出更高的水平,以梁洲利为首的几个嘹歌爱好者在2017年7月26日成立了六娅组合。“六娅”壮语读作loek yah,意思是六个中年妇女,她们所唱的歌曲都在原生态嘹歌的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加工和包装。组合有8到10个成员,平常大家一起训练,但是如果有演出,只能选6个表现最好的成员上台。唱了几十年嘹歌的梁洲利发挥稳定,每次演出都不会缺少她的身影。

  2017年11月4日,在2017“炫彩大地飞歌”选拔赛南宁站决赛上,梁洲利带领六娅组合凭借98.11分的总分获得冠军。同年12月28日,六娅组合在2017“广西民歌会·唱响新时代”晚会上唱响嘹歌,使在场的观众享受到一场听觉盛宴。

  晋级2017“炫彩大地飞歌”选拔赛广西总决赛本是值得庆贺的事,组合里有的成员却打起了退堂鼓,一方面觉得缺少经费,一方面认为大家都是业余歌手,去了也很可能拿不到奖。梁洲利得知这个情况后,给她们做思想工作:“大家辛苦排练了这么久,不管得不得奖,总要去展示一番,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们是组合的一分子,缺了你们,我们就不是六娅(loek yah)了。经费大家一起想办法。”在梁洲利的鼓励下,原先动摇的成员才下定决心参赛。2018年1月26日,经过激烈角逐,六娅组合凭借形式独特的平果嘹歌荣获总决赛冠军,从中国著名歌手腾格尔手中接过冠军奖杯。

  4 不计名利把歌传

2008年6月8日,梁洲利在平果县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活动。

  在梁洲利心目中,嘹歌是世代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但有些人却看不到嘹歌的价值,会唱多种嘹调的人越来越少,愿意学唱嘹歌的年轻人更是少之又少,这么下去嘹歌会不会失传呢?她有些担心。

  2016年,在丈夫余执的支持和鼓励下,梁洲利找到几个平时也喜欢唱嘹歌的歌友,每个人出资2000元,成立平果县壮乡嘹歌培训中心,免费教群众唱嘹歌。找场地、制定培训中心章程……培训中心的筹备工作梁洲利都积极参与,但当被大家推举担任培训中心总监一职时,她却拒绝了。“我只有小学文化,很多事情我处理不了。我只想把嘹歌传唱下去,至于当什么,那都不重要。应该让更有能力和才干的人来当总监,带领大家走向更好的明天。”梁洲利说。虽然不担任领导职务,但对于和培训中心有关的事,她都尽心尽力。

  目前,培训中心有一百多个会员,每周一、三、五晚上只要有空,大家都会聚在一起唱嘹歌,相互学习,如果有表演活动就每天都来练习。参加各种比赛活动所获得的奖金,大家都主动拿出来作为活动经费,用于培训中心的日常开支。

  如今,唱嘹歌已经成为梁洲利生活中的一部分,工作之余她把精力都投入到培训中心里,她想利用这个平台,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学唱嘹歌。“只要学员有心学,肯下功夫,我一定用心教,把他们教好,把嘹歌传承下去。”梁洲利说。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梁洲利提供)

作者:莫蓓蓓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