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三十五

壮语歌手韦小刚

——火了以后,我只想做一个高品质壮语音乐的传播者

2018年02月09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特约记者 廖冠华

韦小刚对创作的壮语歌曲精益求精。

  “那一年,我只是想翻唱一首充满壮族元素的歌曲与大家共享,没想到会这么火。那首歌的网络点击量几天之内突破60多万,合山市大大小小的街道都开始播放我的壮语歌曲,大家还给了我一个绰号——‘合山壮语歌王’。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我探讨壮语文化如何与乐曲完美结合时,那一刻我突然就想到:也许,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做一名壮语文化的传播者。”

  2018年1月的柳州,寒潮来袭、北风呼啸,路上来去匆匆的行人即使裹得只露眼睛也依然抵挡不住寒风的侵袭。而在柳州市东环大道奇石城的一间奇石馆里,壮语歌曲网络红人、步入中年的韦小刚身穿黑衣夹克,头戴绅士帽,就着茶几上热气袅袅的红茶,与朋友热情似火地谈论他正在二次修改的壮语歌曲——《我是那么那么爱你》。

  这是一首充满着细腻情感的歌曲,讲述的是一对恋人彼此依恋彼此爱护的感人故事,旋律优美,贴近实际,听之感动,引起共鸣。

  这首歌,是韦小刚2017年创作的唯一一首歌曲,也是他自原创、翻唱壮语歌曲以来的第16首歌曲。

韦小刚近照。

  1 那一年,他因一首创意壮语歌曲一炮而红

  《我是那么那么爱你》,光是反复修改就用了大半年的时间,但韦小刚说值得,只要自己还没满意,就要一直修改下去。

  “一首能长时间传唱的歌曲,它一定是经过反复斟酌修改的精品,从中可以感受得到浓厚的地域文化的。所以我现在的每一首壮语歌,都必须要反复修改三次以上。”说起自己的“音乐梦”,韦小刚说自己从小就爱好,中学时期与同学组成了吉他乐团,有时间就凑在一起吹拉弹唱,在学校还一度成为“风云人物”。

  后来毕业了,韦小刚忍痛将自己心爱的吉他束之高阁,但那个炙热的音乐梦始终在他心中涌动。2005年,工作闲暇之余的韦小刚按捺不住对音乐的渴望,又重新拿起了吉他,并通过网络结识了一群音乐爱好者,他们每天都通过网络交流音乐,共同翻唱、创作音乐,歌曲包括了国语歌、粤语歌、闽南歌。

  在一次与朋友合唱交流了一曲粤语歌曲后,韦小刚领略到了地区语言歌曲的魅力,却也反问自己:“广东人喜欢用粤语唱歌,福建人用闽南语唱歌,那我们壮族人为什么不能用壮语唱歌呢,现在即使是壮家孩子对壮语也只能听懂不会说,如果我用壮语来唱歌,说不定青年和小孩子都能喜欢。”

  说干就干的韦小刚第二天立即将自己最喜欢的一首歌曲的旋律拷贝下来,并用壮文写下了《我的一生就是这样过》的歌词。歌词结合当代乡村青年人或家庭贫困或工作忙碌,适婚年龄娶不到妻子的现状,表达出乡村青年孤寂落寞却也奋发拼搏的心境。用了3个月的时间,壮语歌曲《我的一生就是这样过》正式出炉。一经网上发布就引起广泛关注,3天内歌曲点击量突破30万,该歌曲在壮语地区广为传唱,尤其在韦小刚的家乡合山市,大街小巷、商场市场、县城乡村,家家户户都播放这首歌曲,他的粉丝一下子激增了20多万,粉丝年龄跨度从10多岁到80多岁不等,覆盖全国各地,很多外省音乐爱好者还经常在网上与他探讨壮语歌曲和壮族文化。

韦小刚参加合山市2017年春晚演出。

  韦小刚红了,红得迅速而突然,就连他回家乡乘坐的出租车都播放他的壮语歌曲,询问司机,司机还特自豪地说:“你不知道这唱歌的人是谁啊,就是咱合山的韦小刚啊。”

  壮语歌曲一炮而红给了韦小刚弘扬家乡文化的满满信心,他又陆续翻唱、原创了《父母恩情》《约定今生》《酒鬼醉酒》等壮语歌曲,这些歌曲在网上都享有很高的关注度和点击量。其中,歌曲《酒鬼醉酒》依据的是台湾的一首当红歌曲改编,发布后引起台湾同胞的关注和传唱,大家被壮语优雅的曲调和壮文中透露出的壮文化所吸引,一些台湾歌迷通过网络让韦小刚讲述更多的壮族传统文化和习俗,并自发到深圳举办歌友会,邀请韦小刚到现场演唱。

  2 这一刻,他只想用自己的方式传递壮语文化

2014年,韦小刚参与壮语歌曲走进校园活动。图为韦小刚将自己的壮语歌碟赠送给喜爱壮语歌曲的学生。

  如今,韦小刚与他的壮语歌曲已经成为许多人了解壮族文化的一座有影响力的桥梁,他的第一首壮语歌曲《我的一生就是这样过》网上点击播放量已经超过2660万次,他翻唱、原创的10多首壮语歌曲也成了网络热歌。在一些音乐互动交流平台里,经常有人翻唱韦小刚的壮语歌曲,空闲时候,韦小刚也会上到直播平台与大家直接交流。

  “自己创作的家乡语言歌曲红了,对于一个音乐爱好者来说当然是一种莫大的鼓励,但更让我自豪的是,我带动了一种壮语歌曲翻唱、原创的风潮,让一批年轻人爱上了本民族的语言。”韦小刚说,民族文化的弘扬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能让壮语文化走得更远。现在柳州、合山、贵港等地用壮语创作歌曲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很多原创新手还经常拿着自己写的壮语歌让韦小刚帮修改。

  每一次从别人手上拿到“热腾腾”的新歌,韦小刚总是认真地反复修改。

  “我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地方语言的歌曲发现,能广为传唱的都是当地民族文化的精品,无论是曲调、歌词以及歌曲表达的意境,都是非常契合本民族或本地域文化实际的。因此我从翻唱的第一首壮语歌曲起就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所作的歌词必须是原汁原味的壮语,决不能‘借汉’。”韦小刚说,用壮语创作或翻唱歌曲的难点就是词曲的不对应,有时候按壮语的习俗写了歌词,可是套上曲子有些地方就会拗口,这个时候就需要换一个意境相同的壮语去润一下曲子。有些人实在是想不到能替换的壮语词汇,为了词曲通顺就偷懒用汉语填进词中。“借了‘汉’,曲子是顺了,但这种混杂的歌词会有很大的误导性,就像你说一句普通话,里面又夹杂着一两个桂柳话的词的发音,不仅别扭,也给想学习和了解壮语的人一个错误的指引。”韦小刚说,现在说壮语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即使在乡村地区,一些传统的壮语“唱思”“唱欢”等习俗也仅是老年人喜欢参加。现在用壮语唱流行歌曲的模式悄然在青少年中流行,这是向青少年普及、传播壮族本土文化的好平台,因此自己的歌曲必须要保证原汁原味的壮语,哪怕是修改歌词意境或曲调,也绝不混搭其他元素。

韦小刚在柳州市2014首届民族语才艺比赛的舞台上倾情演出。

  求质量不求数量,要出精品更要有影响。近年来,韦小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壮语文化的传播上。每年的“壮族三月三”期间,哪怕自己工作多忙,只要接到家乡合山市关于弘扬民族文化演出的邀请,他都会精心准备歌曲上台演出;柳州市举办民族语言歌唱大赛,他立即寻找志同道合的壮语歌手积极报名参与;与此同时他还刻印了许多自己原创、翻唱的壮语歌曲光碟,走进部分中小学学校,给大家讲述壮语文化,赠送壮语歌曲光碟,与同学们一起欢唱壮语歌曲。

  现在的韦小刚,推出的壮语歌曲少了,但推出的精品壮语歌曲多了。他依然保持着每年原创或翻唱一首壮语歌曲的习惯,一些歌曲改了又改、修了又修,确保是原汁原味的壮语歌曲才会正式推出。

  “作为一名音乐爱好者,我希望每一个听到我歌曲的人都能从中感受到壮语文化的魅力,作为一名壮家人,我也希望尽我自己的力量,将家乡的民族文化传播得更远。”韦小刚说。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