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三十六

云南民间推广壮文化第一人

——记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壮族青年陆生雄

2018年02月1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特约记者 汤伟强

  他不是编制内的公职人员,不领一分钱工资;他不是企业家,也没有财团支撑;他辞掉了工作,生活一度受到影响。然而,他却不顾一切地在民间开展推广壮文活动:2016年10月至今,先后在云南丘北、昆明和广南等地组织开展5期壮文公益培训活动,参加培训学员达800余人;他创建QQ群、微信群,并长年在群里教授近千人学习壮文。

  近两年来,他在民间推广壮文直接、间接影响到的壮文爱好者达数千人,影响力不仅辐射省内外,甚至美国的国际友人也慕名而来听他的壮文课。

  他叫陆生雄,云南省丘北县一位全身心投入到壮语文传承、保护和推广之中的壮族青年。

  1 少年壮文梦想 青年得以实现

陆生雄在培训现场授课。

  今年33岁的壮族小伙陆生雄出生在云南省丘北县平寨乡的兰马嶆(壮文“Luegnazmax”),这是一个钟灵毓秀的“那”文化壮乡。年少时他就对民族语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喜欢阅读各种各样记录民族文化和民族语言的读物。

  2001年暑假的一天,他在兰马小学图书室翻阅图书时,无意间翻到一本陈旧的“古书”——广西民族出版社1984年出版的《壮汉词汇》。太神奇了,壮族也有文字,还有这本收录了1.5万多条壮语词目的工具书。从这本《壮汉词汇》开始,他的壮文启蒙之门就如此奇妙地被推开了。2010年他大学本科毕业后步入社会,供职于云南省某市一家企业,通过几年努力当上了企业副总,收入也比刚入职时翻了5倍。可是,壮文情结始终在他的心头萦绕着。2015年4月,他终于找到了学习壮文的渠道——一个叫“壮文初级群”的QQ群。他欣喜若狂,从此开始痴迷地学习壮文。每天早上6点起床,深夜一两点才休息,除了睡觉、吃饭和工作外,他把所有的时间全都用在了学习壮文上。

  在群友们热心指导和帮助下,他在网络上又找到《壮语900句》教学视频进行自学,从最基本的声母、韵母和声调开始学起。他每天将壮文群里大家的聊天内容逐一回看并记录,反复揣摩弄清每一个单词的发音规律。经过一段时间的刻苦学习,他学会了壮文拼读与书写。

  在学习壮文的过程中,他逐渐归纳和总结出自己家乡方言与壮语标准音的对应关系,发现家乡方言与标准音词汇相似度高达90%以上。他终于找到学习壮文的窍门,于是决定将自己的学习方法推广出去,让更多喜欢壮文的人轻松地学会壮文。

  2 炽爱推广壮文化 宁可丢了工作

来自美国的留学生(左二),自费来到丘北跟着陆生雄(右三)学壮语文。

  陆生雄了解到,在他的家乡——云南省有将近121.5万壮族人口,但懂壮文拼读和书写的人屈指可数。热爱壮文的他决定,要将传承壮族语言文化这一重任主动担在自己肩上。

  当一个人有了目标,全世界都会给他让路。说干就干,当同事们下班去打麻将、唱歌、跳舞、喝酒应酬的时候,他却一门心思用在壮文学习和推广上。

  他首先通过线上的方式——借助互联网开展推广壮语文活动:2015年4月底,他创建“壮族语言文字交流QQ群”,群员近500人;2015年6月初,他创建了“壮族文化传承与保护交流微信群”,群员达360余人;2016年元月,他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壮乡勐僚》,粉丝达6000余人。

  他同时通过线下的方式——免费开办培训班教学员学壮文:2016年10月至今,先后在云南丘北、昆明和广南等地组织开展5期壮文公益培训,参加培训学员达800余人。

  他结合本地学员特点,独立编撰了中国民间首部《壮文》培训教材,印发800余本。

  2017年3月,他创建壮语有声电台《壮乡之声》,每周开播1期,至今已播出43期,为广大听众学习壮文提供了便利。

  他还受邀参加广西区民语委组织壮语文专家开展的《2017年壮语文新词术语评审》工作。

  ……

  他组建“壮族语言文字交流群”,正式开启了云南壮文学习和推广新征程。通过口碑相传,壮文爱好者一个个自发地进群学习壮文。Q友“姆卯”说:“我是壮族人,一直想学习壮文,但找不到途径和方法。有了这个群,大家一起学习壮文,共同进步,我感到一下子找到组织了。”

  他组织策划的5期壮文培训班,既有免费学习壮族文化的吸引力,又有汇聚年轻人共同传承本民族文化的感召力,同时还有采用网络时代学习方式的魅力,因此掀起了云南民间“壮文热”,学员不断增多,从2016年10月第1期只有22名学员,到2018年1月第5期达到230余名学员。令人欣喜的是,培训活动得到一批壮族文化爱好者的支持,爱好者们和他一起组建了壮族文化志愿者团队,并把策划创办壮文培训方案提交给当地县壮学会领导,得到了壮学会领导的全力支持。

  在推广壮文的过程中,陆生雄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方法。他全力推崇民间各地贝侬使用国务院批准的《壮文方案》,同时灵活地结合本地方言,在基本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标准词汇是民族词汇就选用,如果是借汉词汇,就根据拼写规则和构词方式,用本地方言词汇补充。

  两年多来,陆生雄在民间推广壮文直接、间接影响到的壮文爱好者超过数千人,影响力不仅辐射省内外,甚至美国的国际友人也慕名前来听他的壮文课。

  由于炽爱壮文,又要经常外出到省内各地壮族聚居地参加壮族各种节庆活动,同时还要到各地去授课,仅是用周末和节假日已远远不够了,这也严重影响到了他的本职工作。

  公司领导找到他说:“你必须在壮族文化传播活动和工作中作出选择。” 他斩钉截铁地说:“我宁可放弃工作,也绝不会放弃传播壮族文化。”

  2017年12月,陆生雄辞去工作,回到家乡——丘北县城,专心去做壮族文化传播活动。

  3 着手编撰10万词条《壮汉词汇》 挖掘壮族语言文字潜力

陆生雄和壮语文爱好者相聚壮家乐园。

  据了解,云南省的壮文推广工作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由于种种原因,从1989年起云南的壮文推广被迫中断。近年来,云南省教育厅决定扩大小学双语文教学语种文种范围;文山州人民政府与云南民族大学合作办学,开设壮语言文学专业,连续5年招收培养本科层次的学生,这将迎来云南今后一段时期壮语文工作的发展契机。

  在政府积极稳步推广壮语文的良好环境下,陆生雄在民间发起的壮文推广模式紧扣网络时代和年轻人喜爱的特点,从线上和线下全方位推广壮文。在线上,他创办了壮族山歌群、学壮文QQ群、学壮文微信朋友圈、学壮文微信公众号、推广壮文网络自媒体等。在线下,他组织开展壮族语言文化知识讲座进校园,策划组织乡村壮语春节联欢等活动……

  他还在民间推动壮语文社会化应用,除了倡导在壮族各界人士、特别是青年人中日常交流使用壮语之外,还义务为社会各界提供壮文翻译服务。如今,丘北县传唱和播放的壮语歌曲、影视作品等都标上壮文字幕,许多企业的标牌和门牌上也都标注了壮文,这些都有他和一群热爱壮语文年轻人的功劳。

  为了方便更多的人学壮文,他正在筹备拍摄《丘北壮语1000句》视频教材;他还组织壮文培训学员积极“拯救”壮语地名,组织编写《丘北县壮语地名实录》《壮族麽经》《丘北壮族习俗》等壮汉文版壮族文化书籍;他还开展了幼儿园阶段《少儿快乐壮文》教材编写工作。

  陆生雄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自己编撰一本民间版《壮汉词汇》。他说,经过民间搜集和田野调查发现,云南壮族地区还保存有较丰富的壮语民族词汇,但这些民族词汇往往只有老人才掌握,如果不抓紧搜集记录,将面临很快失传的危险。因此,他计划用5年时间,编撰一本收录10万条词条的《壮汉词汇》。

  “决定踏上民间推广壮文的那一刻,便注定要砥砺前行。”陆生雄说,辞掉工作后,他一下子断了收入来源,幸好有热爱壮族文化的同道中人解囊相助,让他渡过最艰难的阶段。

  谈到未来,陆生雄满怀信心,他爽朗地说:“目前,在云南多个壮族聚居县(市)推广壮文培训活动得到各地壮学会和热爱壮文化的贝侬们的肯定和支持,2018年将继续推进壮文培训和交流活动,通过举办活动促进民间壮文化交流、繁荣与发展。”他的目标是开办民族文化创意企业,争取在推广壮文和企业经营中做到双赢。

作者:汤伟强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