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民族语文故事”之三十八

零兴宁:瑶家娃到壮语文专家的人生旅途

2018年03月1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本报记者 杨兰桂

  人生就像一场旅途,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他说,这就是自己从一个瑶家娃到壮语文专家的人生写照。

  在他的办公室里,办公桌被各种壮文及民族教育书籍包围,他主编及独著的壮文教材和壮文论著,已经著作等身。他为壮语文教材及课外读物编写、壮汉双语教育教学研究工作付出一生的心血。

  他就是广西民族教育发展中心研究员、译审零兴宁,一个业内公认的壮语文专家,多次受到上级部门表彰和奖励。他还有许多头衔——中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研究会理事、广西学校壮汉双语教学研究会会长、广西民族语文学会副会长、广西壮族自治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专家组副组长、广西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

零兴宁应邀为广西师范学院初等教育学院学生授课。

  1 瑶家娃成了壮语文专家

  马山县古零镇上级村云零屯,一个壮、瑶、汉族杂居的村子。村里人在家讲各自的民族语言,而全村的通用语言是壮语。零兴宁出生在村里一个壮、瑶族联姻家庭,他自小就能够熟练讲瑶语、壮语。1982年7月,这个聪慧过人的瑶家娃考上了中央民族学院,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1986年7月,他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广西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工作,从此开启了他一生的民族语文工作之旅。

  零兴宁有过人的语言天赋。1988年,他就职的部门接到撰写《广西通志·少数民族语言志》的任务,领导将水族语言志的撰写任务交给他。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接触过水语的他欣然接受了工作任务。为了了解水语,零兴宁住进了水族聚居地南丹县六寨镇龙马村,与水族同胞同吃同住3个月,通过国际音标记音学会了水语,真实完整地记录了水族的语言概貌,圆满完成撰写工作任务。

  1992年7月,零兴宁调到自治区教育委员会壮文教材编译教学研究室。走上新的工作岗位,这个瑶家娃又开启了自学壮文之路。零兴宁借助国际音标学习壮语标准音的声、韵、调,很快找出马山壮语方言与壮语标准语的对应规律,没多久就学会了壮文。“壮文挺容易学的,我没碰到什么困难。”他说。

  1992年8月起,零兴宁从事壮语文教材和课外读物以及教师教学用书的编写、编译工作,还负责壮汉双语教育教学管理研究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已经过去26年,他主编的义务教育阶段壮文教材《语文》《数学》就有56种,主编的壮汉双语教师教学用书就有12种,成为我区壮汉双语学校壮语文教材体系建设的中坚力量。他主编的《语文(小学第九册)》《壮语文基础知识(初中版)》《语音(学前班壮文教材下册)》分别获教育部 “1999年度全国中小学少数民族文字优秀教材”一、二、三等奖。 2007年7月,他荣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

  人生如旅途,每到一站都会有匆匆的人群,不断地下车、上车。零兴宁说,当年大学毕业是包分配工作,所以与其说他选择壮语文工作,不如说壮语文工作选择了他。漫长的26年,他上了这趟车,就再也没有下车。“一个瑶家人,一辈子做壮语文工作,还做出了一些成绩,就因为两个字——用心。”零兴宁说。

零兴宁的办公桌被各种壮文及民族教育书籍包围。

  2 壮语文界敢于“亮剑”的专家

  “我也有过年少轻狂,认为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认为自己的观点都是对的,但随着年纪逐渐见长,才发现学无止境,自己年轻时学识有限,看待问题缺乏冷静、客观的态度,学术功底也不够深厚。”零兴宁说。

  当下,因为壮文推行使用存在的困难和出现的一些问题,个别网友发表过激的言论,零兴宁直言不讳: “跟我年轻时的脾气一个样!”他对此表示可以理解,但对于不利于壮语文事业发展,甚至影响民族团结和谐的言论,他是“见一个驳一个,坚决驳倒”!他说:“我一个瑶族人都不愿意看到壮语文事业受到损害,难道你一个壮族人反而愿意!”发自肺腑之言,掷地有声。

  爱之深,言之切。零兴宁受聘担任自治区民语委民族语文工作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组副组长,在每一次专家会上,他都在会前做好充分准备,在会上对需要讨论的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自治区民语委草拟《广西壮族自治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后,多次召开专家咨询委员会会议,倾听专家的意见建议,请专家对《条例(草稿)》进行论证,“我说几点意见,第一……”零兴宁总是抢着发言,他永远都是会场里声音最大的那个人。

  零兴宁的爱人也是一位壮语文专家,一次在自治区民语委组织专家讨论有关《壮文方案》修订会上,专家们对汉语第四声音译时是否标第5调出现两种不同意见,偏偏零兴宁夫妻俩意见相左,两人在会上针锋相对,各抒己见,争辩的声音越来越高,让人忍俊不禁。过后他爱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让大伙看我们夫妻俩的笑话了。”他却毫不言悔地说道:“如果我们家的笑话换得壮语文的不断规范,我认为值得。”

  3 足迹踏遍壮汉双语教学校点的“零教授”

  “每所壮汉双语学校的教室里都滴有他的汗水。”这是一位跟零兴宁很熟的小学壮文教师的玩笑话,却道出了他足迹遍布全区所有双语校点的实情。

  零兴宁的工作职责之一是负责指导壮汉双语学校开展壮汉双语教学工作,推广壮汉双语教育教学先进经验,他每个学期到各双语学校听课不少于20节。

  有一次,零兴宁负责组织专家和双语教师代表到田东县平马镇甲逢小学开展壮汉双语现场教学研讨活动,在学前班听公开课时,一位坐在最后排的男生很活跃,多次举手发言,但都没有得到机会,该男生索性站到课桌上挥动双手要求发言,课堂顿时乱起来,面对前来听课的专家、同行,上课的女教师手足无措,急得掉眼泪。课后,零兴宁和这位教师一起分析怎么掌控课堂,并给出意见和建议。过后,零兴宁还经常和这位教师交流教学体会,切磋教学方法,如今这位教师教学得心应手,教学效果明显提升。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每次应邀给全区双语教师培训班授课时,零兴宁都针对教学调研中发现的问题进行评课。由于零兴宁长期深入壮汉双语教学一线指导教学工作,帮助教师提高教学水平,被壮汉双语学校的教师们尊称为“零教授”。

  “目前,我区有36个县(市、区)开展壮汉双语教育工作,壮汉双语学校261所,其中小学224所、初中32所、高中5所,在校学生总数12万多人。”零兴宁长期深入教学一线调研指导,深谙教育规律和语言发展规律,为我区壮汉双语学校实施壮汉双语同步教学模式和多种教学模式实验做了大量、细致的基础工作,为《壮语文课程标准(试行)》《壮汉双语教育二类模式实施办法》等文件的出台提供了决策参考。

2017年9月,零兴宁到全州县东山瑶族乡民族中学调研时留影。

  4 壮语文教育科研领域的引领者

  2010年,零兴宁申报壮文译审(正高)职称资格,他提交的申报材料有他主编的壮文教科书,一大摞,提都提不动。据悉,当时评委全票通过。

  26年来,零兴宁组织、指导壮汉双语学校开展教研工作,谋划举办多种形式的壮汉双语教研活动,如研讨会、观摩课教研和各种比赛活动。每一次开展全区壮文教师论文比赛、说课比赛、课件比赛,小学生讲标准壮语故事比赛等,从活动策划、制定方案、制定评分标准、聘请评委、下发通知、赛前动员到比赛现场调度,零兴宁每一个环节都做得滴水不漏。

  为了推动“以赛促研,以研促教”壮汉双语教研新模式,促进全区双语教育均衡发展,对于生源少、地处偏远山区、双语师资力量相对薄弱、没有信心参加比赛的学校,零兴宁侧重指导与鼓励。2016年举行的全区小学生现场作文比赛,那坡县百都中心校因学生与外界交流少、胆小羞怯选拔不到合适的参赛选手,想放弃参赛资格,零兴宁通过耐心细致的指导和鼓励,最终该校学生参加比赛并在比赛中勇夺二等奖,极大鼓舞了该校的师生。

  多年来,零兴宁组织双语学校开展壮汉双语教育教学科研,每年至少完成一个课题。零兴宁先后承担了3个国家级和3个自治区级课题研究,其中,国家课题和自治区2个课题已经结题。零兴宁和同事一起总结推广的教学成果《壮汉双语同步教学模式》获2014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零兴宁长期在壮汉双语教育教学管理岗位上,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并潜心研究,发表《壮汉双语文同步教学》 《壮族小学生壮汉口语交际教学》等论文数十篇。多篇论文获国家级、自治区级奖励。

  此外,近年零兴宁编译出版了学生课外读物《壮族经典神话》等6本;合作编译出版了《小学壮汉双语文教学法》《小学生壮汉双语学古诗》等双语教学及课外图书9本。

  零兴宁合著出版两部壮文长篇小说,其中壮文长篇小说《古荒河畔》于2012年获广西第三届壮文文学奖,2014年荣获第五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面对着取得的这一系列成果,零兴宁却云淡风轻地说:“尽管有人不理解甚至看不起民族语文工作,尽管苔花像米粒一样渺小,但她也要凭着自己的力量,活出生命的骄傲!”

作者:杨兰桂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