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毛主席笔写“大藤峡”

2018年04月08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大藤峡是广西最大、最长、最著名的河道峡谷,据说是因为古时有大藤如斗,横跨江面,昼沉夜浮,供人攀附渡江而得其名。其位于处从武宣县至桂平市的黔江流域,有广西“三峡”之美誉。明代正德皇帝所赐“敕赐永通峡”摩崖石刻至今尚存,特别在当世又有毛泽东主席手书“大藤峡”。其中蕴涵着丰厚的人文历史,让人意味深长。

地图中的大藤峡

  一、毛主席熟知大藤峡,其游击战术思想可能受到大藤峡农民起义的影响

  大藤峡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大藤峡仅指武宣县三里镇勒马村至桂平县弩滩之间的黔江两岸地区。广义的大藤峡则包括现在的桂平、武宣、象州、荔浦、蒙山、藤县、平南等市、县之间周围数百里的山区,这是明代瑶族的主要聚居区之一,明代时期曾发生了著名的大藤峡农民起义。

毛泽东主席(网络图片)

  在明代发生的以瑶民为主大藤峡农民起义,是以广西武宣至桂平大藤峡地区为中心,从洪武年间开始到天启年间为止,前后历时250余年,义军提出“官有万兵,我有万山,兵来我去,兵去我还”的战斗口号,凭借大藤峡天险,此起彼伏,前仆后继,与明军周旋在千山万谷之间,英勇顽强地坚持斗争。其中规模较大的有10余次。其是广西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以瑶族为主的少数民族起义,也是明朝中后期全国较大的农民起义之一,在我国农民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大藤峡在历史上因此也曾易名为断藤峡、永通峡。今尚存分刻于桂平、武宣境内的两处明代由明代皇帝朱厚照的所赐“敕赐永通峡”摩崖石刻是为实证。

桂平市“敕赐永通峡”石刻

  一代伟人毛泽东博古通今,他的《二十四史评注》备受史学界推崇,他对发生在广西的大藤峡农民起义这段历史知之甚详。而且靠农民运动起家的毛泽东非常注重研究大藤峡的农民起义。有学者(如郑超雄、徐强)研究认为,毛泽东在井岗山斗争期间总结的“游击战争基本原则”的“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其应受大藤峡起义军的十六字口诀的影响,即“官有万兵,我有万山,兵来我去,兵去我还”。对此观点,笔者也是认同的。

大藤峡水景(网络图片)

  二、毛主席因为岑云端而手书“大藤峡”

  然而毛泽东主席手书的“大藤峡”却是因为“广西女儿”岑云端。

  岑云端原名岑荣端,1939年8月生于广西贺县八步镇。1951年12岁时,因她喜欢跳舞而被部队文工团发现,将其吸收入伍成为文艺兵。但入伍后不久,因工作需要,组织上又将她调入卫生队。1954年夏天,上级的一纸调令,又将她调回沈阳军区空军文工团,当了一名舞蹈演员。1958年初,岑荣端又被选拔调入空军政治部文工团舞蹈队,并从东北来到北京,其年19岁。1958年8月,她作为解放军一名文艺工作者到中南海参加舞会,第一次见到毛泽东主席。

  当时中央领导同志日理万机,公务繁忙。偶尔参加舞会,以活动筋骨,娱乐身心,这一方式在上世纪40年代初在延安时代就有了。50年代在中南海,延续了这个传统。舞会大抵在每周周三、周六晚间举行。为中央领导同志伴舞者多从在京的军队文艺单位挑选,这是基于这些人都经过严格的政审,在政治上比较可靠这点考虑的。

时在空军政文工团的岑云端照片

  从1958年8月一直持续到1966年5月,岑云端除了赴外地参加演出活动,有很多机会进中南海为中央领导同志伴舞,有很多机会亲自聆听毛主席的教诲,并由此与毛泽东认识并结下深厚情谊,成为毛泽东挂念的“广西女儿”。岑云端的“云端”这个名字就是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时,毛泽东帮她改的。当时,毛主席对她说:“荣端,好像不太通呢!应该叫云端才对,像彩云那样,飞上天去做神仙嘛!”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爆发,中南海的舞会少了,也没有规律了,她也被调到新疆工作。1969年12月,岑荣端从部队复员,回到广西,在靠近贺县老家的平桂矿务局《平桂工人报》社工作。1972年,她被调入广西艺术学院,当了一名舞蹈教师。

  1974年春节前夕,已有8年时间没有见到毛主席的岑云端专程到北京,应邀与当年同在空政文工团的赵淑琴一起到中南海去看望毛主席,并在中南海住了5天。有一次在交谈中,毛主席用了较多时间讲起了明代广西爆发的大藤峡瑶民起义。主席先问岑云端:“你知道大藤峡吗?你复员回广西后工作的地力‘西湾河畔’离大藤峡远不远?”岑云端听后怔了一下。因为她并没完全听懂主席说的三个字的地名。主席已经觉察到自己湖南口音说出的地名小岑并没有听明白,于是一边放慢口气重复着说“大—藤—峡”,一边拿起铅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大藤峡”三个字。随后,毛主席给岑云端讲起了大藤峡起义的历史。

毛主席亲自用铅笔所写的“大藤峡”

  毛主席讲完大藤峡起义的历史后就进卧室休息了。岑荣端猛然想起,刚才主席写完“大藤峡”三字后,顺手将纸片丢进了字纸篓里。于是,她从字纸篓中捡起这张纸片,走到毛主席的秘书张玉凤身边,恳求同意她将主席写有“大藤峡”三字的纸片带回广西,张玉凤满足了岑荣端的要求。

  岑云端离开中南海时,毛主席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蓝色书匣子《鲁迅批孔反儒文辑》送给她。并在上册的扉页上亲笔题字:“毛泽东赠岑云端同志。一九七四年一月卅一日”。

毛主席在书扉页上亲笔的题字

  由上可知,毛主席之前虽然熟知大藤峡,却是因为岑云端而手书“大藤峡”,并且是当时是用铅笔所写而成的!

  三、桂平崖刻并非毛主席手书真迹

  贵港及桂平市非常重视毛主席题写“大藤峡”这件事情。近年,桂平市以此为由,将毛主席手书“大藤峡”三字刻在大藤峡桂平地段的北岸崖壁上。从此,美丽而神奇的大藤峡又增添了一处独特景观,往来的游人多于此进行拍照留影。

桂平“大藤峡”崖刻

  然而有心人仔细进行比对一下,即可发现其中的破绽。毛泽东当年写下的只是铅笔字迹,石壁上的字体是却是仿照“毛体”书法来刻凿的,或且可以说是用毛主席的其他字迹拼凑而成,而并非真正的毛泽东的亲笔手书。在网络《红豆社区》上也有一帖子,其标题为:“贵港市桂平大藤峡石刻严重不符合毛主席真迹,应该重刻!”其中特别指出:“毛主席真迹手书是铅笔字,怎么石刻成了毛笔字?出入太大了!‘藤’字刻得一点也不像!”

  四、武宣县也应充分应用发挥这一人文资源

  大藤峡的区域主要集中在武宣和桂平两个县(市),毛主席笔写“大藤峡”这一独特的人文件资源不应只为桂平市所独享,武宣也应作进一步的研究、应用和发挥!

武宣县璞玉山“敕赐永通峡”石刻

  其一是在古代之时已有先例,当年明代皇帝朱厚照的所赐“敕赐永通峡”就分别刻于武宣及桂平两县石壁之上。其中在武宣县城南面黔江右岸璞玉山的悬崖峭壁上,现尚存有明正德十一年(1516)所刻的摩崖石刻一方,上刻“敕赐永通峡”五个大字,上款“正德丙子岁秋曰之吉分守柳庆右参将张佑奉”,下款“总督府太子太保左都御史陈金议钩碑勒石”。由此或可认为:当时名义上的大藤峡(永通峡)起点就在于此地。

武宣“敕赐永通峡”石刻的来宾市文物保护标志(网络图片)

  其二是武宣县境本来就是大藤峡的最主要区域,特别是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开工建设,武宣县至关重要。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是国务院批准的珠江流域防洪控制性枢纽工程,也是珠江-西江经济带和“西江亿吨黄金水道”基础设施建设的标志性工程,是两广合作、桂澳合作的重大工程。工程中尤以武宣县作出牺牲和贡献最大,其被淹面积占了整个库区的接近一半。

  其三是武宣县的自身发展也是必须的。从建设大藤峡博物馆,打造大藤峡景区,增加地方文化品位,提升旅游品质等各方的需要,武宣都应利用好这一独特的人文资源,而且应当采用的是毛主席手书真迹!

  名峡伟人题,其中蕴意深;高峡出平湖,仙城万象新。仙城武宣应该且必须有所作为!

  注:特别感谢黄铮教授(广西历史学会原会长、广西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广西文史研究馆馆员)提供其中相关岑云端的资料。本文中“毛主席因为岑云端而手书‘大藤峡’”部分,其文字材料主要取自黄铮所写《毛泽东和他的“广西女儿”岑云端》一文。

  (成稿于2018年4月4日晚)

  特别提示:未经本人同意,媒体、网络等不得转载!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