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惠昕本《六祖坛经》略考

2018年04月23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佛经”是记录佛陀教化众生的真言语录,而记录中国禅宗六祖慧能生平事迹和语录的《六祖法宝坛经》(或称《六祖坛经》、《坛经》),是中国佛教著作中唯一被奉为“经”的经典作品。《坛经》在流传过程中曾多次被修改补充,形成各种不尽相同的本子,有的早已佚失,有的还保存下来。但经专家分析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种版本,即为敦煌本、惠昕本、契嵩本及宗宝本。其中惠昕本因其是惠昕禅师所整理编辑而名,但因之前在中国已佚失而缺乏相应的研究。

兴圣寺本《六祖坛经》

  一、惠昕本的发现及初步断代研究

  1933年,日本著名学者铃木大拙在京都掘川兴圣寺发现了由禅僧惠昕重编的二卷十一门本《六祖坛经》古刻本。此本经名曰《六祖坛经》,编者是“依真小师邕州罗秀山惠进禅院沙门惠昕”。此本前有惠昕所“述”的《六祖坛经序》一文,并附载了晁子健的刊记。惠昕所“述”的序共一百六十一字,其为:

  “原夫真如佛性,本在人心。心正则诸境难侵,心邪则众尘易染。能止心念,众恶自亡。众恶既亡,诸善皆备。诸善要备,非假外求。悟法之人,自心如日,遍照世间,一切无碍。见性之人,虽处人伦,其心自在,旡所惑乱矣。故我六祖大师广为学徒,直说见性法门,总令自悟成佛,目曰《坛经》,流传后学。古本文繁,披览之徒,初忻后厌。余以太岁丁卯,月在蕤宾,二十三日辛亥,于思迎塔院,分为两卷,凡十一门。贵接后来,同见佛性者。”

  根据书中晁子健的刊记,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晁迥在其八十一岁时已看过十六次,其七世孙晁子健在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依据此本于蕲州刻印,后流传日本。因后来在日本京都兴圣寺发现,世称兴圣寺本。

  1935年,铃木大拙又在日本石川县大乘寺发现了同属惠昕系统的《坛经》,后来称为大乘寺本。此后,又陆续在日本发现了金山天宁寺本、真福寺本及金泽文库本等多个属于惠昕系统的《坛经》写本或刻本。

铃木大拙赠给胡适的兴圣寺本照片

  中国著名学者胡适得到铃木大拙所赠兴圣寺本并对其研究,他根据惠昕序中所记“太岁丁卯月在蕤宾,二十三日辛亥”,而推断其成书时间的“丁卯”年为宋太祖乾德五年(967),并称其为“是人间第二最古的《坛经》”。其后的专家学者基本都认可这一断代时间,认为其为宋本而加以标注。

  但经笔者对“邕州罗秀山惠昕禅师”的研究,认为此观点是值得商榷的。

  二、有关惠昕禅师的史料记载

  唐代于今广西南宁设邕州,属岭南道辖地。罗秀山在今南宁市西乡塘区辖境内,因昔晋罗秀隐修于此“升仙”而名,古属邕州宣化县境,其“罗峰晚霞”为古邕州八景之一。

  关于惠昕禅师的史料记载,除了《六祖坛经序》中有“依真小师邕州罗秀山惠进禅院沙门惠昕述”外,在其他的地方还有多处记载。

《舆地纪胜》之载

  成书于南宋中期的国家地理总志《舆地纪胜》(王象之编纂)卷之一百六《邕州·仙释》有载:“正恩大师。罗秀山在宣化县北。天宝三载正恩大师惠昕于此开山。”此记载表明惠昕禅师于唐天宝三载(即公元744年)开始在邕州罗秀山驻锡建寺修行。

《郡斋读书志》之载

  在南宋著名目录学家、藏书家晁公武所著的《郡斋读书志》有载:“《六祖坛经》三卷。右唐僧惠昕撰。记僧卢慧能学佛本末。慧能号六祖。凡十六门。周希复有序。”此亦表明此《六祖坛经》的编辑者惠昕是唐代僧人。

《金石录》之载

  由宋代著名的金石学家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所撰写《金石录》中也有唐代惠昕禅师之记,其卷六有载“第一千六百五十五。唐惠昕大师碑。齐推撰。正书。姓名残缺。贞元十七年十一月”。经考,齐推为唐代人,其工于正书,曾于元和五年(810)为名臣李德裕所撰唐圮上图赞,为其所书。

  三、惠昕禅师的主要人生经历推断

  根据以上历史资料的记载,笔者大胆地认为其中所说的惠昕禅师均为同一个人物。并依此而对其主要人生大致推断如下:

  惠昕禅师,俗家姓名、籍贯及出家时间均不详。

  惠昕于唐天宝三载(744年)到达邕州罗秀山驻锡修行,其后在罗秀山建成惠进禅院。

  六祖慧能的南宗顿悟法门当时在岭南盛行,惠昕在惠进禅院中也倡修此法,并且也应该接触到当时的《坛经》手抄本。

  或许是接触了不同的《坛经》手抄本,身于罗秀山惠进禅院的惠昕感到“古本文繁,披览之徒,初忻后厌。”于是他决心将《坛经》重新进行整理编辑,并最终完成于“太岁丁卯月在蕤宾,二十三日辛亥”。由此推论此“丁卯”之年应是唐德宗李适贞元三年(即公元 787年)。也就是说惠昕所编《坛经》完成于唐贞元三年(787)五月二十三日辛亥时(农历),此时他驻锡罗秀山已有43年。故在《六祖坛经序》中有“依真小师邕州罗秀山惠进禅院沙门惠昕述”之记。

  在唐贞元三年(787)后至贞元十七年(801)之间,惠昕禅师圆寂。唐贞元十七年十一月,当时的名家齐推以正书为其书刻“唐惠昕大师碑”。其时距惠昕始驻罗秀山的时间已有57年。

  后来可能是由于惠昕禅师编辑《六祖坛经》等的杰出功德,官方将其追授为“正恩大师”。而后在《舆地纪胜》中的《邕州?仙释》便有了“正恩大师”之记:“罗秀山在宣化县北。天宝三载正恩大师惠昕于此开山”。

新建的罗山古寺及其内古的佛像照片

  笔者曾专程前往南宁罗秀山实地考察,其古寺早已被毁,近年村民重建了简陋的庙宇,称其为罗山古寺。其内古文物碑刻基本无存,但仍有古代的佛像存放于后面的小房之内,年代待考。

  综上,笔者认为惠昕本《坛经》应该成书于唐贞元三年(787),其应是唐本而非宋本,时间比胡适先生的论断往前推了180年。如属实,惠昕本《坛经》则更为显珍,其或可与敦煌本并驾齐驱。但笔者只是个业余的爱好者,以上观点是否正确,尚有待于方家的进一步论证。不过当年胡适的结论也只是一种推论,也不能说是绝对正确。

  不管真正的结论如何,但《坛经》四种代表作中却有两种(即惠昕本与契嵩本)是源于广西,足显贵重。此外广西还有象州六祖岩及永福双瑞岩等六祖慧能大师隐修圣迹。因此,广西应该进一步增强文化自信,加强对《坛经》及禅文化的弘扬!

  (成稿于2018年4月19日下午)

  特别提示:未经本人同意,媒体、网络等不得转载!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