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乾坤正气留象台

——记谪贬象州的南宋名臣胡梦昱

2018年05月08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在唐宋时期,岭南地区被朝廷视为官员流谪之地,其中的象州(今广西象州县)亦为其一,曾有多位名臣被谪于此,南宋时期的胡梦昱即为其一。

  年少家贫 勤学登第

  胡梦昱(1185~1226)字季昭,又字季汲,号竹林愚隐,江西吉水人,生于南宋淳熙乙己十二年(1185)三月初五。其父胡宪周,师从于临江人刘清之,深得朱熹理学精要,其诗文名闻于世其,但两次参加进士考试,均未得中,却于淳熙十三年(1186)英年早逝。

  胡梦昱早年丧父,“两岁而孤”,因失去父亲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子,其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家庭无卓锥之地”,“兄弟惸惸,艰苦万状。”寡母罗氏忍饥躬织艰难地维持生活,同时她又非常重视对子女的教育。

  胡梦昱自小便积极向上,刻苦好学。他仰慕于西汉名臣汲黯(字长孺),曾为自己取名为黯,字季汲。他非常注重品行修养中,与人为善,乐于结交贤达之士,“平居未尝失色失口于人,人有一善如自己出,即有丝毫点污,绝不与交。”忠义孝友,人皆敬之。在他学稍有所成之时,便与兄长“挟册授人”,帮助母亲维持家计。

  宋宁宗嘉定九年丙子(1216),胡梦昱在吉州解试中得中举人。次年,即嘉定十年(1217)参加朝廷考试登进士第,时年33岁。后授南安军南安县主簿。不久,母亲罗氏去世,胡梦昱回家丁忧三年。“服阕,授南康军都昌县主簿。”

  嘉定十四年(1221),胡梦昱参加法科考试,中大法科授峡州司法参军,当年冬天,除大理寺评事,进入京都(临安)为官。

  心系国家 刚正直言

  嘉定十五年(1222)正月,宋宁宗因金人送还传国玉玺,大赦天下,同时满朝文武大臣,官各进秩一级。唯独胡梦昱坚辞不受,并心感忧虑地说:“是非国家之福,岂臣称功德翼官爵之时?”“靖康之耻,非国家之福。”身为司法官员,他关心国家安危,引经断狱,仗节秉义,公正廉明,以小臣而敢言大臣之事,议论切中要害。他不顾个人安危,耿直敢谏,凡是官员“所难行者,他则力行而 不倦,人之难言者,他则直言而不隐。”乱臣贼子非常惧怕他,朝廷却很器重他。

  他多次上疏进谏治国安邦之策,提出要“上下戒于骄盈,内外惩于玩惕,以事机易失为深虑,以事功未奋为深耻,以事势不测为深忧。”时逆臣李全归附宋朝,他洞察秋毫,说李既无文才,又无武略,徒持诈术以欺人,而宰相弥远纵之。朝廷恩之过厚,以致渐玉骄盈,官复楚州时(今山东),以报私仇旁陷郡邑属僚,并四处掠劫民财,祸国殃民,他及时论证:国家之患,不在心腹,而在山东,山东之祸,始此矣,献言“苟不先时为之提防,随时而为之操纵,卒然有变,何以制之夫”。果然不久李全在与蒙(古)军交战而败降,为宋之叛贼。

  宝庆元年乙酉(1225)理宗即位,时霅川事变,奸相史弥远躬治其事,先贬帝兄济王为巴陵郡公,继降为县公,朝野义奋,敢怒而不敢言,随后挟嘱御医余天锡赴湖州,假传谕旨,逼济王自缢,却以疾薨奏闻,转相诬引。梦昱身为法官,不忍坐视人舞法于帝兄而不救,不顾安危,同年八月二十日大胆上疏理宗,陈述历史利弊,反复极论,明辨冤抑。他在奏折中以大量篇幅说济王冤案是“戕天理,弃人伦”,对大宋立国之根本损伤太多。同时他还上书斥责史弥远曰:“霅川之变,济王之不幸,主上不免负天下谤,大丞相不容不分其谤也,公论之在天下,未有久而不明者,大丞相能逆料此事,他日必无反复否与欠?抑之在天下,未有久而不伸者,大丞相能逆斗此事,他日决不为国家之历陛否与欠?”“此论不早明,他日必有反复,此抑不早伸,他日必有历陛”。

  被谪象州 各方声援

  奸相史弥远得书后恼羞成怒,唆使党羽御史李知孝乘风旨劾。宝庆元年(1225)九月一日,李知孝上书弹劾胡梦昱,称其上书“狂悖缪戾,字字倾邪,朝列切齿,以为怪异。”并乞“追官落籍,窜之海外州军。”九月初三,朝廷削去胡梦昱仕籍,远谪广西象州。

  胡梦昱被谪象州,在朝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宝文阁学士傅伯成抗疏责问:“臣恐陛下不复闻天下事矣。方今内无良吏,田里怨咨,外无名将,边陲危急,而廉耻道丧,风俗益媮,贿赂流行,公私俱困。谓宜君臣上下,忧边恤民,以弭祸乱。奈何今日某人言某事,未几而斥,明日某人言某事,未几而斥,则是上疏者以共工、驩兜之刑加之矣......。”蒋岘认为“梦昱所言果有利于朝廷,虽直庸何伤?不必论及举主也。”参知政事袁韶也认为胡梦昱无罪,不肯署文书。还有众多的文人及官员为胡梦昱饯行、写送别诗以为其声援。送别人数及所作诗词之多,可以说是空前绝后而为时之壮举。在此谨以丁黼所作《送胡季昭谪象州》诗为证:

  一封书奏触天威,万里徒行出帝畿。

  始得明时来谠论,岂知薄命堕危机。

  身同季弟辞兄去,女抱婴儿伴母归。

  风雨潇潇秋又老,雁应不到岭南飞。

  象台绝唱 命终于斯

  象州在历史上曾是“名郡”,宋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赵恒帝下诏称象州是“地控百蛮”的战略要地,称“象为名郡”“宜加防御州”,同年升为防御州。另因三国时期陆绩为郁林郡守时,在此地观象有台,故有象台、象台书院、象台驿、象台山等地名,象台也就成了象州的另一称谓。然而在唐宋时期,地处岭南(西)道的象州对于中原说来,却被视为遥远荒僻之地,只有犯有重罪的官员,才被贬斥于此。

  胡梦昱在从京都临安贬往广西象州的途中,史弥远一伙欲加害于他。密使广西帅臣钱宏祖待其过桂林时杀之,因通判陈公汶在其左右,才得以幸免。胡梦昱与其弟胡利用(字国宾)于宝庆元年(1225)十二月二十六日到达贬所象州城。

  胡梦昱虽然身在远离朝廷象州,然其一身正气不改,在其作品中也多有体现。他将自己成象州所住的地方称作“凉馆”,他有感而作《如梦令·拾皂角有作》词两首:

  (一)

  飒飒秋风飞起,瘴岭黄尘扑地。

  铁汉尽禁当,不比冰肌细腻。

  纵来擦洗,也只是本来肤体。

  (二)

  羊角因风晚树,自是秋来气数。

  入药不和同,瞑眩得人嫌恶。

  只宜将去,净洗人间垢污。

  他又曾写下《自题榕阴图》一诗,其为:

  古人遗直今人是,肯效乡原事踽凉。

  不把危言陈北阙,因何着脚到南荒。

  排奸斥佞风霜手,耐冷禁寒铁石肠。

  赢得榕阴浓密处,忘言默坐对炉香。

  然而象州又是他兄弟俩的生命的终点,其弟胡利用到象州仅一月,于宝庆二年(1226)正月二十八日因患痔而殁,胡梦昱为此而写下堪称祭文典范的《象州祭弟利用行十八文》。r> 宝庆二年(1226)八月二十四日,朝廷再次削贬胡梦昱,将他徙往更远的钦州,然未及行,他患上严重痢疾,一病不起,当时他就告诉旁人说:“吾疾殆不起矣。”并且语人以欠金之梦:“梦见别人欠我黄金两千余两,自己极力索要, 对方却以一棺材抵债,我仔细思量,欠金乃钦字也,我死去, 自然是命中注定。”宝庆二年(1226年)九月二十一日,胡梦昱在象州去世。

  身后名显 象台首末

  绍定四年(1231)七月,朝廷准许胡梦昱归葬,却因家贫而无法成行。绍定五年(1232),其兄胡梦白在迎其归葬途中,染病身亡。传说胡梦昱尸骨回到家乡吉水后,家人怀疑其早已腐化,然而打开来看,其脸面却犹如活着一样,令人叹为奇异。

  端平元年(1234)六月,朝廷降旨官复原职,九月赠朝奉郎。度宗咸淳三年(1267)九月追谥“刚简”(刚毅果敢,正直无邪之意),谥诏曰:“方嘉贯日之忠,已堕偃月之计,用旌折揽之直,且诣投抒之过,尔虽死,可不朽矣。”

  胡梦昱传世作品有《象台集》六卷、《竹林愚隠集》一卷。胡知柔(胡梦昱之子)编有《象台首末》一书,此书专述胡梦昱贬谪象州的始末,后收集于《四库全书》之中。清代顾沅编选《乾坤正气集》其中特别辑录有胡梦昱所撰《竹林愚隐集》一卷。《象州志》及《吉水县志》均有其传。古代象州人民为缅其忠烈,曾建有“梦昱学祠”,桂林的“九贤祠”内也将其列为九贤之一。

  清同治《象州志》有载:“胡梦昱,字季昭,吉水人,大理评事,济王祸出仓卒,议夺王爵,梦昱愤甚,援晋太子中生汉戾太子及秦王廷美与为证,又遣书史弥远,反复责备,弥远大怒,刺史李知孝迎合风旨,劾梦昱逆,削籍,羁管象州,过桂林,桂林帅钱宏祖欲害之,未及施,而宏祖暴亡,后梦昱以疾卒于象,象人每过其处,辄指曰忠诚直之居,初谪时,朝野多以诗赠,鹤林玉露纪其事,宋诗纪事收其诗,殆五六首云。”

  《象台集》、《象台首末》这些古本书籍名称正是以胡梦昱在象州为背景而成,广西人、特别是当今象州人应该记住这段历史,记住南宋这位名臣与象州的特殊情缘!

  参考文献:《象台首末》校注 作者:申振民

  (成稿于2018年5月6日晚)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