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我的两张文凭

2018年07月0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我有两张文凭,一张是广西壮文学校发的壮语文专修班毕业文凭,一张是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毕业文凭,这两张文凭来得不容易啊!

  1954年我初中毕业 ,当时因家庭经济困难,并不考虑再读高中,就糊里糊涂地参加工作,当小学教师,在大新县硕龙小学教三年级语文。后来有一天,教导主任对我说:你年纪这么轻,才17岁,为什么不读高中呢,高中毕业考大学,大学毕业再参加工作不更好吗?教导主任的话是对的,当时我并没有太多考虑,既来之则安之。

  后来,我才发现初中毕业根本算不了什么,学校里那些教高年级功课的教师,都是龙州师范毕业。我这种初中毕业的,只能教一二三年级。我开始发现自己低人一等,认识到应该再继续读书才对。从此,开始寻找读书学习机会。

  转眼间就过了一年多,1956年,县里要抽调26名小学教师,到武鸣桂西壮文学校去学习壮文,其中硕龙小学抽一名。当时,校长和教导主任,考虑我年纪轻,就决定给我去。我高兴极了,终于有学习的机会了,尽管才半年时间,也难能可贵,况且是学壮文,一种大家没学过的新文字。我暗下决心,要努力学习,学好壮文,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资料图片。

  桂西壮文学校(是广西壮文学校的前身),坐落在武鸣西江河畔,1956年刚建成,新楼房新教室,白墙红瓦,错落有致,远远望去一大片,好气派。广西各县市抽调来的学员有四五百人,分成十几个班,大有学习氛围。壮文是拼音文字,学会声、韵、调就能拼读,我们才两个月就能拼读,再学个把月就学会了。

  那时桂西各县都成立壮文学校,各县去桂西壮文学校学习的教师就是县壮文学校的教师,于是我就成为县壮文学校教师了,因为学习成绩不错,不久就成为骨干教师。到了1958年,广西壮文学校举办壮语文专修班,培养壮语文高级人才,学制一年。县里派两人参加学习,其中一个是我。这又是学习提高的极好机会,我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当时学习的科目有:壮语语法、壮文写作、文学分类、汉语拼音、国际音标等。这些课程使我涉猎了新的知识领域,学起来特别感兴趣。平时除了学习外,还挤时间用壮文练习写小小说,投给《壮文报》,果然也发表了。在一年时间里,我竟然在《壮文报》发表了3篇文章,这在当时是少有的。学习结束后,学校就发给《壮语文专修班毕业文凭》。这是我得的第一张壮语文凭,虽然它不算什么学历,但后来它却起作用。

  经过两次学习,文化水平和各种分辨能力都有了提高,但是每次填表,文化程度栏还是写初中文化,我对自己的文化程度越来越不满,就产生了参加高考的念头。我发现许多没有读过高中的同龄人都参加高考,也有人被录取了。我也听人说过,考大学文科不一定读过高中,有相当高中文化知识就行。

  1960年我决定参加高考,事先找来有关复习资料,做了充分准备。到高考时,向单位请假,就付诸行动了。当时规定,不是应届毕业生文科可以免试外语,这样我就仅考语文、政治、地理、历史。紧张的两天考试结束了,自我感觉还行,各科都做得不是很好,但也不是很差,得不得录取没有把握。

  考完试回单位上班,天天照常上课下课,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一天上午10点多钟,邮递员找我签领挂号信,我一看是高考录取通知书,我被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录取了。我兴奋得签字手都打抖,梦寐以求的理想实现了。

  我立即办了离职手续,舍弃月工资38元(这在当时不算低了)不要,宁愿去当个穷学生,读书心切啊。办完手续后,我就到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报到。

  在广西民族学院中文系,我苦苦修炼了几年,学完了十几门功课,才得来这张大学文凭。

  文凭归文凭,人得靠真本事,大学毕业后,做中学教师,教语文课,我认真备课,认真讲课,尽量使学生满意。业余时间努力搞创作,学写短篇小说、散文诗、散文,先后参加广西作家协会和中国作家协会。

  1985年,我调进广西三月三杂志,我以为这是自己努力写作的结果。后来有人告诉我,当时调进三月三的有两三个候选人,领导是看中我有两张文凭,壮文、汉文都能来,这样的才选择我。啊,原来如此,是两张文凭起作用。

  所以,我任三月三杂志社社长兼副总编时(当时没有总编),每一期的汉文版和壮文版稿件的终审,都落到我身上。两种版本文字有百多万字,任务好重。

  重任在肩,这是一种荣幸,何乐而不为呢!

作者:农耘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