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本报专栏

——2018年全区民语系统干部壮文培训班圆满结业

学壮文,我们是认真的

2018年07月0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学员们在跟着老师练习正确发音。

培训班结业典礼现场。

培训班学员演唱壮语歌曲《壮乡三月三》。

  6月29日,2018年全区民语系统干部壮文培训班结业典礼在广西壮文学校举行,历时两个月的培训活动圆满结束。

  在结业典礼上,自治区民语委副主任玉石对本期培训班的学习成效给予充分肯定,并希望培训班学员们能继续保持积极良好的学习劲头,把学到的壮文知识消化吸收,运用到实际工作中,不断地加强学习,尽快成长为民语系统民族语文工作骨干。

  通过两个月的学习,学员们在结业考试中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参加结业典礼的领导为培训班学员颁发了结业证书。

  本次培训与以往相比,具有“规格高”“素质优”“亮点多”等特点,下面请听笔者一一道来——

  民语系统的“高规格”培训

  此次培训为“2018年全区民语系统干部壮文培训班”,班上的20名学员基本上为我区民语系统从事民族语文工作的干部职工。其中,包括民语系统厅级、处级、科级等领导干部的学员全程参加了培训,充分体现了自治区民语委对做好本系统壮语文培训工作的高度重视。

  学员们视野开阔、思想活跃、作风优良,具有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在两个月的脱产培训中充分展现了民语系统干部的良好素质。通过培训,学员们的壮语文基础得到明显提高,开展壮文翻译服务能力得到了很大提升。

  壮文零基础班的“多样化”教学

  培训班的学员基本都是壮文零基础起步,学员之间情况不一,有壮语南北部方言差异,还有部分不会讲壮语,除了壮族学员外还有汉族、瑶族、毛南族等民族学员,教学难度较大。为此,授课老师煞费苦心,精心备课,因材施教,并各显神通拿出教学的看家本领。

  上语音课的吴玉富老师,现任广西三月三杂志社副总编辑,她上课激情澎湃,在她的感染下,大家学习壮文的热情被点燃了,上课时大声跟着老师努力学习发音。课间,吴老师还带着大家唱起优美动听的壮语歌曲,比如《壮族迎客歌》《壮族送客歌》《壮乡三月三》等,教学与演唱结合的学习方式让本来枯燥的语音学习变得生动有趣。吴老师壮文教学经验非常丰富,她能充分调动起大家学习积极性,耐心的教导和鼓励使学员们对学好壮文充满信心。

  广西壮校的韦健蓉、滕明新、莫克利等老师上壮文词汇和语法课,这些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们采用课堂教学和现场教学等多种教学方法,针对学员各个薄弱环节进行反复训练,让每个学员都能达到壮文基础入门的程度。

  自治区民语委民族语文翻译处处长陆晓荔讲授公章、牌匾、会标等壮文翻译的基础知识和实践经验,这对在民语工作部门工作的同志具有实际的指导作用。

  此外,培训班还邀请区内多位著名专家学者就民族政策、民族理论、民族文化等方面内容举办讲座,培训内容和形式丰富多彩,既有理论也结合实践,学员们纷纷表示收获满满。

  瑶文专家也来学壮文

  班上有个瑶族的赵同学,他本身就是学语言学专业出身,是一个瑶文方面的专家,参与过多部瑶文书籍的编篡工作。在学习壮文的过程中,他经常拿瑶语发音和壮语发音进行对比,通过语言学中语音拼音的规律摸索出一套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最近他又有一部瑶文方面的工具书即将出版,通过学习壮文之后,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又可以看到他在语言学方面有更多的力著出版问世。

  学习工作家庭三不误的妈妈

  培训班的黄同学来自自治区民语委机关,她是天等县壮族人,虽然会说壮语南部方言,但刚刚开始学习标准壮文时感觉也并不轻松。后来在老师指导下,她找到壮语方言和标准壮语之间的对应关系,顿时豁然开朗学习渐入佳境。

  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大儿子刚刚上初中,小儿子还不满三岁,丈夫又在外地工作,家庭负担繁重的她把孩子托付给年迈的母亲,毅然前来学习壮文。在单位负责党建工作的她,也是学习工作两头挑,周一至周五在学校认真学习,周末双休日回去加班加点赶工作材料,家庭工作学习三不误,真是忙得不亦乐乎。

  刻苦学习的“老壮文”

  年纪稍长的韦老师来自都安瑶族自治县的民语部门,她是壮族人会说壮语,也曾经参加过别的壮文短期培训,并在实际工作中做过壮文翻译工作,在我们一群壮文“小白”中间已经算是个“老壮文”了。可是每次上课她仍然十分认真刻苦,每个老师上课她都用左手拿起手机拍下视频和图片,右手抄写,嘴里还同时默念单词。她说她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所以只能用笔来反复抄写强记,两个月学习结束时,她已经用完四支笔,写满两本厚厚的笔记本,这种孜孜以求认真刻苦的学习精神真是让许多同班的年轻人折服。

  带着工作去学习的本报记者

  作为民族报的汉文版编辑记者,笔者在报社工作已有20年了。由于从小在城里长大,对壮话的认知仅限于听过父辈们偶尔的零星对话,至于壮文是一点也不懂。从零开始学习壮文,有些语音比如W R MB ND发音起来非常困难,感觉自己像个牙牙学语的婴儿。然而,通过两个月的刻苦学习,从一开始的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到逐步找到发音规律后有了一点入门的感觉。再到后来学会一些词汇并进行简单造句后,逐渐找到了一些学习的成就感和自信心。

  由于报社人手少,工作无人顶替,所以只好白天上课晚上加班组稿后远程发稿,这对体力和脑力是双重考验。但想到作为一个壮族人特别是一个民语工作者,再苦再累也要学好壮文,为成为一名专业的民族语文新闻工作者打下基础。(本报记者 黄浩云 通讯员 韦 超)

作者:黄浩云 韦 超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