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论坛

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应走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之路

2018年08月21日    来源:中国民族报    字号:[    ]

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是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县。图为都安县开发建设的红水河岸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园。资料图片

  受历史发展、资源条件等客观因素的影响,我国不同地区以及地区内部之间的发展存在一定的不平衡性,这就使得在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背景下,我国部分地区、特别是连片贫困地区仍然处于贫困甚至极度贫困的境地。针对这一客观现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为新时代我国扶贫减贫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滇桂黔石漠化片区作为集革命老区、民族地区、石漠化地区和边境地区于一体的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是新时代我国扶贫攻坚的主要战场,也是最难啃却最需啃下来的“硬骨头”之一。为此,进一步了解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贫困现状、进一步分析其贫困原因、进一步探索其扶贫减贫路径,不仅对于当地群众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时也有助于为其他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脱贫减贫事业提供参考。

  一、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贫困现状

  我国的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生态环境较为脆弱、各类自然灾害发生较为频繁的高山高寒区、水土流失区等地区,这就塑造了我国相对集中的贫困人口区域空间分布格局,而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就是这样的地区之一。

  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涉及云南、广西、贵州三省、自治区的15个地、市、州,91个县、市、区,是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中扶贫对象最多、少数民族人口最多、所辖县数量最多、民族自治县最多的片区。滇、桂、黔三省、自治区的喀斯特地貌区,横跨了83个位于民族自治地方的县、34个老区县、8个边境县,这些地区均是我国主要的扶贫攻坚区域。近年来,在中央的大力扶持、地方的长期努力下,一系列扶贫措施得到有效实施,使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内贫困人口的贫困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6640元,比2011年增长了90.7%,农村贫困人口由2011年的816万人减少到488万人。可以说,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内的扶贫攻坚工程取得了丰硕成果。

  但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尚未从源头上根治城乡、区域发展之间的不平衡状况,仍未实现从根本上扭转不同群体之间收入差距扩大趋势的目标,仍然是我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扶贫攻坚难度最大的地区。以农民收入为例,2014年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内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6640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9892元的67.1%。此外,相比发达地区而言,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资源开发程度和社会事业发展水平也较为落后。不难看出,在新时代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背景下,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要实现脱贫致富仍然任重而道远。

  二、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致贫原因

  区域自我发展能力是指某一地区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区域主体依靠自身的现实基础与区域内外各种资源而实现本地区自然、社会、经济、人文等可持续发展的一种能力,它是影响地区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区域自我发展能力而言,其在自然资源禀赋、历史文化禀赋、教育资源禀赋、交通发展禀赋等方面相比其他地区均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这四大禀赋的不足,是导致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发生贫困的主要原因。

  首先,自然资源禀赋相对不足。一方面,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土地资源质量较差,可利用率较低。与全国其他地区相比,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地貌环境较为复杂和特殊,主要以高原和山地为主,而平原面积极其狭窄,可供种植植被及作物的平原或者坡度较低的土地资源较为匮乏。另一方面,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气候条件较差,降水量不足。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大都位于以高山气候为主的海拔较高的高原或高大山地地区,区域内呈现出气温低、降水少、热量不足的气候特点,从整体上看,气候条件比较差。

  其次,历史文化禀赋相对不足。一方面,就农业及农业发展情况来看,滇桂黔三省、自治区的开发历史与农耕文明的推广历史有着高度的一致性和重叠性,历史上长期存在的小农经济发展模式对滇桂黔三省、自治区第一产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而持久的影响。与此同时,由于受到海拔高、坡度大、土地贫瘠、耕作难度大等因素的制约,滇桂黔三省、自治区特别是涉及的石漠化片区可以使用的土地资源量极为有限,人均土地量则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就人口增长速度及数量来看,受传统的小农经济和生育观念的影响,滇桂黔三省、自治区的人口基数和人口增长量相对较高。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滇桂黔三省、自治区的常住人口总量约为1.32亿,比上年增长96万人。人口基数大,加之人口增长速度与固定土地使用量之间不匹配,也是造成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贫困的一个重要因素。

  再次,教育资源禀赋相对不足。近年来,在党和国家的关怀及中央政策的倾斜下,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教育水平和教育质量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但从整体来看,教育主体的数量明显无法满足教育发展的需要。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第一,受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很难有效吸引高素质人才前来任教。第二,由于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和自然灾害的频繁发生,一些暂时留下来的高素质人才也很难长期留下任教,这就使得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基础教育事业难以向前发展。

  最后,交通发展禀赋不足。地理环境的特殊性使得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交通建设难以推进。与东部沿海平原地区相比,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地形主要是以高山、险坡为主,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些地区的交通十分不便。当前,经过党和地方政府的长期努力,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县、市已经基本开通了高速公路和二级公路,并且随着“三横五纵”交通运输通道建设的不断推进,这些县、市的交通条件也逐步得到了完善。但是滇桂黔石漠化片区乡村的交通建设还处在特别落后的状态,乡村公路建设密度较低,多数地段仍然是以山路和泥石路为主,得到硬化的公路少之又少。因此,在这些地区生活的居民要想获取物资或者将物资运送出去,只能采取人体扛载、牲畜运输等传统的方式来进行。这就导致区域内和区域间的经济往来频率较低。

  三、以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促进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发展

  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由于石漠化生态环境非常脆弱,极易使其陷入“环境脆弱—区域贫困—破坏环境求发展—生态进一步破坏—区域更加贫困”的恶性循环中。为此,要按照“区域发展带动扶贫开发、扶贫开发促进区域发展”的双向互动思路来扎实推进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深入开展石漠化综合治理,探索石漠化治理和扶贫开发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路子。在这一过程中,可以发挥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模式的特有优势,推进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扶贫减贫事业发展。

  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模式是习近平总书记绿色发展理念在扶贫事业上的实践体现。当前,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作为一种高效率的旅游扶贫模式,其重要意义和价值就在于通过这一扶贫方式可以实现人口、资源、环境之间的和谐共生,因此在提升居民收入、增强贫困人口内生发展潜力、保障生态环境质量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说,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是实现贫困地区资源配置最优化的重要方式。就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的区域情况来看,虽然滇桂黔三省、自治区是我国石漠化覆盖面积最广、生态环境极为脆弱、经济社会发展比较落后、贫困人口最为集中的地区,但也应该认识到,这些地区同时也是我国旅游资源富集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有着极为丰富且极具特色的山水景观和文化旅游资源,这是滇桂黔三省、自治区发展的优势。为此,要大力发展喀斯特山水生态游、森林旅游、民族文化游和红色旅游,探索特色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的新路子,进而使得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居民收入得以增加、片区生态环境保护力度得以加强。在走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之路的过程中,需要注意以下问题:

  首先,应对旅游扶贫目标进行精准识别。滇桂黔石漠化片区虽然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可供开发的项目也有很多,但是并非所有的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都可以通过旅游扶贫的方式实现脱贫。因此,在采取包容性绿色旅游扶贫方式之前,一个最为基础和最为重要的工作就是对贫困人口进行精准识别,也就是将可以通过旅游扶贫实现脱贫的人口从贫困人口中精准地识别出来,针对他们所拥有的旅游资源禀赋制订相应的旅游扶贫计划。

  其次,地方政府应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现行的土地制度是限制滇桂黔石漠化片区旅游业发展的主要因素,集体所有制的土地制度造成产权人的利益无法通过相关的法律法规得以保障,甚至导致有些代理人为了自己的私欲或者其他原因而侵犯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农民的利益。这就要求当地政府努力破除限制旅游发展的土地制度瓶颈,通过制定包容性的土地政策与制度,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以股份制的形式使得农民可以参与到旅游分红中来,进而确保旅游扶贫目标可以真正地参与到旅游业利益链条当中。

  最后,要通过发挥自然作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所具有的可持续资源供应能力和能够提供稳定环境的功能,有力保证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经济增长、社会减贫、生态保护三者协调发展。具体要从3个方面着力:其一,要持续增强对生态资源的保护意识,增加保护力度。在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生态发展与扶贫减贫之间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因此要充分发挥政府在生态保护中的引导作用,增强这些地区贫困人口的环境保护意识。同时,也要通过建立自然保护区、生态保护林、水资源涵养保护区等方式,有步骤、有层次地完善自然保护网络,以保护片区内的生物多样性和植被原生态。其二,应积极向绿色旅游方向发展,实现绿色经济的持续增长。绿色旅游作为集生态责任、文化体验、经济活力等因素于一体的综合性生态旅游形态,是破坏性最弱但收益性最强的旅游方式。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应立足于当地富有特点且稀缺的生态资源,通过广泛的市场调研,充分了解市场的需求和走向,进而有机地开发具有现代商业色彩的绿色旅游模式,做到生态保护与扶贫减贫的双向发展。其三,应建立较为系统的生态保障体制,不断加强生态保护力度。政府补偿和市场补偿是两种有效的生态补偿方式。就政府生态补偿而言,政府应当通过政策倾斜等方式提高生态补偿标准,加强生态保护力度。就市场生态补偿而言,市场应当积极探索排污权交易等相关项目内容。同时,政府和市场也应当通过探索新的具有造血功能的生态补偿模式,逐步改变当前的输血性生态补偿方式。此外,包容性绿色旅游的发展方式不应该是单一枯燥的,而应该是丰富多样的。在开展绿色生态旅游的过程中,可以通过发展休闲度假、养生旅游等具有高附加值和低破坏性的高级旅游形态,不断拓展贫困地区人口的收入来源。

  【作者单位:李晶晶、李凯,中央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亓光勇,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委政策研究室。本文系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中央民族大学)项目“民族团结教育比较研究”(项目编号:2018BJMZTJJY0206)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李晶晶 亓光勇 李凯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