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苗族文坛春常在

——喜读石春荣新作《耄龄随笔》

2018年08月27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耄龄随笔》即将付梓,这是苗族诗人石春荣的第二本文集,也是广西苗族文坛的最新成果。文集收集散文小说36篇,诗词45首,楹联27副,春联3副。这些作品,都是作家2010年出版诗集《滴水韵》之后的新作,底蕴之深,意境之高,独到之处,值得点赞。以下是笔者读书笔记和学习心得,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一、记录融水新生活,反映苗山新面貌

  苗族诗人石春荣,用自己独特的视角,来观察家乡的新生活;用自己独特的审美,来审示苗山的新变化。

  他讲故事,寄情怀。他从《游贝江》讲起,20世纪50年代,壮族作家周民震,双脚量路,沿着贝江进苗山,一路找寻梦中的创作佳境,一直来到贝江支流六甲河畔,忽然对雨卜心有灵犀,放下行李不肯离去,自此在苗寨一住三个多月。这次进山,作家凭着对苗家人新生活的仔细观察,根据所见所闻所感,真情创作了著名的电影剧本《苗家儿女》。在作家眼里,那时的苗山,仍旧是“贝江木排塞断河,水鸟飞来无处落;排头到柳州报喜,排尾仍在贝江拖”。在“清景趣无穷,何不放怀而暂坐;风声留有意,纵然情艳也需行”的情况下,作家离开苗山二十多年。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作家多次回到苗山,他所感受的是“地覆天翻六十年,笙歌飞越宝山巅;张张笑脸生诗意,寨寨同年喊酒欢;达配笑迎天下客,芦笙陶醉世间贤;党群齐奏风情曲,唱响旅游名县篇”。诗人讲故事的时候,存意在哪里呢?其实,诗人借用故事,来抒发自己对苗山科学发展的赞美之情。进入21世纪以来,自治县把秀美苗山、风情融水作为可持续发展的最大本钱,护美绿水青山、做大金山银山,将绿水青山打造成为各族人民的金山银山,推动了各族人民平等团结、共同繁荣发展。而他的故乡雨卜,通过发展民族旅游,走上了富裕文明和谐之路,成为苗山科学发展、率先致富的典范,这就是作家眼里的新生活、新变化。

  他讲亲人,见大爱。他从《给母亲写个“后记”》讲起,母亲是一位朴实、厚道、勤劳的家庭主妇,一生从来没有享受过生活,她每天从早忙到晚,全部心血,乃至整个生命,都奉献给了儿女们。她从32岁起,就独自撑起五口之家,一个弱小的女人,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用双手养五个嘴巴,真是吃尽人间苦难。但就是这样一位平凡的苗家母亲,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竟然培养了一位苗族诗人和一位苗族妇女干部,成就了另外两个幸福的苗族小家庭,这是何等的伟大。所以,在母亲112岁冥诞的时候,诗人坐在春风里,为自己的母亲写“后记”,述说那难忘的往事,他想告诉人们这样一个真理;母亲全部心血都溶化在儿女身上,但从来就不为自己着想过;母亲从来不要求什么,但她看着儿女的幸福,就会感到自己和儿女一样的幸福;母亲没有考虑过生活的意义,但母亲从儿女成长历程、和睦家庭、奉献社会当中感受到生活的意义。所以,作为母亲的儿女,应该为母亲立一块功德碑,牢记恩情,昭示后者,让母亲无私的爱,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他讲凡人,树新风。他从《老旺续弦》讲起,老旺是实实在在的人,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家庭团团圆圆、和和美美。但好景不长,老旺六十五岁时,老伴重病离世,从此成为落单男人,受尽了“半世夫妻蝴蝶梦”的苦楚。为了安度晚年,老旺鼓起勇气,找人牵线搭桥,终于找到意中人,重新过上新生活。但是,儿子对此坚决反对,甚至将老旺和老伴赶出家门;在家人聚会的时候,还当着众人的面,把老旺的老伴赶出老屋。老旺左面现实,一不弄唇舌,二不动干戈,三不上法庭,宁可自己吞声忍气,也坚决不外扬家丑。就这样过了十二个春秋,老旺和老伴生活越过越有滋味,左邻右舍都夸奖老旺找了一个好老伴。在老旺进入八十岁的时候,儿子和媳妇,在老屋为老旺设宴祝寿,并给后妈送上九千元的封包,深情地说:“爸,妈,过去我们错怪了你们;从现在开始,请你们回家来住!”老旺续弦,本是一件平常事,但老旺的故事却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幸福生活,靠自己选择;选择幸福生活,既需要勇气,更需要谋略和智慧,有时,不求理解、但求拥有,不评对错、只讲和谐。

  他讲轶闻,明哲理。他从《“急难”见真情》讲起,在元宝山深处的一个苗寨,有一对兄弟,叫大盛、小旺,兄弟俩从小没父亲,但心铁像石头。一天夜里,小旺在自己的地里用沙枪打得一头大野猪。为了验证情感的好坏,小旺先是到自己好朋友老秤的木楼,说是自己误枪走火在山上打死了一个人,请求友人一同前往帮忙处理后事,友人一听,惊慌失措,断然回绝;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语言,大哥大盛一听,立马赶往现场,化解危难。到了现场,才知道弟弟打死的是野猪,不是人,于是皆大欢喜,满载而归。这个苗家故事,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同胞兄弟骨肉情,抽刀砍水水不离;世间难得骨肉情,打虎全靠亲兄弟。

  他写自己,献锦囊。他从《孙教学电脑》讲起,历经三次退休之后,诗人许多梦,做着做着就断了,特别是学电脑的想法,早就丢到九霄云外。但是,孙子十分关心诗人的写作生活,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爷爷买一款新式的平板电脑。诗人放下架子,学着学着就爱上了,这时,才真正地体会到“电脑无屏览大千,欢孙搀我步桃源;指尖一点知天下,忘却生肖累哪年。”由此,诗人告诉大家,不要抱老皇历不放,要接受新生事物,放下架子,虚心请教,共享时代发展的喜悦和成就,做一个时尚快活的老学生。

  二、诗中自有苗山韵,词里常见贝江春

  三友本不凡,有诗更出名。三友瀑布,是融水著名的景区之一,也是诗人家乡最迷人的去处。为了写出一首切题、切景、切情的好诗,诗人先后三次亲临实地,观察与思考,终于得出七绝:“银河倾泻洗蓝天,半罩悬崖翡翠帘;疑是三条龙女辫,披肩流韵醉神仙。”诗人在《我这样写三友瀑布》一文中说,写诗要做到独特、深刻、意新、曲折、诗外,将外界景物倾注入字里行间,达到情景浑然,使读者如临其境,产生情感共鸣,这就是诗人对创作的不懈追求。

  融城有旧街,赋诗华丽生。融水古为百越地,秦属桂林郡,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为潭中县地,南齐建元三年(公元481年)置齐熙县,南梁大同元年(公元535年)置东宁州,文帝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东宁州改为融州,武德六年(623年)设融水县,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作为一个融水老居民,如何给这个古老的文化名城留下一首诗篇呢,这是诗人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一个偶然的机会,诗人忆起童年时随香粉乡古都舞狮团到融水镇拜年,在全县最热闹的和平街表演时,狮子头被鞭炮烧成烂箕。由此想来,诗人找到了写作的灵感:“灯影楼台灿若霞,斑斓七彩竟豪华;窗筛九域天边月,半是平民百姓家。”诗人说,这首诗的前三句,都是讲融水新貌,并不出彩,因为新中国建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城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正出彩的,是最后一句,因为融水是古城,几千年来平民百姓“占半”,当家做主,得福受益,这是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促进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发展的结果,而这正是这首诗的灵魂所在,融城也因这首出彩的诗篇,更显古朴华丽。

  江河东流去,诗词心中来。贝江是融水各族人民的母亲河,更是穿越古今、极富传奇的神秘地域,多年来,诗人一直惦念和注视着这条母亲河,他用七绝来展现这条母亲河的雄伟壮阔,抒发自己深厚的情感:“拨浪腾云落九霄,狂涛颠簸更逍遥;一蒿点破三江水,两岸奇峰信手抛。”诗人说,贝江由三防河、都郎河、六甲河汇流而成,所以这首诗的绝妙处,就在于“一蒿点破三江水”这句诗。

  点亮生活美,奏响时代音。融水是全国著名的“笙鼓之乡”,更是闻名中外的“芦笙-斗马之乡”。诗人认为,芦笙和斗马,是融水各族人民自尊、自爱、自豪的生动体现,是新时期全县各族人民唱响主旋律、争圆中国梦、走上共同富裕的独特方式。改革开放以来,各族人民由富起来逐步向强起来转变,学会了运用金钥匙打开元宝山宝库,走富民兴县的光明大道。为此,诗人用手中的笔,歌颂融水富民兴县的好政策、好制度:“民从开宝山中富,梦在朝阳路上圆。”这两句诗,精彩之处在于“朝阳路”,因为这句诗用语双关,寓意全县各族人民心向党,并在党的正确领导下脱贫致富、共奔小康,联语空间富有张力和想象。

  苗家儿女情,似酒催人醉。20世纪50年代,广西著名作家周民震来到融水雨卜体验生活,所写的电影剧本《苗家儿女》被拍成电影之后,苗家儿女就搬上了银幕,成为那个时代的形象代表,影响、培养和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苗家儿女。对此,人们不禁要问:那个年代的苗家儿女,现在是什么样子呢?看看吧,诗人是这样来描写那个年代的苗家儿女:“退休赢得一身轻,唯有诗魂绕耄龄;子夜孤灯移瘦影,假牙嚼字到天明。”“作赋撰文未了情,家藏卷梓铸仁心;民逾八秩疏山水,震有诗书岁岁宁。”“先生缺玉章,钓誉请书商;何惧无诗味,只需有孔方;入编登大雅,领奖上高堂;嫁错沽名汉,老妻气断肠。”

  三、楹联一对风情闪,妙语两句山水灵

  楹颂学子情,联兴民族运。诗人收入文集的楹联共有29对,其中较大篇幅属于校门楹联,这些楹联,意境隽永,饱含深情。比如,诗人写融水县中学校门的楹联:“苗山桃李钟灵地,民族英贤毓秀园。”14个字,寄托满怀希望,表达无限深情。诗人给民中成立30周年的贺联:“三旬蜡炬燃身铸,九域饺龙破壁飞。”歌颂教师的奉献精神,赞誉民中的人才辈出。寥寥数语,扣人心弦,感人肺腑。

  村风承祖尚,寨楼放异彩。诗人多次应邀给苗山古老村寨写楹联,怎么写,写什么,这是需要智慧和胸怀的。诗人写自治县县门的楹联:“百节歌乡,赶坡走寨,达配笑迎千里客;群山笛韵,斗马踩堂,芦笙起舞万年春。”真实形象地反映了大苗山绚丽的民族风情和优秀的传统文化。写自治县最古老的村寨林洞的门联:“林泉栖凤,田舍纵横,赶坡走妹,芦笙联谊三千寨;洞府藏龙,人文荟萃,斗马踩堂,锣鼓蜚声第一乡。”林泉洞府是古韵,栖凤藏龙是比喻,田舍纵横、人文荟萃是赞美,赶坡走寨、斗马踩堂是民族风情,芦笙联谊、锣鼓蜚声是热烈场面,三千寨、第一乡是排比、夸奖。一对门联,便把一个古老村寨形容得生动无比、颂扬得令人豪迈,这是何等可贵、何等超凡。

  景致大自然,色彩天地间。诗人常说,景区的门联难写,因为景区的定位难以把称,景区的特色很难把握,景区的亮点很难把守。但经过努力,诗人所写的景区门联,都非常准确、相当闪亮。比如,三友瀑布的门联:“六甲九天,飞霞织锦妆仙境;一崖三瀑,簸玉筛金聚宝盆。”妆仙境、聚宝盆,既形象,又生动,恰如其分。又如,雨卜苗寨的门联:“革命老区,骏马争魁,文化振兴乡里;旅游胜地,芦笙引凤,风情陶醉神仙。”几句话,便把雨卜苗寨的发展地位、旅游特色、民族风情、风土人文、自然景致刻画出来,入木三分。再如,龙女沟景区的门联:“龙女梳妆敬酒,未饮屠苏人已醉;侗家挚爱迎宾,流连归秀客忘返。”侗家龙女,挚爱梳妆,迎宾敬酒,人已醉、客忘返,这些比喻,生动形象,情景相宜,华丽雅致,使侗族特色旅游村脱颖而出。

  四、不忘初心勇向前,牢记使命再朝晖

  生活中,常常有些事情,深深地感动我们,使我们的思想境界得到升华,使我们对民族的情感得到升华。石春荣是融水苗族自治县民族中学一位普通教师,他在教坛上执教几十年,桃李满天下,誉满大苗山。但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全国知名的苗族诗人、苗族作家,他所写的诗篇、所写的作品,发表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很多读者通过他的作品,了解苗山、了解苗族,进而慕名而来,使苗山成为这些读者向往和眷恋的乐土。当我通读石春荣第二本文集时,我的眼里,饱含泪水,我被诗人深厚的情感所感动,我被作家崇高的品质深深地感动了。

  石春荣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下,广西苗族文学园地里盛开的一朵奇葩,是大苗山文化战线永不衰老的一棵青松,他是中华诗词学会、广西诗词学会、广西楹联学会会员。历任广西玉融诗社常务副社长,《玉融诗词》常务副主编。他到民族中学执教以来,在各类报刊发表绝句128首,律诗107首,词43阕,联57副,新诗33余首,小说、散文100余篇。这些作品,是他数十年人生情感历程的记录,是苗族人民对党和国家深厚情感的自然流露,是作家鲜为人知的微霞生活的真实反映。拜读石春荣文集的过程中,有一个问题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闪烁,那就是我们的苗族作家有没有自己特殊的历史使命?石春荣用自己的实践和作品,有力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苗族作家有自己特殊的历史使命。石春荣认为,苗族作家应该与广大苗族群众同呼吸、共命运,创作出能够反映苗山历史巨变、发出苗族人民时代强音和振奋苗族民族精神的作品,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发挥积极作用。这既是每一个苗族作家的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也是每一位苗族作家成就自己伟大人格和艺术魅力的必由之路。《光明网》光明社区在《名家论格律诗词》栏目中,介绍了苗族诗人石春荣的创作心得体会:“继晷雕虫鬓已斑,妻嘲我傻自熬煎。诗词啃得骨头瘦,两句三年得又删。”这是什么精神?这就是苗族作家的使命精神。

  (二)苗族作家要发挥传帮带的特殊作用。石春荣认为,改革开放以来,苗山发生了巨大变化,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但真正能反映并史诗般地记录苗山这三十年来的历史阶段乃至历史事件的优秀文艺精品,还是为数不多,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当今时尚的影视作品,称得上反映时代跨越的史诗般作品更少,传世的精品更是缺失。因此,苗族作家既要写好作品、写优秀的作品,更要培养人才、带好队伍,用自己的作品去带动更多的作者,用自己的经验去帮助更多的新人。

  (三)苗族作家应具有勇于担当的社会责任。石春荣认为,创作一部优秀作品,需要作家具有坚实丰厚的文学功底,要博览群书、汲取别人的精华、借鉴成功的方法,创造自己独特的风格。石春荣长期致力于中学教育事业,他白天上课,晚上辅导学生,属于自己的时间只有万籁俱静的深夜。因而,对石春荣来讲,确实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就是一种担当,一种境界,是诗人崇高品质的具体体现!

  五、本是平常生活事,境界升华照我心

  在现实生活中,好家庭传承好传统,好媳妇养育好栋梁;有什么样的追求,就有什么样的结果;有什么样的爱情,就有什么样的幸福。石春荣老师之所以成为苗族文坛著名的诗人,这与他的家庭、爱情有关。在苗山,有关诗人甜蜜爱情和幸福家庭的传闻很多,而我亲身感受了诗人家人浪漫的情怀和诚挚的友情,那是一个终身难忘的动人故事。

  诗人的爱人名叫梁佩蓉,雨卜村土生土长的苗族姑娘,退休以后一直是融水县芦笙队苗族芦笙舞的领队,由于每周活动安排都是满满的,平常难得一见。2011年国庆节,南宁苗族芦笙队应邀赴融水县,与元宝村苗族芦笙队打同年,活动当中,我与梁佩蓉相聚了,双方聊了很多、很久,总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第二天早上,天刚刚放亮,我正在收拾房间,一阵轻柔的敲门声打破了早晨的宁静,我放下手中的活儿,赶紧去开门。只见梁佩蓉笑盈盈地站在门口:“达汉吉,我想邀请您去喝早茶,可以吗?”我再三讲明理由,还是无法推脱,最后只好答应了,但条件是不喝早茶,可以请我吃滤粉。

  我们从八桂大酒店出发,来到融水民族卫生学校的门口,这里有融水县城寿星北路87号陈氏姐妹老街牛腩粉店,只见店里人山人海、好不热闹,而隔壁的另外两家粉店却客人稀少、门庭落雀,反差之大、难以言表。因为是熟人,老板娘笑容可掬地把我们引到后门,在一颗桂花树下坐了下来,正值金秋时节,院落里桂花飘香,芳香无比,浸人心脾,心情显得更加舒畅。只一会儿功夫,老板娘已将九碗滤粉端到面前。

  “达汉吉,吃融水滤粉,不要心急,先放些酸豆角,又加点酸笋和酸辣椒,再配放葱花和香菜,细心捞匀,接着挟一口放入嘴中,您会感觉滤粉入口有香、细腻清爽、芬芳无比,可谓色香味俱全、真善美齐备,人生最高境界,莫过如此也!”

  我按她的方法调料,然后耐心捞匀,再慢慢将滤粉放入嘴里,果然滤粉有一种独特芳香和细腻风味,我于是说:“苗族姑娘,您对融水滤粉情有独钟,对吃滤粉的境界阐述得如此透彻,这是您自己的领悟,还是当地通俗的说法?”

  “达汉吉,我吃了一辈子的滤粉,自然比别人领会得深刻和透彻。而做人的体会,多数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逐步悟出的,我和老石,历经劫难,比普通人更懂得珍惜人生,我觉得,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时间非常短暂,所以应该多给别人留点美好回忆,多给社会留点美好印象,多留亲人留点美好情感,使我们的亲人、友人、爱人始终生活在美好生活中。扬善除恶始终是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要牢记人生的真谛,懂得珍惜每一天光阴,懂得珍惜每一次聚会,懂得珍惜每一个机遇,懂得珍惜每一份情谊!达汉吉,您说呢?”

  我绝没想到眼前这位苗族姑娘对人生、对民族、对社会有如此深刻的理解,绝没想到一个普通苗族姑娘驾驭语言、表达情感、沟通思想竟然有如此高超的能力和水平。于是,我对她说:“苗族姑娘,您过去请别人吃过早茶吗?”

  “没有,绝对没有过!”她十分认真地说,我于是又追问她:“为什么没有呢?”她显得十分平静:“过去生活拮据,请不起。现在生活好转了,有朋友来一般请到家里去,由自己亲自打油茶招待他们。”“那你为什么请我吃早茶呢?”她看着我,微微一笑:“因为我欠达汉吉一个人情!”她小声地说:“您今年春天写了一篇评论,题目叫做《苗族诗人石春荣和他的作品》,发表在《广西民族报》上,朋友看到了,复印给我们看,我们看了又看,既高兴又惭愧,因为老石没有您笔下那么才华横溢、富有爱心,但他确实是利用课余时间进行创作的,诗词啃得骨头瘦,两句三年得又删。没有人给我老石写过评论,但在您笔下、在您心中、在您想象里,我们老石的点点滴滴,都活跃活现、生龙活虎、光彩照人,就凭这点,难道还不够请您吃个早茶的条件吗!”

  当我们离开粉店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梁佩蓉站在融水民族卫生学校门口目送我远去。我没有回头看她,因为我懂得,苗族姑娘的情感像大山一样厚重,是她们的真诚、爱戴、奉献和信任,衬托了苗族文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认识苗族姑娘梁佩蓉,使我深深地懂得这样一个道理:苗族诗人,成长在甜蜜的爱情和幸福的家庭中!

  2018年7月15日写于三江国宾馆

作者:达汉吉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