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坛经》出此山 天下之名山

记禅宗史上不应被遗忘的地方——南宁罗秀山

2018年09月03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唐代于今广西南宁设邕州,属岭南道辖地。罗秀山亦名罗山,古属邕州宣化县境,今在南宁市西乡塘区辖境内,因昔晋罗秀隐修于此“升仙”而名。罗秀山以其“罗峰晚霞”而为古邕州八景之一,《古今图书集成》载:“峰在望仙坡之西,与青山拱揖,旭日凝烟,霞光散彩,亦邕州胜景也。”然而当今世人多数却不知晓的是——罗秀山在中国禅宗史乃至世界佛教史上有着特殊地位!因为就在这里出了一本《六祖坛经》!

明代万历年间地图上罗秀山的标注

  《六祖坛经》是唯一的中国佛经

  《六祖坛经》是禅宗的基本经典,其记录了慧能的一生及主要讲法,是唯一一部由中国人撰说并被称作“经”的佛教典籍。慧能是中国佛教禅宗第六代祖师,是中国禅宗文化的真正创始人,世称“六祖慧(惠)能大师”,其对中国佛教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六祖真身

  六祖慧能大师俗姓卢,唐代新洲(今广东新兴县)人。他家境贫寒,三岁丧父,年纪稍长时即卖柴养母。一次在卖柴途中,听人诵读《金刚经》有悟,遂到湖北黄梅拜五祖弘忍大师学法。慧能初见弘忍,数语之下,得到五祖关注,被派后院破柴踏碓。

  八个多月后,弘忍决定要在弟子中寻找一个继承人,慧能以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再得弘忍重视。于三更之时得到五祖弘忍传授衣钵,继承东山 法脉。为了防止他人伤害,慧能连夜远走南方,开始了在今广东四会、怀集及广西象州、永福等地十五年的隐修生活。

  大约十六年后,慧能来到广州法性寺,公开了自己的嫡传身份,弘扬“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顿教法门。禅宗很快在大江南北盛传开来,并形成了“一花五叶”的繁荣局面。慧能大师圆寂后,肉身不腐,被后世弟子供奉在广东韶关南华寺至今,即“六祖真身”。唐代王维、柳宗元、刘禹锡等三位大文豪先后分别为慧能撰写碑记。

  慧能生前的主要讲法,由弟子法海整理成书即为《六祖坛经》。《六祖坛经》与儒家祖师孔子《论语》、道家祖师老子《道德经》,一起成为影响中华文化的儒释道三大本土经典。后世之人将孔子、老子和慧能,并列称为“东方三圣人”。

  毛泽东主席经常把《六祖坛经》带在身边,他曾赞誉岭南孕育了两大伟人,一位是孙中山,另一位就是慧能。他说:“慧能主张佛性人人皆有,创顿悟成佛说,一方面使繁琐的佛教简易化;一方面使印度传入的佛教中国化。因此,他被视为禅宗的真正创始人,亦是真正的中国佛教的始祖。”

  惠昕本《六祖坛经》出自罗秀山

  《六祖坛经》(简称《坛经》)自慧能圆寂后而由法海等弟子汇集而成。《坛经》在随后的世代相传中,人们不断地修订补充,从而成了许多不同的版本。但根据学术界的研究,虽然版本繁多,但真正独立的、具有代表性的只有四种,即为敦煌本、惠昕本、契嵩本、宗宝本。其中惠昕本因其是惠昕禅师所整理编辑而名,但因之前在中国已佚失而缺乏相应的研究。

铃木大拙赠给胡适的兴圣寺本照片

  1933年,日本著名学者铃木大拙在京都掘川兴圣寺发现了由禅僧惠昕重编的二卷十一门本《六祖坛经》古刻本。此本经名曰《六祖坛经》,编者是“依真小师邕州罗秀山惠进禅院沙门惠昕”。此清楚地表明了此《六祖坛经》出自邕州(今南宁)罗秀山的惠昕禅师。

  根据书中晁子健的刊记,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晁迥在其八十一岁时已看过十六次,其七世孙晁子健在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依据此本于蕲州刻印,后流传日本。因后来在日本京都兴圣寺发现,世称兴圣寺本。

  1935年,铃木大拙又在日本石川县大乘寺发现了同属惠昕系统的《坛经》,后来称为大乘寺本。此后,又陆续在日本发现了金山天宁寺本、真福寺本及金泽文库本等多个属于惠昕系统的《坛经》写本或刻本。

  中国著名学者胡适得到铃木大拙所赠兴圣寺本并对其研究,他根据惠昕序中所记“太岁丁卯月在蕤宾,二十三日辛亥”,而推断其成书时间的“丁卯”年为宋太祖乾德五年(967),并称其为“是人间第二最古的《坛经》”。其后的专家学者基本都认可这一断代时间,认为其为宋本而加以标注。

  但根据笔者的研究,惠昕禅师是唐代人而非宋代人,因此惠昕本《坛经》应是唐本!

  惠昕禅师是唐代僧人

  关于惠昕禅师的史料记载,除了《六祖坛经序》中有“依真小师邕州罗秀山惠进禅院沙门惠昕述”外,在其他的地方还有多处记载。

《舆地纪胜》之载

  成书于南宋中期的国家地理总志《舆地纪胜》(王象之编纂)卷之一百六《邕州?仙释》有载:“正恩大师。罗秀山在宣化县北。天宝三载正恩大师惠昕于此开山。”此记载表明惠昕禅师于唐天宝三载(即公元744年)开始在邕州罗秀山驻锡建寺修行。

  在南宋著名目录学家、藏书家晁公武所著的《郡斋读书志》有载:“《六祖坛经》二卷。右唐僧惠昕撰。记僧卢慧能学佛本末。慧能号六祖。凡十六门。周希复有序。”此亦表明此《六祖坛经》的编辑者惠昕是唐代僧人。

《郡斋读书志》之载

  由宋代著名的金石学家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所撰写《金石录》中也有唐代惠昕禅师之记,其卷六有载“第一千六百五十五。唐惠昕大师碑。齐推撰。正书。姓名残缺。贞元十七年。”经考,齐推为唐代人,其工于正书,曾于元和五年(810)为名臣李德裕所撰唐圮上图赞,为其所书。

  由以上资料可知,惠昕于唐天宝三载(744年)到达邕州罗秀山驻锡修行,其后在罗秀山建成惠进禅院。

  六祖慧能的南宗顿悟法门当时在岭南盛行,惠昕在惠进禅院中也倡修此法,并且接触到了当时的不同的《坛经》手抄本。但惠昕感到“古本文繁,披览之徒,初忻后厌。”于是他决心将《坛经》重新进行整理编辑,并最终完成于“太岁丁卯月在蕤宾,二十三日辛亥”。由此推论此“丁卯”之年应是唐德宗李适贞元三年(即公元 787年)。也就是说惠昕所编《坛经》完成于唐贞元三年(787)五月二十三日辛亥时(农历),此时他驻锡罗秀山已有43年。

  在唐贞元三年(787)后至贞元十七年(801)之间,惠昕禅师圆寂。唐贞元十七年(801),当时的名家齐推以正书为其书刻“唐惠昕大师碑”,其时距惠昕始驻罗秀山的时间已有57年。

  后来可能是由于惠昕禅师编辑《六祖坛经》等的杰出功德,官方将其追授为“正恩大师”。而后在《舆地纪胜》中的《邕州?仙释》便有了“正恩大师”之记:“罗秀山在宣化县北。天宝三载正恩大师惠昕于此开山”。

  由上可知,惠昕本《坛经》成书于唐贞元三年(787),其是唐本而非宋本,时间比胡适先生的论断往前推了180年,惠昕本则更为显珍,其或可与敦煌本并驾齐驱。而且在各个版本中,惠昕本也是首次以《六祖坛经》而名(敦煌本全称为《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其意义非比寻常。

  2018年6月,在由广西历史学会主办的“广西(象州)六祖文化研讨会”上,笔者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以《惠昕本<六祖坛经>略考》一文向大会提交,得到了参会专家学者的肯定和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黄夏年研究员在大会的总结讲话中特别指出:“这次会议披露了惠昕本《坛经》是在南宁罗秀山禅院完成的,而且时间是在唐代,改变了学术界已有的研究,令人振奋!”

  罗秀山佛禅文化的兴衰

  罗秀山自唐天宝三载(744年)惠昕禅师在开山驻锡后,佛禅文化于此地大兴。从现残存的历史资料中也可一见端侃。

  宋代著名诗人陶弼(1015—1078),时任邕州知州,曾写有《寄罗秀山嵩禅师》一诗(见明代嘉靖《南宁府志》卷十),描写嵩(山)禅师在罗秀修禅的自在生活。诗为:

  寻山入罗秀,旋结草堂居。

  花露生瓶水,松风落架书。

  闻猿得句后,见月出行初。

  此夕云林下,无因梦使车。

明代嘉靖《南宁府志》所载

  明代著名人物董传策(1530~1579),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土,授刑部主事,嘉靖三十七年(1558)因偕同僚上疏弹劾奸相严嵩积恶误国六大罪,被拘入狱,后谪戍南宁。在南宁期间,他游罗秀山探仙寻禅,写下著名的《罗秀山记》,其中有“……循麓而登,古废寺基在焉,有墉踏卧草间。又循而登,爰覩一寺,奂轮新餙彤髤宛然,佛俨颜坐上坐……。”其文后被吴秋士选录入被列为《国学珍本文库》之一的《天下名山游记》,罗秀山也因此而成为了“天下名山”。游罗秀山过后,董传策还写下《罗山纪游限韵》,其中有“梵宇松青罗秀山” 、“下界微茫辩佛心”之语。

  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在《粤西游记》中记载记载其重阳节登临罗秀山,“越涧登山,越小山一重,内成田峒。又越峒过小桥而上,其路复大。路左有寺,殿阁两重甚整,望之无人,遂贾余勇先直北跻岭……。乃还从岐约一里下,从路旁入罗秀寺,空无人,为之登眺徘徊。又一里,下至前田峒,由其左循大道,共二里,抵赤土村,宿于陆氏。”

  邕宁县明代万历丙午举人陈瑾曾写下《罗秀山纪游》一诗,在其引言中记有:“……且地灵人杰,仙佛同廛。在晋则葛洪觅丹砂而仙迹俱存,在唐则慧(惠)昕开山而佛宇齐焕,宋朝则嵩山驻锡而粉昙兆瑞于丰年,元季则觉生整饬而金地大典于功德。故迹虽湮,丰碑可考。其入明,法席愈盛,千斤洪钟铸于未乐年间,万栋精蓝创于成弘盛际,五百僧过堂粥饭之缘,不乏七祖掩室再来之谶必符。迄于今,灵济孤塔一灯犹然,罗秀丹炉伏火尚热,圣迹奇蹝尤非他山所有也,山旁左右尚有感果寺、明天寺、渌楼祠、龙门龙潭诸景,指不胜屈,另详之。”诗为:

  千峰变紫入遥林,禅室枝灯向夕阴。

  僧未闭关容小饮,时方休夏得长吟。

  品题泉石疲双眼,位置溪山役片心。

  莫放痴憨还我癖,任教雅俗判升沈。

陈瑾《罗秀山纪游》

  康熙四十一年(1702)举人赖廷宣在其所写的《罗峰晓霞》诗中有“古寺光含花闪闪”、“年年芳草护禅扉”之言。康熙五十二年(1713)举人刘德清(后任永宁知县)在其《罗山寺》诗中有“古寺空传黄叶满,野僧已云白云留”之句。

  笔者今年曾专程前往南宁罗秀山实地考察。其内古寺早已被毁,近年村民重建了简陋的庙宇,称其为罗山古寺。其内古文物碑刻基本无存,但仍有古代的佛像存放于后面的小房之内,年代待考。

  天下名山僧占多,此山整辑出《坛经》,南宁罗秀山在中国禅宗史乃至世界佛教史上的特殊地位应引起世人足够的重视。特别是南宁市作为中国东盟博览会暨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的永久举办地,面对的是佛教文化浓厚的东盟各国。规划建设好罗秀山,展示出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可为南宁乃至广西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注入了动力和活力。

  (成稿于2018年9月2日上午)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