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化

扎根都安瑶乡译制壮语电影的“贝侬”

——记在民语电影译制道路上奋力前行28年的覃宏林

2018年09月0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覃宏林在为影片配音。

覃宏林在配音中。

覃宏林身着民族服装参加表彰大会。

群众在放映点观看民语电影。

  在都安瑶族自治县,有这么一个人,他为了传承壮语,坚守壮语电影译播岗位28年。

  他克服各种困难,参与译制的电影近200部,把党的声音和快乐幸福传递到大石山深处,成为少数民族群众眼中的“幕后明星”。

  他获奖无数,今年还获得自治区民语委领导的高度评价。

  他就是都安瑶族自治县电影公司的覃宏林,一个来自大化瑶山的壮族“贝侬”。

  1 跟着老同志走上配音路

  1990年,覃宏林还是一个生长在大化瑶族自治县雅龙乡大山深处的壮族毛头小伙子,他靠自己的不懈努力走进了都安瑶族自治县电影公司,岗位是电影配音员。工作的第一天,听到“配音”两个字,山娃娃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不知所措。分管配音工作的领导拿着一张报纸交给他,叫他用本地壮语将其中的一段新闻说一遍。说完后,领导打开录音机让他听自己的录音,反复几次,一次比一次有进步,随后,领导带他到译音股办公室,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宏林啊,你的都安壮话很纯正,音色也不错,好好干吧!”

  在老同志的耐心指导下,覃宏林开始了第一部电影《神秘失踪的船》的配音工作,股长给他分配角色后,他非常认真地做功课,背熟台词,可一上录音台就掉链子,不是声音颤抖就是口型不对,很是狼狈。覃宏林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想去当电影放映员。

  领导对他说:“都安文化生活比较落后,许多人听不懂普通话,我们要把电影里的汉语译制成本地的壮话,让他们听得懂、看得懂电影,让他们懂得党是怎么关心人民群众,怎样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我们这几个同志都老了,都安壮语电影译制这份工作以后就靠你了。”

  听老同志这么说,覃宏林终于定下心来,认真跟前辈学习。在不断的实践中,他知道了要诀,掌握了技巧,比如口型要准确,感情要突出,声音要清脆,要学会吞、吐、哭、笑等,这样才能算是基本合格。

  从1990年至2000年,10年时间,覃宏林参与译制了近100部电影。其中《大决战》(上、下集)荣获国家“腾龙杯奖”,在全县各乡镇巡回上映,观众达30多万人次,得到了群众的普遍好评;《孤儿泪》荣获国家“骏马奖”。

  2 导演录音配音一肩挑

  2001年以后,由于电视机、录像机和影碟机的普及,电影市场受到冲击并严重滑坡,公司发不出工资,大部分职工开始自谋职业,坚持配音工作的几个老同志也体弱多病。这一年,配音股有两位老同志病逝,年轻的同志为了生活下海了,全股人员都走完了,只剩下覃宏林一个年轻人。出于对壮语电影配音的爱好,他召集了4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协助自己做译制工作,他既当导演,又做录音、配音等一系列工作,配音完以后,又亲自把电影送到各个乡镇去巡回放映。当年他们译制的反腐败故事片《生死抉择》在各个乡镇巡回放映,反响很好,受教育的观众达40多万人次。

  2002年,他们团队译制的科教片《保健与优生》荣获全国优秀奖。

  2003年译制的《好汉三条半》《二十五个孩子一个爹》两部电影都很受群众欢迎,有的观众看完了,还要求重新放映。

  3 当放映队长重组译制团队

  2007年,都安瑶族自治县电影公司进行改制,全体员工自主择业,热爱电影事业的覃宏林通过竞聘又回到重组的电影公司,成为公司的放映队队长,负责在全县248个行政村与社区巡回放映公益电影。

  每当海报贴出,群众就会围上来询问放映的是不是壮语电影?这时,覃宏林心里很不是滋味。进入21世纪后,电影已经数字化,过去译制的胶片电影已经不能再放映了,面对群众的渴望,他内心既愧疚又彷徨,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他决心重组译制团队,挑起传承民族语言的重担。覃宏林物色了5位有志于壮语电影译制工作的人员重组译制团队并进行培训。

  队伍有了,经费又是一大难题,按政策规定,每译制一部故事片和科教片,政府分别补助经费10000元和2000元,影片通过国家验收合格后下拨,完成一部作品至少要等上半年经费才到位,他只能克服生活上的困难先行垫支,资金下拨不仅周期长,而且标准也低,虽然2013年起译制补助经费分别提高到15000元和3000元,但是与区外其他少数民族语电影译制一部可获7万元经费相比,工作经费还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

  一部电影的译制从拿到节目单起要经过熟悉内容-翻译成壮语-背熟台词-对口型-进录音棚录制等环节,一般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由于都安经费困难,无法更换录音设备,只能前往南宁到自治区电影公司进行配音。5个人到南宁录制一个星期的往返车费、住宿费、生活费、录音费等支出近万元,如果一次不过关,需要重新录制,那么开支就更大了,辛苦一个月下来收入不到1000元,录制一两部感觉还新鲜刺激,但激情过后的家庭重担就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的,以致一部分有志于民族语电影译制的人才最后只能忍痛割爱,含泪离开。

  4 成为民语干部学习的榜样

  面对困境,覃宏林初心不改,为了使这项事业得到延续,他将自己的夫人也拉入这支穷队伍。为了养家糊口,他晚上带领放映队在全县各个放映点放映电影,一年放映2900多场,空闲时组织团队进行电影译制。冬去春来,他和夫人成了这支5人团队的中坚力量。

  从2010年至今,覃宏林带领的团队共译制壮语电影故事片46部、科教片40部,不仅使都安壮语电影有了充足的片源,也为红水河流域的其他县提供了片源,仅2017年电影平台的订购量就达5000多场,给喜爱民族语电影的各族群众送去了党的关怀,也送去了知识和欢乐。

  2016年,覃宏林译制的故事片《太平轮·彼岸》荣获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声音制作优秀作品奖”三等奖。2017年11月,覃宏林荣获纪念国务院批准颁布《壮文方案》60周年全区少数民族语文先进个人,2018年6月应自治区民语委党组邀请前往该委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宣讲报告。自治区民语委副主任、机关党委书记翚永红对覃宏林的事迹给予高度评价,称赞他始终不渝坚守在广西少数民族电影译播工作岗位上的奉献精神是全区民语干部的学习榜样。

  (通讯员 韦 平)

  本文图片由覃宏林提供

作者:韦 平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