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听蝉

2018年09月07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 韦联成(壮族)

  寂静的下午,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蝉,它扑打着翅膀,没头没脑地在我的书房里飞腾,迎头撞在明净的窗玻璃上。这只蝉,全身乌黑发亮,稀薄的羽翼上透着明媚的阳光。它的到来,让我想起在乡下老家生活的那段日子。

  那时候,老家的屋后有一片小树林,每到盛夏,树木的叶子相当繁茂,树冠像绿伞在屋顶上撑起,把细密的阳光筛落在重重树影间,整个老屋掩映在浓密的树荫里。那些潜伏在树枝和叶片缝隙间的蝉虫,早已拉开嗓门,吟唱着夏日的恋歌。

  小小的蝉儿为何有如此响彻天籁的歌喉?后来,我查阅了相关资料,知道蝉的整个生命周期极其短暂,它们的大部分生命是在泥土深处度过的,直到夏季,蝉的成虫才会挤破地表,爬到树上,蜕壳吟唱。这时候的蝉正处在发情期,雄性蝉虫依靠空空的腹体发声,来吸引雌性蝉虫的注意,从而获取交配权。原来,小小的蝉虫是为了生命的延续而奋力高歌啊。

  小时候有一天,我在屋前的草丛中捡到一只蝉壳,母亲告诉我,那是蝉衣,是一种药,拿到市场上可以卖钱。待到秋风渐渐转凉,挂在树枝和叶脉上的蝉衣,便开始在瑟瑟秋风中掉落下来,蝉声也日渐稀薄,最后消失殆尽。

  一个蝉衣一分钱。当我攒到足够卖到一元多钱的蝉衣后,树上的叶子已经大部分变黄,屋前的空地上落下许多黄叶。在打扫院子的时候,我时常可以捡到许多蝉衣。 第二年夏天,树木又吐出繁茂的绿叶,新生的蝉儿又在浓密的枝叶间鸣唱。我倚靠着窗台,期待着秋风的来临,直到落叶满地,我又可以来到树下捡拾那些掉落的蝉衣。

  年复一年。就这样,我告别了童年。

  现如今,乡下老家所处的乡镇正在向周边的村屯扩展,我家老屋附近的山坡也在几年前被夷为平地,山坡上的树林也随之消失,已经找不到蝉虫栖息的树林。

  现在,误入我屋子的这只蝉或许飞累了,它正安详地趴在我的书桌上,一动也不动。倏地,它又扑扇着翅膀飞了起来,紧接着重重地撞到了透明的玻璃窗上。莫非这只蝉是为了寻找那片栖息的树叶而来?正当我出神时,蝉已经飞得不知去向,它大概通过窗户的缝隙飞了出去。

  第二天,我重新把纱窗敞开,后来又把窗帘换成绿色,我期望来年新生的蝉儿能够拥有一片新的绿洲,拥有一个可以自由栖身、鸣唱的家园。

作者:韦联成(壮族)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