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毛泽东与任继愈谈禅宗六祖慧能

2018年09月10日    来源:新浪博客    字号:[    ]

  今天是2018年9月9日,是一代伟人毛泽东逝世42周年的特殊纪念日,再过3天(9月12日,农历八月初三)就是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圆寂1305年的纪念日。此时想起前段时间看到的一篇文章,是毛泽东与任继愈的谈话记录,因此感觉有必要将文中有关禅宗六祖慧能的谈话进行摘录整辑,是为纪念。

  任继愈先生出生于1916年4月15日,其“继愈”这个名字是入学时老师给取的,取“继承韩愈“的意思,希望他能在文学上有所建树,却没想到先生最后成了国学大师。2009年7月11日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九十三岁。

  任先生在青年时期即因其所发表的佛学研究文章而被毛泽东主席誉为“凤毛麟角”。特别是在1959年10月,毛泽东半夜接见任先生,当时的学术界可说是家喻户晓,今天仍为不少人所关注。

  但任先生在世之时,对此谈话内容却很少提及,世人也知之不详。直至2009年任先生逝世之后,其子女任远、任重在整理父母遗存的文稿、书籍时,才发现些尘封已久的谈话记录。任远、任重将其整理成文,在2016年4月6日的《中华读书报》以《一份谈话记录和半个世纪的演绎》为题公开发表。

  在文章中,作者首先说明了谈话记录的发现经过:“我们整理父母遗存的文稿、书籍,无意间发现一个很旧的硬纸夹子,里面放着几个牛皮纸信封。打开其中一个,里边有两叠发黄的稿纸。一份留有我母亲字迹,绿格400字稿纸,共8页,其中父亲做过个别的修改;另一份留有我父亲字迹,红格500字稿纸,共7页,没有修改痕迹,应该是整理完最后抄写版本。两份内容比较,主体部分完全一致,绿色稿纸内容稍多一些。这是两份手抄‘毛主席接见任继愈谈话经过’记录,记录的内容是父亲1959年10月13日和毛主席谈话要点,是事后根据 回忆整理的。绿格稿纸最后还注明,1967年4月让任远抄过一次。那时文革正值高潮,造反派全面夺权已经开始,社会非常不稳定,家里也多次被各种‘红色组织’抄过。也许父亲是为可能出现的复杂情况做个准备。但是抄的那份文稿至今未再见到。”

任继愈的绿色稿纸

  时间回到1959年10月14日凌晨2点半(习惯说是13日深夜),任继愈(北京大学哲学系青年教师,时年43岁)被车接到中南海毛泽东的家里。任先生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事,心情有点不安。他被接见谈话的时间是1959年10月13日凌晨4点半到7点半,当时还有陈伯达、胡绳和毛泽东秘书林克在场。

任继愈的红色稿纸

  毛泽东见面就说:“今天晚上不打算睡了,想找你来谈谈。你写的全部文章我都看过了。”“我看梁启超的《佛学研究十八篇》,有些地方还有可取之处,但他没有讲清楚。你写的佛教禅宗的文章我也看了。对于禅宗,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见。禅宗是主观唯心主义,完全抹杀它,是不行的。”“王阳明接近禅宗,陆象山不太纯。(意思说不十分像禅宗)”毛泽东对陈伯达说:“禅宗的《坛经》你们看过没有?我早就说过,要你们找来看看。继愈同志的文章你们看过没有?你们可以找来看看,很容易看。”接着他背了几段《坛经》,并作讲解。

  记录中毛泽东还说:““古人有很多东西我们都值得学。禅宗的独创精神,成佛不要去西天。”

  尽管在这份记录中未详细说明毛泽东是如何讲解《坛经》的,但他能“背了几段《坛经》”,足可以证明毛泽东是“关注禅宗,特别欣赏六祖慧能”。此外,还可从其他的历史文献资料中得到证实。

  毛泽东曾赞誉广东有两大伟人,一位是孙中山,另一位就是六祖慧能。1956年他对广东省委领导人说:“你们广东省有个慧能,你们知道吗?慧能在哲学上贡献很大,他把唯心主义的理论推到了高峰,要比贝克莱早一千年,你们应该好好看看《坛经》。一个不识字的农民能够提出高深的理论,创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

  1959年10月22日,毛泽东在同班禅大师谈话时说:“东晋时西域龟兹国的坞摩罗什,来到西安,住了十二年,死在西安。中国大乘佛教的传播,他有功劳。汉译本《金刚经》就是他译的。我不大懂佛经,但觉得佛经也是有区别的。有上层的佛经,也有劳动人民的佛经,如唐朝时六祖慧能的佛经《法宝坛经》就是劳动人民的。”

  毛泽东于1958年8月21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扩大会议讲话中,称赞唐朝六祖慧能“很有学问,在广东传经,主张一切皆空,这是彻底的唯心论但他突出了主观能动性,在中国哲学史上是一个大跃进。慧能敢于否定一切,有人问他:死后是否一定升天?他说不一定,都升西天,西方的人怎么办?他是唐太宗时的人,他的学说盛行于武则天时期,唐朝末年乱世,人民思想无所寄托,大为流行。”还说:“宋朝的理学是从唐朝禅宗发展起来的,从主观唯心论到客观唯心论。”

  另据毛泽东秘书的林克回忆,毛泽东还谈到过慧能的思想在佛教史上的地位。他说,慧能主张佛性人人皆有,创顿悟成佛之学,一方面使繁琐的佛教简易化,一方面也使从印度传入的佛教中国化。因此,他被视为禅宗的真正创始人,亦是真正的中国佛教的始祖。在《我所知道的毛泽东——林克谈话录》一书中,林克讲到毛泽东“对禅宗更为关注,对禅宗六祖慧能尤其欣赏,《六祖坛经》一书,他经常带在身边”。

  1964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北戴河的一次谈话中,再次谈到了任继愈和佛学。毛泽东说:“任继愈,很欣赏他讲佛学的那几篇文章。有点研究,是汤用彤的学生。他只讲到唐朝的佛学,没有触及到以后的佛学。宋朝的理学是从唐朝禅宗发展起来的,由主观唯心论到客观唯心论。有佛、道,不出入佛道是不对的。不管它,怎么行?韩愈不讲道理,师其意,不师其辞,是他的口号。意思完全照别人的,形式、文章,改一改。不讲道理,讲一点点也基本上是古人的。《师说》之类有点新的。柳子厚不同,出入佛、老,唯物主义。”

  由上可知,一代伟人毛泽东与任继愈先生在1959年10月有关六祖慧能及《坛经》的谈话绝不是偶然的,而是他从内心深处对六祖慧能及《坛经》的认可!

  值此殊日,是为记。

  主要参考资料:

  1.《一份谈话记录和半个世纪的演绎》作者:任远、任重

  2. 《毛泽东与佛教》 作者:王兴国

  (成稿于2018年9月9日晨)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