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论坛

聚集民族地区深度贫困状况 扎实有效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8年09月10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前往土瑶村寨途径云雾缭绕的盘山公路。

通往土瑶村寨的道路。

土瑶村寨一隅。

了解土瑶同胞生活状况。

土瑶小学生。

土瑶儿童。

  编者按: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做好深贫地区脱贫攻坚的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今年初,自治区民宗委副主任杨启标带队深入贺州市等地开展少数民族聚居深度贫困村调研,进一步摸清少数民族群众贫困状况,为少数民族群众脱贫攻坚出谋划策,更好帮助和支持少数民族群众脱贫致富。本文为杨启标同志深入调研之作。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个不能掉队。”全面小康路上决不让一个少数民族和贫困地区掉队,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

  广西脱贫攻坚工作所面临的是贫困面宽、量大、任务重,是咱们打赢脱贫攻坚战必须要跨过去的“一道坎”。

  今年初,我们对主要聚居在贺州大桂山东段的沙田、鹅塘两镇6个村约8500多人的土瑶(瑶族的一个支系,当地瑶族自称为土瑶,笔者注)脱贫攻坚工作进行调研,发现当地土地资源匮乏、基础设施滞后,土瑶聚居相对集中连片的深度贫困村是全区深度贫困地区的典型,2017年度贫困发生率达51.7%。针对这一状况,今年上半年,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要突出重点,集中力量全力攻克坚中之坚、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扎实有效打好土瑶深贫地区脱贫攻坚战,使土瑶深贫地区脱贫攻坚实现“一年初见成效,两年大见成效,三年脱贫摘帽”。

  在全区范围内排查类似贺州土瑶深度贫困状况的少数民族地区片区工作中,深入到金秀、三江、融水、忻城、平桂、大化等地少数民族聚居贫困村调研,已基本掌握全区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贫困状况的底数存量,通过点面结合,提出因类施策的建议。

  一、基本情况

  (一)基本状况

  自治区认定的1490个深度贫困村中,少数民族人口占比在30%以上的村有1253个(此类村统称为少数民族聚居村)。全区认定的深度贫困村中84%是少数民族聚居村。此次调查要求各市以1253个少数民族聚居村为基础,深入排查各村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等情况,将各地贫困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减贫的难中之难、坚中之坚的贫困村排查出来。同时,要求各地进一步排查未纳入深度贫困村名单的生产生活条件较差的少数民族聚居行政村情况。通过横向与贺州土瑶的深度贫困情况进行对比,从而掌握我区类似贺州土瑶的少数民族聚居深度贫困状况。

  (二)分布情况

  各地共排查上报类似贺州土瑶深度贫困的少数民族聚居村655个,占全区认定深度贫困村总数44%。经过对比,初步筛选,全区类似贺州土瑶深度贫困的少数民族聚居行政村还有40个。这些村主要分布在南宁市马山县,百色市德保县、田林县,贺州市平桂区,来宾市忻城县,河池市东兰县、巴马瑶族自治县、都安瑶族自治县等8个县、20个乡镇。

  (三)分布特点

  1.分散居住于石漠化片区。统计分析的40个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中,有32个地处石漠化片区,占80%。这些村基础设施落后,自然环境恶劣,群众居住分散,扶贫难度大。如巴马西山乡干长村辖区的43个瑶寨,均分散居住在山腰、山冲中,生产生活条件恶劣。忻城县遂意乡增仰村地处大石山区,地势险峻,全村21个自然屯116户316人分散居住在连绵的高山峡谷中,石漠化严重,个别自然屯只有2至5户,扶贫难度大,帮扶成本高。

  2.瑶族群众贫困程度较深。统计分析的40个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中,有36个是瑶族聚居行政村,约占统计总数90%。这说明,我区瑶族群众居住在大石山区、石漠化片区的贫困程度比较深。

  二、深度贫困状况

  (一)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高。统计分析的40个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中,2017年底统计的贫困发生率超过45%的还有11个村,有的贫困发生率甚至超过70%,脱贫攻坚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如忻城县遂意乡增仰村2017年底贫困发生率仍达到71.48%。

  (二)生存条件恶劣,基础设施薄弱。统计分析的40个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中,不同程度存在着交通、饮水、通信等基础设施落后的情况。道路方面,虽然已经实现通行政村(中心村)道路硬化全覆盖,但仍有部分自然村道路不通畅,通屯道路未实现硬化。尤其是人口在20户以下的自然村屯尚未通水泥路,甚至连道路都没有。如都安瑶族自治县保安乡上镇村20户以上自然村屯未通硬化路里程达40公里。人畜饮水方面,基本饮水难以保障,有的村屯采取水柜蓄水的方式储蓄雨水,水质差,安全饮水无从谈起,如忻城县遂意乡瑶族居住片区,人畜饮水完全靠水柜储蓄雨水,饮水质量较差。通电通信方面,这40个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中,尚有4个自然村未通电、较多自然村未通网络信号或通信信号不稳定。如德保县荣华乡大坤村共有5个自然村,全部不通网络信号。

  (三)教育等公共服务水平低。统计分析的40个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中,有10个行政村没有小学(教学点),适龄儿童就读需要到乡镇中心校或周边村就读。还存在不少只有1名教师、几个学生的教学点的行政村。如巴马瑶族自治县西山乡坡林村有1个数学点,只有1名教师。此外,还存在着教师老龄化问题突出,整体素质不高的情况。医疗方面,行政村基本都建设有卫生室,但大部分基本长期处于关门状态,缺少村医或有村医没经费保障的状况非常严重,部分自然村离中心村较远,就医难以保证。

  (四)缺乏支柱产业, 发展动力不足。由于受地理位置、山多地少、资源单一等自然条件的影响,这些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产业发展非常薄弱,特色产业发展水平较低。虽然近几年通过扶贫大力扶持,但依然规模较小,难以形成带动效应。调查中发现,这些地区“短平快”的项目多,长效增收的产业项目少;种养项目多,特色项目少,而且种养项目同质性突出,尚未形成适合不同贫困类型的产业扶贫发展模式,不能形成主导产业模式。另一方面,因为缺乏劳动技能和资金,少数民族贫困群众不敢尝试或不愿投入一些扶贫项目,发展后劲不足,极易造成脱贫后返贫。如忻城县遂意乡增仰村没有集体经济,农民分散种植和养殖,是比较原始的自然小农经济,没有种养规模,农民收入相当不稳定。

  (五)住房条件简陋,易地搬迁安置难。统计分析的40个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中,截至2017年底尚有5671户贫困户,其中有1602户为危房户, 占总贫困户数的29%,另有50户贫困户为无房户。贫困户家中生活设施很简陋,特别是瑶族、苗族群众房子大都是依山而建,而且木质结构居多,非常不稳固,极易发生地质灾害及火灾。针对这些生产生活条件差的状况,各地想出很多办法和政策来解决,更多的是采取易地扶贫搬迁,但易地扶贫搬迁后续产业发展、就业安置是一个突出难题。这些地区贫困群众易地扶贫搬迁后,大多只能进行“无土安置”, 缺乏产业用地,产业配套设施建设也非常滞后,很难保证搬迁对象“搬得出”之后,能“留得住,有出路”。如马山县这几年计划建设13个安置点,该县领导感觉到,当前扶贫工作当中最困难的是“移民搬迁”,尤其是“搬迁之后形成稳定产业不容易”。一些安置点水、路条件差,收入来源少,群众心理顾虑较大。

  这些村之所以难脱贫,主要原因:一是基层组织软弱。基层组织在脱贫攻坚中凝聚力、号召力、战斗力差,带头引领作用缺失。二是生存条件恶劣。由于大都居住在大石山区的石漠化片区,山高人稀,居住简陋,自然灾害频发。三是基础条件较差,交通条件差,教育医疗缺乏,水电通信配套不全。四是经济发展滞后。由于土地瘠薄、资源贫乏,发展产业基础差、项目少,带动群众脱贫致富的龙头企业进不去,不愿去。五是思想观念落后。由于教育受限,导致群众信息闭塞,眼界狭窄、封闭落后,因循守旧,安于现状。

  三、意见和建议

  (一)聚焦全区深度状况,归纳分类攻坚,加大资金投入力度。距2020年全国同步迈进小康社会目标时间紧,任务重。要使我区贫困县、贫困村全部摘帽,任务依然十分艰巨,必须采取非常措施搞好我区深度贫困地区、村脱贫攻坚工作。如加快打通乡镇与村、村与村之间的断头路、瓶颈路,逐步推动贫困村委通村道路基础设施改造升级,切实解决贫困群众出行难问题。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普遍存在着基础设施差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排查梳理基础设施建设情况,核查需建项目是否纳入扶贫项目库,重点解决少数民族聚居贫困村饮水、出行、通信等条件,完善基础设施建设。

  (二)加快教育均衡化发展,彻底改变教育落后的局面。要解决少数民族聚居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问题,从根本上解决贫困“代际传递”的穷根。要不断加大投入,优化学校布局,建设一批寄宿制学校,改善少数民族深度贫困地区完小和教学点的教学设施,加大教师队伍建设,提高山区教师待遇,让边远山区教师能安心扎根山区。

  (三)做好产业的发展帮扶,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要加大项目资金的投入和产业技术的支持,帮助畅通销售渠道,形成种植、加工、销售的良性产业链,支持少数民族深度贫困地区立足资源优势,发展特色农业、劳动密集型加工业以及服务业等贫困群众能够普遍受益的产业。通过“以奖代补”等形式,对开展产业项目的贫困户进行奖补。

  (四)进一步激发深度贫困人口内生动力。着力加强对贫困人口的职业技能培训,有针对性地开展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技能培训和农村实用技术培训,全面提升农村劳动力职业技能和文化水平,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群众掌握一门技能,提升贫困人口自我发展能力。进一步发挥农民合作社、乡镇企业、龙头企业等经济组织的积极作用,增强贫困农民的市场竞争能力和抗风险能力。

  (五)推动我区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政策落到实处。2017年12月,自治区党委办公厅、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对支持我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作了全面部署,明确了各部门的主要任务和支持政策。《实施意见》含金量高,符合我区实际情况,也完全可以解决40个深度贫困村所存在的问题。建议将《实施意见》贯彻落实情况列入每年自治区党委、政府和各市、县党委、政府督查工作重点,推动《实施意见》主要任务和政策措施落到实处。

  (六)有针对性地出台脱贫攻坚三年实施方案。为扎实推进少数民族深度贫困村脱贫攻坚,建议由所在市指导有关县根据《实施意见》要求,结合各地实际出台脱贫攻坚三年实施方案,统筹协调推进深度贫困村脱贫工作,将实施方案报自治区民宗委、扶贫办备案。

  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最艰巨的任务依然是脱贫攻坚。

  唯有迎难而上,一鼓作气,同策同力,落实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才能做到脱真贫,真脱贫,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的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作者:杨启标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