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想起一位叫 韦春芳的老师

2018年09月14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每到教师节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一位名叫韦春芳的老师,不知她是否还在河池工作,是否还每天站在三尺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

  三十多年前,我在天峨县中学读初一,当时学校的女英语老师比较稀缺,仅两个学期,我们班就陆续换了四位任课教师而且全是男老师,年纪都在四十岁左右。不过,他们留给我的印象并不深刻。大概是1986年9月,开学后的第一节英语课,竟然走进来一位青春靓丽的女教师,梳着当时很时尚的大包头发型,穿着一条粉红色长裙。一上讲台,台下四十多双眼睛就集中在她身上,接着就是一阵不小的喧闹声。她用右手理理飘在额前的几绺头发,似乎有点紧张,但很快就镇定下来,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作了自我介绍:my name is wei chun fang (我的名字叫韦春芳)……

  也许是年轻容易沟通的缘故,不到两个星期,她便和我们混熟了,能够叫出班上每一位学生的名字。韦老师性格温柔,就像一个大姐姐,哄着我们这一群小弟弟小妹妹。学英语本来是枯燥的,她却用生活中浅显易懂的故事,激发和调动起我们学习的兴趣。课堂上,师生配合默契,课余时间,我们还喜欢围在她身边,听她讲一些社会上的新鲜事。我第一次觉得,英语其实也不算一门很难学的课程啊!

  20世纪80年代初,我父亲还在一个乡镇工作,母亲在家务农,家里四个兄弟姐妹读书,经济不宽裕。我和大多乡下来的孩子一样,一年四季,不分春夏秋冬,只有几件衣服轮换着穿。在韦春芳老师任教的时候,尽管我已经十三岁,但是在学校依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不管天气如何炎热,都是穿着一件厚实的外套,有时为了凉爽,常常把衣服扣子解开。下课时间在操场上疯跑,上课铃响时匆匆跑进教室,实在太热了,就用敞开的衣服当扇子扇风。韦老师走进教室,看到我们一副狼狈样,笑笑不语,走下讲台,一一为我们把衣服扣好,并没有责怪,只是轻轻地说:天气太热,下课别跑那么多……当时,我们没有感到尴尬,反而感觉这是她一种特别的关怀,因为她小心地维护了我们脆弱的自尊心啊!

  然而,美好的相处时光仅仅维持了两个多月,记忆中是1987年末,班里突然又换了一位男的英语老师,年龄将近五十岁。

  初中毕业,我考取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回当地一所中学任教。几次同学聚会,都在不经意间谈到过韦春芳老师,回忆起与她快乐相处的点点滴滴……然而,竟然没有一个同学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

  时光留不住,岁月催人老。如今,韦春芳老师应该也有五十多岁了,不知道您现在何方?过得还好吗?您还记得我们这些学生吗?

作者:张永红(侗族)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