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儿时的中秋节

2018年09月21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中秋节临近,路边的商店、超市上市的月饼琳琅满目,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看到那些月饼,我不禁回想起自己儿时过中秋节的寒碜情形。

  我是彝族人,老家在滇南那崇山峻岭的弥勒西山上。那时候的月饼,形状只有呈圆扁的,品种也只有麦面皮子的砂糖馅和红糖馅两种,而且只有在供销社才能买到。那时候中秋节买月饼,能达到一人一块的人家极少,即便是劳动力多的人家,也是平均两人分一块。我家的劳动力除父母外,还有姑姑和爷爷奶奶,买月饼两人分一块。后来姑姑出嫁 ,爷爷奶奶年逾古稀,小弟和小妹出生后,孩子增至六个 ,买月饼四人分一块,且买的都是红糖馅的月饼。

  那时候的劳动是集体劳动,一个劳动力劳动一天,所记的工分值才是两毛钱,整个西山上百个寨子寨寨如此,且十几年如此,一天吃两顿饭都成问题,买一块红糖馅的月饼,需付出两到三天的劳动……

  那时候的月饼如此珍贵,不到中秋节我们根本吃不到。所以一到秋天,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开始期盼中秋节快点到来。现在,我还常常听到经历那个年代的人说:“那时候的中秋节啊,天不像现在这样黑得快,月亮也不像现在这样天一黑就升了起来。”其实,天还是那个天,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只是那时过于心急想吃月饼而产生焦虑,感觉度日如年导致出现月亮升起太慢的错觉而已。

  千呼万唤中,皎洁的圆月终于升了起来,华光满天,清辉四溢。父亲将月饼放入簸箕,摆到门前,毕恭毕敬地拜祭“月亮老人”,求其庇佑人畜平安。拜祭完,他用刀将每一块月饼划成若干小块,拾起几块先递给爷爷奶奶后才叫我们自己动手。我们早已垂涎欲滴,一窝蜂去抢拿,狼吞虎咽。父母一旁着急地说:“慢点慢点,小心噎着……我们的那份都留给你们。”我的父母和姑姑,多少年都没能吃上一口月饼。对于他们的让吃,我和弟妹铭记于心,成人后都努力回敬尽孝。

  “苦”与“甜”的感觉,都是相对产生。若不是经历过当年没有月饼吃的辛酸,都不知道如今有吃不完的月饼的甜蜜。因此,我每每回忆儿时过中秋节的情景,心里涌动的全是对共产党推行改革开放政策的感激之情——日月可鉴。

作者:杨学诗(彝族)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