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广西边境:京族老者十余年守望文化根脉

2018年09月27日    来源:人民网-广西频道    字号:[    ]

  “要是再不抢救,字喃恐怕就要失传,京族的传统文化也将随之流失!”说这话的是年近八旬的苏维芳,他是广西东兴市土生土长的京族人。

  2002年退休后,苏维芳在报纸上看到一篇题为《救救京族字喃,留住京族文化》的文章,这让他深受触动,并对逐渐流失的京族传统文化忧心忡忡。

  京族是中国海滨渔业少数民族,主要聚居在广西边境东兴市江平镇的巫头、万尾、山心的京族三岛上,人口2万多人。字喃则是京族的文字,是记录京族文化的重要载体。

  走村串寨挽救京族字喃

  苏维芳退休以前是广西防城港市公安局副局长,本该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他却和老伴一起离开城市,搬回老家江平镇,在没有任何资金扶持的情况下,每月拿出退休工资1000元作为采访、收集和复印等活动经费,与时间赛跑,抢救字喃。

  16年时间,苏维芳走遍了京族聚居地的各个村落,走访了200多位京族老人,几乎每一位民间歌手、宗教从业人员都被他找了至少一遍以上。大量的第一手笔记、民间书籍、录音材料堆积在他书房的案头。

  每次到村里收集京族字喃时,苏维芳都会召集七八个京族老人围坐在一起,听他们一个个地唱京族诗歌,讲京族的文化习俗。

  为何要一次召集那么多人呢?“这样是为了能让收集到的资料更加准确,一旦一个老人说错或者唱错了,另外的老人可以现场指出错误并纠正。”苏维芳解释道,要翻译出版京族文化书籍就必须保证它的准确性。

  “整理和翻译需要经过四道工序:一是把采访的录音整理为字喃,二是将字喃一句一句地直译为汉语,三是修改文字的语法错误,四是将文字整理为通顺的语句。”苏维芳说,2011年,为了尽早翻译完京族传统长篇叙事诗《金云翘传》,他天天忙到凌晨两三点,最后晕倒在地不得不住院治疗。

苏维芳在整理字喃笔记

  由于过度劳累,苏维芳患上了高血压,2011年底到2012年初,先后三次被送到医院住院治疗。2013年6月,他又得了原发性血小板增高,现在每天都需服药4次。

  但这些并没有打倒这位守望京族文化的老者。至今,苏维芳整理、编译、出版了《京族史歌集》《京族传统叙事歌集》等10多本京族文化书籍,共100余万字,获得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重视和肯定。

  最重要的是让京族的孩子学会字喃

  “最重要的还是传承,要让京族的小孩学字喃。” 苏维芳认为这是最重要的。

  早在2003年,苏维芳就找来村里的经济能人苏明利商量成立“京族文化培训基地”。苏明利被老人的真心打动,出资10多万元建设教室和歌堂两幢房子,并搭建文艺舞台,购置台凳等设施,解决了文化培训的场所。

  2009年,在苏维芳的奔走呼吁下,“京族字喃文化传承研究中心”在江平镇挂牌成立。作为研究中心主任的苏维芳积极筹集活动经费和出版书籍费用。从此,“字喃京语”培训班、“哈妹”培训班、哈节司文官员培训班等各类培训班相继开班。

  2011年,苏维芳又担任了万尾村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的副主任。这回,他决定把京族的传统文化与青少年的教育结合起来,配合京族学校编写“京族乡土教材”。为了让孩子们更好地掌握京族语言,他还与京族学校商议开设“京族字喃京语”课,从四年级以上至中学班,每星期开设一节课。

  让苏维芳高兴的是越来越多人重视字喃。“前几年有位越南老人给我写信,他在越南的报纸上看到有关我的报道,就写信来跟我拜师。还有日本、韩国的学者和记者也来这里采访,他们对中国的文化非常感兴趣。”

  年轻人也加入到字喃研究工作中,其中陪伴苏维芳最久的就是广西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在东兴市工作的京族小伙子苏凯。“像苏凯这样能静下心来研究京族文化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苏维芳说,现在他手头所有的打印稿或校样稿,基本出自苏凯之手,他为此付出了很大的精力。

  “京族的文化一定要保护好、传承好。假如自己本民族的人都不关心,那还有谁来关心啊?”苏凯这样说。(完)

作者:沈泉池 谭江波 王芳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