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史非遗

广西了不得 全州有个佛道场

2018年10月08日    来源:新浪微博    字号:[    ]

  之前久闻广西全州湘山寺是无量寿佛的道场,三年前的某日,笔者曾夜访湘山寺,与寺院住持容平法师及德海法师有过短暂的交流,但因时间关系未能实地详加考察,于当夜即返归程。平日闲余在研究禅文化时,对有关湘山寺无量寿佛的史料自是多有关注。今年9月得德海法师托人寄来由中华书局出版的《湘山事状全集校释》(宋代蒋擢原撰,张云江、蒋朝君校释)一书,笔者近日又寻得古籍《万寿盛典初集》第五十一卷中有关湘山寺的载记,故欲实地重参访。时逢国庆假日,与几个同学相邀前去参访。归而有感,遂整理而成此文。

  湘山寺是全真(宗慧)禅师驻锡地

  全州是中国唯一以高僧名号命名的(州)县,《全州县志》载:“县以佛名,相沿至今 。”此高僧时处唐代,法名全真,法号宗慧,后世尊其为无量寿佛,是今全州湘山寺的开山祖师。

湘山寺全真(宗慧)禅师塑像

  佛法东来,达摩大师所传来的禅宗在中国的唐代大致分化为三大派系,一是以六祖慧能为代表的南宗一系;二是以神秀为代表的为北宗一系;三是以牛头法融(禅宗四祖道信法嗣)为代表的牛头宗一系。

  唐大历三年(768),牛头宗第七世传人道钦禅师由唐代宗李豫下诏延请至宫廷供奉、问法,得唐代宗亲赐其号“国一”,道钦禅师一时名满天下。全真(宗慧)正是道钦禅师的弟子之一,其在牛头宗师承为:四祖道信→牛头法融→牛头智岩→牛头慧方→牛头法持→牛头智威→鹤林玄素→径山道钦→湘山宗慧。

  全真(宗慧)禅师,俗姓周,湖南郴州人。幼年在郴州城北的开元寺出家,十六岁时前往杭州参拜道钦禅师,参禅而悟道。后因“安史之乱”,全真禅师返回了南方。唐至德元年(756),他来到全州(时称湘源县),见此地山水奇秀,林薮茂美,便定居于此。他在湘山披荆斩棘,结庐自居,开荒引水,自耕自给,并为当地人广宣佛法,深得当地乡人的拥戴。乡人念其功德,遂与之共建“净土院”,此即为全州湘山寺之肇始。

  《湘山祖佛行状》(宋·智允撰)中有记载:“龆龀之岁,辞亲出家。年十六,往径山参钦禅师。答话应机,疾如流矢, 通达大智,深明实相,宿德高僧,悉皆叹伏。禅师异之,遂延于彼。洎年二十,接物化人,狮子吼音,威攝众兽,降魔伏怨,遐迩钦风。安禄之乱,起发径山,隐居罗浮。銮舆返政,寰海晏清,师出罗浮,遍游方夏,寻幽选胜,渐次经行,届永州湘源县,戾止独山精舍。乃睹此境山水奇秀,林薮茂美,遂于西北隅,选得地名“湘山”,凿翠架虚,创兹佛刹。先年初载,厥工告毕,名为净土寺。师驻锡安居,阐扬妙理。”

  唐太和八年 (834),全真禅师当时已是106岁高龄,在湘山驻锡也已有78年。当时他预见到国家将有法难,为避开一场全国性毁寺灭佛的锋芒,他将寺院中衣、粮,全部散发给僧俗,并遣散僧众,其独自前往覆釜山(今全州县宝鼎岭)隐居长达12年之久。会昌年间朝廷灭佛达到高潮,南方僧尼多受其劫。全真禅师则在覆釜山禅定自怡,咏歌不辍,他所作的《牧牛歌》十首至今尚在流传。

  唐大中元年(847),佛教重兴,乡人重新修葺净土院,入山迎请全真禅师重新回到湘山净土院。唐咸通八年(867),全真忽然对弟子圆镜、圆鉴说:“五色界天请吾说法,吾将行矣。”默然结跏趺座,弟子信众绕榻盈堂,他最后说偈:“秋云叶须落,春来花自开。”便安详往生。

《全唐文》中《古塔记》之载

  《全唐文》卷八百二十七收录唐人李知元为修奉全真禅师肉身塔而纂的《古塔记》,文中有载:“佛降神天寿之乡,垂像五华之地,珠投周室,钵出径山。法讳全真,别号宗慧。先年云游至县,选胜湘山。结茅为院,名曰净土。十力神圆,六通智足。慈育万有,道济百灵。不扰人天,耕畲自给。处世说法,利益无边。来者如归,视道若咫。太和之末,沙汰僧尼。会昌五年,焚毁刹院。佛以觉照,先事深藏。风移益高,挺然独立。衣冠殊制,名号不伦。衣曰无量寿衣,冠曰真空法冠。髭发不剃,老少不常。不念经,不礼佛,乃自号真空法身周主人。又尝谓修行犹落色空,见我所以超凡。透色空,过真空,乃入无量量。绝无无量,那得非无量主人。大中初,佛教重兴,兼苦旱久,邑人乃入覆釜,迎佛还山。雨暘时若,物和岁丰。民安其生,俗蒸以变,盖居然一极乐国也。制教十二部,部十二卷,命曰《遗教经》。又其徒汇录《湘山百问》行世。咸通八年二月初八日辰时,忽召众,谓无色天请吾设法。既而偈毕,趺坐而逝。”

  全真禅师在湘源一地宣教佛法长达一百余年,于咸通八年(867)圆寂。对于他存世的岁数,文献中有多种说法:《湘山无量寿佛记》、《湘山志》说“法腊百有六十六岁”(即世寿一百八十二岁,因其十六岁出家);《广西通志》、《大清一统志》说一百四十;《湖南通志》记一百三十三;《明一统志》、《惠州府志》记年一百三十二。现在学者多认为其存世岁数应为一百三十二岁。有学者甚至认为,全真禅师应是中国历代僧人中最长寿之人。

  全真禅师示现无量寿佛

  全真禅师生前寂后,已被世人认定为西方无量寿佛的化现。宋僧志磐编撰的《佛祖统记》卷第四十三云:“咸通八年,永州湘山全真禅师端坐示寂。师郴人,游方至湘山,创梵宇曰‘净土’,四方僧众云集受教。会昌初,忽谓其徒曰;‘僧当厄难,宜易衣冠’。一夕髭发俱长,披紫霞衣曰无量寿衣,顶青空冠曰真空法冠。既而武宗果去浮图。宣宗复佛法,师不复去衣冠,世称无量寿佛化现至此”。卷第五十四又云:“湘山无量寿。懿宗八年,湘山全真禅师阿弥陀佛化身”;又云:“懿宗,湘山全真禅师坐亡,世称无量寿佛化现。”从这些文字的记叙中可以看出,全真禅师生前已被世人尊称为无量寿佛,至于圆寂后更被世人认可为西方无量寿佛的化现。

《佛祖统记》中的部分载记

  唐人李知元在《古塔记》开篇即有“天下湘山祖师圣化主人无量寿佛......”《湘山祖佛行状》中记有全真禅师圆寂前所留之偈语“无量寿身无生死,出入娑婆如梦里;报体成坏性常灵,分身普应诸天地......”全真禅师此临终偈语中也暗示了自己即是无量寿佛。后世(唐末至五代)的高僧契此(世称布袋和尚)也因其临终之偈:“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而被尊为弥勒菩萨化身,可谓是“异偈同功”。另外特别的是,全真禅师临终遗命“留此色身,与人天作个眼目”,其肉身不坏且屡现神迹而广为后人所传颂。

湘山寺“无量寿佛”石刻

  唐咸通十一年(870年),宰相刘瞻回京途经湘源县,发心出资修建佛塔一座。唐乾符三年(877年),宝塔建成,全真禅师真身入塔。从此,这座藏有禅师真身的“古塔”成为湘山寺信仰的核心。清顺治八年(1651年)孔友德《重修湘山寺志》云:“湘山……为无量寿佛修真宴坐道场……宏起法界,续光大乘,福地洞天,直甲寰海,不独横绝湖州已也,亘千百年来,水火旱涝疫痢兵戈,几经变革,每现无量化身呵护”。

  全真禅师在生前及圆寂之后有诸多的灵异、灵应事迹。据古籍记载,这些事迹有“掷锡降雨”、“晏坐祈雨”、“救助柴侯”、“应韦宙邀赴斋分身四门”、“涌现舍利”、“救灾降怪”、“示寂后肉身不坏”、“死后二十二日,顶出白毫相光十一道,光中现十一尊佛”等等。加上历代文人信士的笔记叙述和传扬,使得全真禅师即是无量寿佛化身之论深入人心、家喻户晓。

  后世皇家朝廷对无量寿佛(全真禅师)更是多加褒扬。最后敇封全真为“慈佑寂照妙应普惠大师”。宋建中靖国元年(1101),宋徽宗南巡,亲临湘山礼佛。五代年间朝廷升湘山寺所在的湘源县为全州,冠以州名的就是全真之“全”。清朝康熙皇帝也在这里留下了一幅“寿世慈荫” 的亲笔御题。清咸丰九年(1859),咸丰帝敕封宗慧禅师为“保惠无量寿佛”,“无量寿佛”便成了全真(宗慧)禅师的谥号。

康熙“寿世慈荫” 御题石刻

  湘山寺也因其为无量寿佛的道场而声名大显,其寺名由“净土院”渐次获赐额名为“景德寺”、“崇宁禅寺”、“报恩光孝禅寺”、“湘山寺”等。鼎盛时期的湘山寺占地2平方公里,有48殿、108房的宏大规模,有“楚南第一名刹”之雅称。

  甚至于高丽(韩国)的国王、安南(越南)使臣都奉施宝物前来供养。今湘山寺后山石壁尚存有一首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的石刻题诗,落款为“安南国朝贺使湛轩黄仲政题”,诗为:

  咸通以后紫云雷,日月乾坤自阖开。

  已解空门还太始,尚留卓后傍飞来。

  昙花春朗湘山岭,贝叶秋澄楚水隈。

  劫火久灰真性在,传灯照处是天台。

安南国朝贺使湛轩黄仲政诗题石刻

  “无量寿佛”即“阿弥陀佛”,在佛教中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而全真禅师被尊为无量寿佛,其即是中国的阿弥陀佛。因此全真禅师是佛教中国化的典型代表,其意义可谓非凡!

  寿佛文化亟需保护与挖掘

  湘山寺历史上也曾多次维修重建,不过从未长期荒废,后世住持高僧辈出。全真禅师留下的真身,于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二月初八自焚,只留下齿骨。其后不久,广西都司军政李同春受母亲嘱托,购买奇异香木,为寿佛雕刻塑像,齿骨装入其中,俨然如旧,祈祷仍然灵验。由唐宋至清代乃至近代,“寿佛信仰”曾是中国(特别是楚南、桂北一带)以及东南亚地区影响极为深远的一种文化现象,并在各类古籍中留下大量的文字记载。

湘山寺飞来石附近的摩岩石刻群

  湘山寺的宏大规模及多种独特建筑一直保持至抗日战争前。民国十四年(1925年),陆荣廷在湘山寺通电全国,宣布下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湘山寺举行受戒大会,僧尼近千人汇聚湘山寺;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主持月楼法师圆寂,200多僧尼为其举行法事活动;抗战期间,戴安澜将军曾在湘山寺养伤,此后将军远征缅甸,牺牲后,遗体运回全州,1943年4月,湘山寺为将军举行了万人公祭大会。

湘山寺妙明塔

  1943年日寇轰炸和1944年日军侵占后,毁寺残佛,湘山寺遭劫最甚,仅剩十余间寮房和妙明塔,再经文革浩劫,仅存依石雕成的鸟兽虫鱼等艺术品,以及高达七层、铜葫芦顶的“妙明塔”。此时的湘山寺可谓是伤痕累累,面目全非。湘山寺对周边地区的文化影响日渐消退,当世之人对这个殊盛的佛道场也几近遗忘。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全州县在湘山寺废墟之上建立起全州高中。1987年,县政府从县高中内划拨一小块土地,邀请怀善法师主持恢复湘山寺,修建了无量寿佛殿等。其后,怀善弟子容平法师等人十余年如一日,含辛茹苦,到处化缘,又重修了大雄宝殿、天王殿、天王殿配殿、土地庙等建筑,但与古寺的规模与影响差距甚大。近年全州县委县政府又决定将全州高中迁出,恢复土地用于湘山寺的建设,湘山寺这个无量寿佛道场又开始重现新机。

  然而百废待兴,对比于四大菩萨道场(观音菩萨普陀山、地藏菩萨九华山、文殊菩萨五台山、普贤菩萨峨眉山)当世的兴旺,湘山寺的建设确实是任重而道远,特别是对于“寿佛文化”保护与挖掘、创新与提升上更是要下深功夫和苦功夫。

  在今年六月召开的广西(象州)六祖文化研讨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黄夏年指出:“唐代全州湘山寺全真和尚圆寂以后被人们称为“无量寿佛”......,这是中国人建立的自己的‘阿弥陀佛’;再加上现在(在象州)发现六祖这个“中国佛”,广西有这两个“佛”,是非常了不得的。”笔者认为,广西必须树立高度的文化自信,充分利用好这些历史久远的佛禅文化资源,努力提升自身地位,助推“一带一路”南向通道建设,努力弘扬和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扩大中国文化在文明对话中的影响力。

  主要参考文献:

  1、 《湘山事状全集校释》(宋代蒋擢原撰,张云江、蒋朝君校释)

  2、《湘山志》(徐泌主修、谢允复纂修)

  3、中国无量寿佛信仰文化在全州(作者:廖汉星)

  (成稿于2018年10月5日下午)

作者:吴孝斌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