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苗家姻缘一镯牵

2018年10月25日    来源:    字号:[    ]

  戊戍年秋天,侄子来广西大学学习,经过刻苦努力,终于取得专业技术资格证书,准备返回苗山大显身手。恰逢我在党校学习,爷仔俩一直没有见面。从党校一出来,妻子就要求我抽出时间,安排聚会,表示祝贺。于是,我利用周末,到广西大学接来侄子,在苗山乡村土菜馆设宴祝贺。

  苗山乡村土菜馆老总潘彩姿、吴雪知道缘由后,也十分高兴,用最近上市的苗家新菜——红焖狗肉和红焖香牛来热情招待。

  见热腾腾的苗家菜上桌,侄子很是感动:“六年前你们在金浦路苗家用白切鹅招待我们,六年后你们用苗家香牛款待我,真是有心呢!”

  侄子真诚的话语,让我的脑海重现了那年说亲时的难忘时光。

  六年前,侄子从福建直奔南宁,带来一个相好的美丽姑娘,要求我和妻子拿意见。妻子端详后说,姑娘面相,甜美灵秀,属于善良贤惠型,是上品媳妇中的上品,应加快发展早日完婚。

  当晚,煮鹅设宴,真诚款待。妻子按照苗家习俗,给姑娘赠送长辈祝福红包:“姑娘,侄子长得俊秀,又有一颗金子般的心,虽然目前还很贫穷,但像牛一样强壮健康,这就够了,郎才女貌,俩人一起生活,共同创造财富,生活会越过越美好、越过越富裕,我们衷心地祝福你们幸福长久,恩爱到天荒地老!”

  姑娘得到祝福,喜出望外,高兴地喝酒,接着又真诚地敬酒:“叔叔、婶婶,我们俩同班同学,相识多年,情同手足,但不好意思向父母亲开口,所以先到南宁看你们,听意见。如果你们同意,请帮忙给父母亲说说,好砍牛办喜酒。”

  第二天,我们一起返回苗山过春节。到家当晚,二哥、侄仔和我仨人一同来到姑娘家,当面提亲。没有想到,姑娘的母亲说:“两位老表,不是我不给面子,是姑娘年纪还太小,结婚的事情,过几年再说,侄仔有心,就等几年吧。我家地方小,柴火少,缺少温度,还是请你们快快离开,我好睡觉,行吗?”

  这明显就不给面子!

  二哥带着笑脸,唱起说亲的古歌,那深情而忧伤的古歌,感动在座所有的人,就连姑娘的父亲也激动得动容了。但感动归感动,姑娘的母亲还是没有松口。

  唱罢,二哥请求我上场:“老弟,我尽力了,现在轮到你了,如果你说不动表妹,仔的婚事就没有希望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倒了一碗酒,坐到表妹的身旁,低声地说:“婚姻大事,需要慎重对待。但错过良缘,会后悔一辈子。当年,一位苗家姑娘,在火塘对歌时,没有接一位侗家小伙子真诚送来的手镯,伤害了小伙子的心。绝望之下,小伙子到海南参军去了。如今,已经成长成为人民海军的一名将领。而苗家姑娘,因为害羞,没有表白自己的情感,错过结缘机会,最终后悔终身。所以,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我们要珍惜上苍赐予的美好姻缘。我们身为长辈,在没有征求孩子意见的前提下,不能轻意伤害孩子的感情,更不能因为自己固执,错过孩子的美好姻缘。你说是吗?”

  表妹十分吃惊:“海军的爱情,你也懂得?”

  我没有答理,把那碗酒直接敬了过去。表妹没有拒绝,一口气就干了那碗酒。

  喝完,又倒了一碗酒,回敬了过来:“汉吉,你如果不讲清这个故事,今晚我就真的不理你们了!”

  我看有了转机,就喝下那碗酒。递碗回去以后,我对着表妹,述说了一个伤心的爱情故事:

  那年,全国第四届少数民族运动会在壮乡首府举行,我负责陪同贵州一个苗族领导去北海调研,调研过程中认识了北海舰队一个侗族军官,他和我同龄同乡,是初七七一班的同班同学。晚上,我们在海边散步,我问及他的家庭,他没有言语,显得非常伤心。在我一再追问下,他才告诉我,自己还没有成家,因为自己喜欢的姑娘,嫁给别人了。我问是哪里姑娘。他说是培地的苗族姑娘。我一下醒龙了,他们俩是我们初七七一班的同桌,十分般配,十分相好。于是斗胆问他,该不会是你的排座吧?他没有正面回答,却讲起一个忧伤的故事。

  那年参军,在离开苗山之前,我专程去走寨,把母亲传下来的纯银手镯送给姑娘。很明显,我到部队以后,平时难得见面,私下订终身,应该是时候了。谁知,姑娘没有接过订情物,而是跑进房间,把我冷落在火塘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同窗同桌两年,感情却淡如河水。伤心之下,我离开那木楼,在回来的路上,把那手镯丢进培地的水井,决心一辈子再也不结婚。

  表妹一听,拉着我的手,下楼来到培地的水井旁,对我说:“你讲的如果是事实,你就下井捞,如果真的捞出手镯,我就把姑娘许配给你的侄仔!”

  见表妹来了韧劲,而故事越来越戏剧性,我撸起袖子,冒着严寒,真的下井捞了起来。不捞不知道,一捞果真找到了一只银手镯。面对此情此景,表妹神情凝固,要我给那位军官打电话。我豪不犹豫就拨通了电话,讲明了情况,描述了所找到的手镯的形状。电话那头,军官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要向前看,相信明天更美好!”

  姑娘母亲抢去手机,显得十分生气的样子:“你还记得刘三姐的歌吗,世上只有藤攀树,哪有大树来攀藤?当着一屋子的人订情,好像姑娘无人嫁,是吧?我进房间躲起来,只想避开众人眼,等你进来悄悄说,谁知你人高心胸窄,自个跑掉了,还将传家宝丢进水井去。要怪就怪你自己,要恨就恨你自己。拉着众人来说亲,摆个大摊论婚嫁,世上只有你最傻,傻到可爱又可恨。”

  讲完,把电话交给我:“再讲也没有用了,我们回去喝酒!”

  回到木楼,表妹从酸坛里拿来酸鸭,从窑里扛来苗家特有的姑娘红,把边炉架上木桌,对着大家说话了:“刚才,我和汉吉去了一趟水井,找到二十年前的一只银手镯,还原了那段揪心的情感路程,让我懂得爱情的真谛,看到了为爱痴狂的事实。是的,汉吉说得好,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固执,葬送了孩子的幸福;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偏见,伤害了两颗纯洁的心。既然苍天有眼、井水情深,我同意孩子的婚事,喝了这餐酒,你们就回去筹备,你们哪天办喜酒,我哪天就嫁姑娘,行吧?”

  那夜,我和表妹唱了许多的苗歌,也喝了许多的苗酒,最后自己是怎么回家,迄今仍是一个谜。

  开桌的时候,妻子示意我来个开场白,我领会她的用心,于是站了起来:“侄仔,今天,我们借用苗山乡村土菜馆这个好地方,热烈祝贺你大学毕业。来吧,让我代表贾家沟全体成员,祝贺你!”

  侄仔问:“在首府大城市,能不能喊个苗酒?”

  我心里一热,立马带头喊起苗酒来。听了喊酒声,隔壁包厢门开了,吴兴华老表带来几个苗仔,大家把酒加满,又热烈地喊起酒来。

  趁着空隙,侄仔倒了三杯酒,来到我的面前,诚恳地说:“阿改叔,我敬您三杯!”

  “什么理由?”我急忙问。

  “理由有三个,一是感谢有你和婶婶,使我的婚事按时举办;二是托您的友谊,岳母一直跟着我们,照顾孩子,使我的小家庭过得很温馨幸福;三是受您影响,我来到广西大学学习,取得了专业资格证书,为以后大显身手创造了有利条件。所以,我敬你们俩老三杯酒!”

  小小包厢,再次响起了热烈隆重的苗家喊酒声。

  兴奋之余,言犹未尽,我忽然想起一个事情来:“侄仔,今天高兴,你来吹一吹我们苗家的迎亲芦笙,行不行?”

  侄仔爽快地答应,吴兴华立即拿把当家的小芦笙,递给侄仔,只见他清了一下芦笙,走到宽阔的地方,脱掉外衣,吹起了苗家古老而欢乐的迎亲芦笙曲:

  “咱们同饮一江水,同住一方地,相亲又相爱,常来又常往,胜似一家人。今天好天气,今天好日子,天上飘彩云,地上响锣鼓。木楼放鞭炮,我家迎亲人。亲人是姑娘,妩媚赛西施,歌声赛画眉,从小爱劳动,孝老又爱幼,名声响全村,小伙个个追,火塘夜夜满 ……”

  吴兴华听了培地村古老的芦笙迎亲曲,欢喜得不得了,立即又找来一把小芦笙,欢天喜地地跟着吹了起来。

  此时此刻,我想起海边的那个人来,于是走出包厢,给远在北海的同学打了一个深情的电话。

作者:达汉吉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