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感念

2018年11月16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    字号:[    ]

  我的书房有一个占了一面墙的花架,上面摆放着二十盆别致典雅的盆栽。每天我都会驻足在花架前,细细地观赏品味它们。其中一盆千年木是我的最爱,它长着亭亭玉立的枝干,几十片修长的红叶子低垂下来,充满了袅袅娜娜的韵致。用来种它的这个暗红色陶罐,古朴神秘别具风情,更是深得我钟爱。

  这盆千年木是我十年前种的了。刚种了三个月,由于喜爱这陶罐至极,我又重返那个店铺想再淘更多让我怦然心动的陶罐。可是,当我来到那家店铺,发现已不见了踪影,我徒留下了惆怅。

  尽管后来我又添置了不少心爱的花盆,但没有哪一个能超越得了我对这个古陶罐的爱。

  在一个天高云淡的下午,我换乘了一辆又一辆交通工具,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城郊。我走在开满野花的小路上,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小木屋做成的盆栽店铺。

  店铺里冷冷清清,只有一个老妇人在里面整理花盆。听见我进来的脚步声,她抬起头笑容满面地向我打招呼。我吃了一惊,因为这个老妇人就是十年前卖给我古陶罐的那个店主。她苍老孱弱了许多,也比当年慈眉善目很多,想当年她是那样盛气凌人。

  “你随意看看,我先整理一下花盆。”她温和的态度让我觉得判若两人,不禁回想起十年前向她买陶罐的情景:

  “你到底要不要?不要你就把我这陶罐放下!”她气冲冲地对我说,“我这陶罐这么漂亮,我不愁没人买!”

  “我想要,可是刚才你说60元的,现在却要80元。”我有点委屈地说。

  “你爱买不买!不要在这里挡了我的顾客!”随后她重重地把一盆花放到铁架上,花盆里的湿泥土四溅开来,刚好溅到我的新裙子上。我不想再和她争执,随即便愤然离开。

  可是当我走出她的店铺没多远,那个别具一格的古典陶罐一直在我眼前晃。我想如果错过它,回到家肯定心心念念,后悔不已。于是我当机立断地往回走。

  当我从冷若冰霜的她手中接过那个古陶罐的时候,我心想再也不想看见她了……

  这时她走到我面前,依然像刚才那样笑容可掬地问我:“请问你选好花盆了吗?”她侧着脸慈祥地看着我,我情不自禁地对她说起十年前那不愉快的情景。

  “哦?”她沉思了半晌,“我想起来了,确实有此事。”她极难为情地说:“那时我太强势了,对你态度不好,还弄脏了你的裙子,现在想起来太对不起你了!你还在怨恨我吗?”

  “怎么会呢!”我轻快地安慰她,“都过去十年了!”

  接着她沮丧地告诉我这些年来她店铺的变迁:“十年前我在市区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可是由于那一带拆迁,店铺几经辗转,前年搬到这城郊后,由于客源稀少,生意就难以为继了。现在年老体弱,我也没有精力再管理它,打算今年就把店铺盘出去了。”沉吟了片刻,她对我说:“当年是我不好,现在我就送两个花盆给你作为补偿吧!”随后她转身去拿了两个漂亮的花盆交到我手上。

  “不用送!我还是自己买下来吧!我也很喜欢这两个花盆呢!”最终我还是坚持买下了这两个花盆。

  当我离开她店铺的时候,她和我执手相送,依依惜别,就像满怀眷恋地送一位即将远行的友人。当我走出一段距离,回过头望去,在暮色苍茫中,她还站在原地望着我……

作者:刘海文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