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苗家人埋岩

2019年01月03日    来源:广西民族报网    字号:[    ]

  戊戌年冬月十七下午,苗王召集驻邕的几个苗家寨老,在南宁市星湖路北五里苗山乡村土菜馆二楼大寨厅,研究埋岩大事。我应邀参加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苗族传统活动。

  在遥远的大苗山,苗族村寨自古以来就有埋岩的习俗。主持人将会一块长石块埋在指定的地方,并对大家议定的事项当场宣布,如果没有异议,主持人按照苗族传统习惯进行祭祀,然后所有参加仪式的人们,都端起血酒,高喊三声“哎哟”,便同时一饮而尽。从此,人们根据这次埋岩议定的内容,给这个石块起名。历史上,大苗山采取这种传统方式,订立苗族的婚姻制度、族际制度、礼仪制度、防盗制度、抵抗制度、生育制度、山界林权制度、河流管理制度等;因性质和内容不同,人们便称这些岩为“婚姻岩”“族际岩”“礼仪岩”“防盗岩”等等。

  在20世纪的80年代初期,广西著名苗族学者梁彬经过长期调查研究,在《广西民族研究》发表了一篇名为《苗族不成文法律的形成及其在苗族历史上的作用》的学术论文,认为苗族埋岩有三个方面的意义:一是苗族传统社会的立法形式,埋岩具有制订、修改、完善、补充和废止苗族古规的作用。二是作为苗族传统社会的法典,对苗族人民的生产生活和社会活动具有约束力,是苗族人民的思想指导和行动准则。三是作为苗族社会传统的民主制度,通过大家商议、集体讨论,形成统一思想,在此基础上进行埋岩,体现了苗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得到全体人民的一致认可和共同遵循。直到现在,大苗山群众仍然习惯于把各种民主协商活动统称为“埋岩”。正因如此,2011年5月23日,苗族埋岩习俗被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关于苗族埋岩的社会原因,有多种说法,而最权威的是1983年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之一的《融水苗族自治县概况》。这本著作,内容涵盖融水苗族自治县的自然、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社会等方面,荟萃了大量原始的、鲜活的、极其珍贵的资料,是融水民族问题的百科全书和民族工作的重要参考。作为该书主要作者之一的韦明山同志,在编写《融水苗族自治县概况》的基础上,撰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融水苗族社会形态》一文,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融水苗族处在封闭原始农业经济的封建社会前期发展阶段,是跨越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阶段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的落后少数民族之一。文章在《广西民族研究》1985年第2期发表以后,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是至今为止对融水苗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社会形态最权威的学术文章。由此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融水苗族长期处在封建社会前期发展阶段,只有自己的语言,没有民族的文字,所有只能用埋岩的方式进行立法,立法内容用苗歌宣传,靠世代相传。

  进入大厅,苗王等长辈已先期抵达,正在边喝油茶边讨论问题,气氛非常活跃。

  苗王对大家说,今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为了迎接自治区大庆的到来,驻邕苗家人,制作多堂芦笙,举办多次聚会,用芦笙、踩堂、同年、苗歌等传统方式,表达苗家儿女的心声,热烈隆重地庆祝自治区60大庆。在参加12月8日的广西民族文物苑芦笙聚会和12月22日广西民族博物馆芦笙聚会以后,根据苗族同胞的共同愿望,有几件事情,需要大家进一步商议:一是首府的苗族芦笙坡,是否应该迁移;二是首府的芦笙队建设,应如何进行管理;三是首府的苗族芦笙活动,是否应该进一步规范。

  良寨寨老余文海认为,广西民族文物苑的建设构思始于1980年,在此之前,197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新馆建成。当时,自治区文化厅文物处负责人与博物馆有关同志针对民族文物的陈列问题,想利用这块空地建“广西民族村”,或称“广西博物馆民族文物露天陈列场”。因为广西是个民族地区,各民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遗留了许多的民族文化遗产,除著名的铜鼓和岩画外,还有民族建筑、民族生产工具、生活用具、民族工艺品、民族食品及丰富多彩的民族风情等。设立“村”与“馆”相结合,使观众不必旅游全广西就能在较短时间内对广西民族文物、历史文物、民族风情浏览无遗,并能品尝民族食品,购买民族工艺品。基于这一认识,博物馆提出建设广西民族文物苑的意见。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1986年开工建设,1988年正式建成使用,是自治区成立30周年的献礼工程。由于民族文物苑建有苗楼,设有芦笙柱、芦笙堂,因此,在自治区民族、文化等部门的支持下,驻邕苗族同胞已经在这里举办了30届南宁苗族苗年节,这里便成了首府苗家人的芦笙坡。

  安太寨老何宇认为,改革开放初期,驻邕苗族同胞人数少,全市也只有一堂苗族芦笙,每年参加苗年节活动的人数均在1000人以下,所以节日活动都在民族文物苑举行;但是,随着党的民族政策和富民政策的深入贯彻实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苗家人,逐步定居城市,以便共享改革发展的新成果。据初步调查统计,仅是融水籍驻邕各族同胞,就有2万余人。由于人数增多,场地偏小,从2017年开始,驻邕苗族芦笙聚会已经转移到广西民族博物馆,2018年入场芦笙6堂,参加人数多达3000余人。因此,驻邕同胞一致要求将驻邕苗族芦笙文化活动举办地转移到广西民族博物馆。大家知道,2003年,广西民族博物馆开始兴建,占地面积约8.66万平方米,其中展厅面积约8,000平方米,附属有约4万平方米的广西传统民居建筑露天展示园,苗楼就是其中的传统民居之一。整个馆区设有公共服务区、露天展示区、文物保护研究中心、业务与行政管理区、后勤服务区等五个功能区,完全满足驻邕苗族同胞举办传统芦笙文化活动的多方面需要。建议从2019年开始,驻邕苗族芦笙传统文化活动统一集中到广西民族博物馆举办。

  经过大家的反复讨论,最后议定如下埋岩事项:

  (一)举办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的目的,是保护、继承和弘扬苗族优秀传统文化,推动南宁经济和社会发展,促进首府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

  (二)芦笙传统芦笙文化活动是苗族民间传统文化活动,应遵守《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条例》的有关规定。

  (三)按照驻邕苗族同胞的共同愿望,从2019年起,驻邕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统一集中在广西民族博物馆举办。

  (四)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的场所及其建筑样式和风格,由当地民族部门、文化部门研究决定;驻邕苗族同胞应当充分尊重有关部门的决定,并严格保护这些活动场所及其相关建筑。

  (五)苗族传统芦笙队的建立,根据驻邕苗族同胞的共同意愿来确定,原则上每个乡镇建立一支芦笙队;人口较少的乡镇,可以由多个乡镇共同商议,自主组建。

  (六)苗族传统芦笙队的队长,由全体队员推选,每个芦笙队一名队长,根据工作需要确定芦笙队的管理人员;所有芦笙队的领导成员,一律不领取任何报酬。

  (七)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举办的时间,由各个芦笙队根据实际需要共同商定;如遇首府重大活动安排,原则上不得同时举办。

  (八)驻邕苗族同胞根据自己情况,自愿参加芦笙队;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强制苗族同胞参加芦笙队,也不得强迫苗族同胞退出芦笙队。

  (九)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所涉及的芦笙制作、服装制作、芦笙同年等项开支,由各个芦笙队根据自愿原则自行筹集,所有收入与开支需要定期向全体队员公布。

  (十)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包括入坡、祭祀、开坡、演奏、踩堂、赛笙、同年、聚会、收队等,一律由队长根据本芦笙队队员的共同意愿来讨论决定,活动涉及的古理、古规、古词、古仪以及祭词、吉言、祈语等,应当符合全体苗族同胞的共同意愿,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十一)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实行队长负责制,队长应以芦笙队为单元,制定和实施公共安全、食品安全、环境安全、人身安全等应急预案。

  (十二)未经报请苗王同意,各个芦笙队开展苗族传统芦笙文化活动时,不得打着广西、南宁或融水苗族芦笙队的旗号,也不得违规开展各种募捐活动和有偿演出活动。

  (十三)本埋岩事项,适用于融水驻邕各族同胞建立的各个芦笙队。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埋岩事项相关条款需要修改时,由各个芦笙队提出建议,苗王根据实际情况,召开寨老会议,讨论埋岩内容,并适时公布新修订的埋岩条款。

  当苗王宣布完以上埋岩事项,在座各位寨老,用热烈的掌声,表示一致通过。

作者:达汉吉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