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文学

我家住在南湖边

2019年01月15日    来源:广西《三月三》汉文版2018年第6期    字号:[    ]

三十个石头的距离

  “我住湖边几十年,发生故事好多件。里面还有美女讲,读者口水流连连。”这是一个山歌王给我这篇文章唱的开头歌。山歌直白朴实,却道出了我这个久居南湖畔市民的心声。

  南湖,南宁南湖公园的简称,是一个融水体景观、亚热带园林风光于一体的公园,总面积为191.92公顷,其中陆地面积为90.12公顷,水域面积为101.8公顷。曾经,南湖公园须凭票入园,后来敞开大门对市民开放,并建成环湖路供市民健走锻炼。据报道,建成环湖路的那个晚上,共有十余万市民涌入南湖公园。

  依水而居,一直以来是人们的归依和向往。我家住在南湖边,并不是住在湖畔那几幢豪华高楼里,只是借南湖美名给自己居住的陋室打个广告,美丽一下心情。当年我出差某地,下火车后被拉客者哄去住小旅馆,对方说“我家旅馆就在火车站边,扔一个石头都砸到”,结果却蹬三轮车拉我走了两三里路远,估摸边走边扔石头,扔三十个石头才到。从此,我的概念里“在……边”,就是扔三十个石头、两三里路的范围。那么,我家住在南湖边,也就是距离南湖有两三里地。

在南湖草地过夜

  我在南宁生活了几十年,在野外过夜只有过一次,在南湖公园的草地上赏月。

  那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一个月明星稀的中秋之夜,我们一群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小伙伴,“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相约到南湖公园赏月。尽管那个年代物质匮乏,但不影响我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当年大学生乃天之骄子,古有“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那个晚上,我们在南湖畔“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时间过了三十多年,记忆已变得模糊,努力回忆之后,依稀记起那晚的几个细节。

  其一,当晚中秋赏月,除了吟诗和喝香槟,竟然无一只月饼。不知是因为当时少有月饼出售,还是我们乡下进城的孩子从小就没有吃过月饼,不知道月下品尝月饼的美妙意境。倒是当年很流行喝一种散装香槟,我们打了十来斤廉价香槟,一边开怀畅饮,一边对月吟诗。

  其二,小伙伴中有一个美女。我们这群小伙伴中有五个大学生,还有两个从体工队溜出来的运动员,再有一个美女是运动员带来的,可美女并不是运动员的女朋友,也就是说,她跟在场的人都只是普通朋友,在场的人个个都有机会。这个美女也是一位大学生,她在一次舞会上认识两位运动员的。小伙伴们十分兴奋,有三个男大学生向美女大献殷勤,甚至一点不顾忌带美女来的两位运动员。趁上洗手间之机,我温馨提醒了一下,不料追求者竟然说:“公平竞争,有本事的上。”那年头刚恢复高考不久,大学生可谓百里挑一。然而,我们几个大学生,未免自我感觉太好。两位运动员是打球的,长得高大帅气。我们这些学生哥,个头才高美女一点儿,又都是文弱书生,美女一个都看不上,她倒是对其中一位运动员有点意思。看来,无论哪个时代,“高大帅”都受美女喜爱。没想到,当晚那位运动员的一句话,让美女那点意思也消失了。那位运动员说,去年的中秋之夜,他也是有一位美女朋友相伴,他们到邕江里游泳赏月,在深水区,美女受惊扑到他身上,谁叫他高大威猛呢……

  时光飞逝,一转眼几十年过去。当年的小伙伴如今已各奔东西,我只能在月明之夜,一边回忆当年的情景,一边遥祝小伙伴们:“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在南湖里“被游泳”

  写下这个小标题时,我先提示读者朋友:南湖是决不允许游泳的!

  我在南湖“被游泳”,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儿。那时候游客稀少,再说,当年每个单位只有一两部固定电话,手机也还没“出生”,不用担心被人偷拍。如今谁还胆敢在南湖游泳,说不定刚下水就被拍到微信朋友圈,结局就像“高铁霸座男”那样丢脸到国内外去。

  事情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一天,我们两个兄弟单位的小伙伴们约战,来一场分出高低的足球赛。因为找不到正规场地,便想到南湖公园里的草坪。于是,在南湖畔一块小草坪上,激烈的对抗开始了。此前我没踢过足球,但当时年轻气盛,何况是代表单位出战,不服输的焰火在胸中燃烧。我方队长还喊起口号:“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我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对方一名队员带球突破,这名队员在大学里踢过足球,眼看着就要被他晃过,我一下狠劲,硬碰硬地跟他对脚,只听“咔”的一声,我的右脚胫骨前肌顿时鼓起一个大包……疼痛已然钻心,我却说轻伤不下火线。鏖战中,不知谁起一个大脚,将球踢飞到湖里。足球距离湖边约两米远,湖边无船,又无长枝,小伙伴们便捡起石块,往球的远端砸,欲以水圈之力将球推回,不想却砸中球的近端,越砸球飘去越远。足球是借人家的,必须要捡回。两队人玩起了剪刀锤子布,哪个队输就下水捡球。结果我们队输了,队中数我水性较好,我忍着脚伤疼痛,看一眼四下无陌生人,悄悄下水向足球游去。

  上岸之后,小伙伴们打趣地问:“南湖水味道可好?”我甩一甩头发,答:“看,滴水未沾!”我打小在山沟里自学游泳,无师自通的泳姿是狗刨式,头高高往上昂,嘴巴不会沾到水,所以没有品尝,说不出南湖水的味道。我自己闻了一下身子,闻不到异味儿。当晚,身子未见皮肤过敏,脚上的伤口经过简单处理,也未出现感染症状。

  不用说,当年的南湖水质不差,可谓无毒无污染。

 

南湖越变越漂亮

  家在南湖边,住了几十年,亲眼看到南湖的变化,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树、路、水。

  树,变化最大。南湖公园起初是一个苗圃,后来才改成公园。当年,公园里多是棕榈树,如今,各种树木数不胜数。其中,有一个名树园博览园,名树荟萃,是南宁市政府打造“中国绿城”的重点景观工程。2002年建造之时,引进有21种名贵大树455株,包括如佛肚树、南洋杉、台湾相思树等名贵树木,据说一棵佛肚树价值近百万元。当年的近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因此曾有人私下议论,不该浪费钱买这么昂贵的树。

  重要的市政工程,有时候需要超前和大手笔的规划。比如具有“广西第一路”美誉的南宁民族大道,据说近二十年前修建时,曾因修得太宽被人斥为劳民伤财,而今谁不感谢当初的谋划者,为南宁的未来发展铺就康庄大道。南湖名树博览园,它如今成了南湖的一张名片,吸引大量的游人前去观赏拍照,为打造“中国绿城”名片功不可没,当年的大手笔之举,如今看来可称得上成功之作。

  路,变化巨大。记得第一次路过南湖,是在1984年的一天。当年的那一带仍很偏僻,用南宁话说“很农村的”。那次我路过公园,走过几口鱼塘边,鱼塘边小路杂草丛生……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如今南湖公园的路,已经在全国出了名。在全国首个十大热门跑步公园榜单,南湖公园成功入选该榜单,排名第六。南湖公园的主要道路为环湖路,这条路环湖一圈全长8.17公里,路面全部采用透水沥青材料,路面平坦宽敞,分为红黑两色。红色区为跑步健身道,黑色区是漫步游园路。走在轻盈柔软的路面上,不失为市民休闲生活一大快事。我经常流连其间,享受着美好生活的一丝丝时光。

  水,一波三折。当年我“被游泳”时,南湖水质还好。后来,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南湖周边高楼林立,人口剧增,排污设施未及时完善,曾几何时,南湖水发出臭味,还漂浮大片死鱼……接着,有关方大力治理,排干湖水,清除淤泥,南湖水又干净了许多年,之后又因为种种原因,湖水又有点异味……如今,南湖水质改善项目正在建设中。日前,我在散步时看到,南湖水质改善项目新建的4个生态岛初显雏形,引得一些鸟类翩翩而来,南宁市民很快就能看到“水清、岸绿、鱼游、景美”的南湖景观。到那时,南湖水质改善将达到地表IV标准,即适用于一般工业保护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

  也许小时候在山沟里游泳,清澈的山泉掬水可饮,让我脑海里曾经闪过湖水可饮的幻想;也许我的想象力丰富得有点天真,我还想象南湖变成一个巨大的游泳湖,让数以千计的市民下湖游泳。后经查阅资料,得知相传唐代景云年间,邕州司马吕仁征集民工,在此分流建堤,蓄水成湖,束住泛滥的洪水,形成了如今的南湖。看来是我异想天开罢了,南湖本来就不是为了游泳而建的。不过,我始终相信,南湖的水质会一天比一天好,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徜徉在变化巨大的南湖公园,回想着在湖边走过几十年的光阴,恍惚间我回忆不起当年她的模样。

  这时候,山歌王又从微信发来文章的结尾山歌:“南湖变样莫惊多,如今过上好生活;好比美女生后代,一代更比一代恶(桂柳话,厉害、了不起之意)。”

  山歌唱的,用南宁话说有点“衣腰”(风趣过头之意),谁叫人家是歌王呢。

南湖名树园里的佛肚树。

绿树掩映的环湖路。

环湖路分为红黑两色。红色区为跑步健身道,黑色区是漫步游园路。

月照南湖。

以下为本文贴在南宁时空网的链接,有不少网友评论:http://bbs.gxsky.com/thread-16509935-1-1.html

花山猴感谢分享,时空有您更精彩!么么哒~

老猫跳跳很好。美女的后来呢?

斗金80年代初,你在南湖那块草坪上过夜,那个时候南湖有草坪了~~~

Submariner:好多老野现身

18172370671: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llnn123456当年,医学院旁边就是荒草,用竹篱笆围的南湖,上青山的路很小。经常去医学院撩栏

黄日成88

1998年还是1999年,不太记得具体是哪一年了,我们班也曾经在南湖公园桥头的那个国际酒店前面的草坪上度过了一段时光,我们有十几个美女的,当时也没见有什么故事发生啊!


龙悦楼主你应该是我爸那个年代的人,我今年35了。这种文章我从小看到到大,给人的感觉就是所有东西都要靠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所以我想和楼主说,信息发展飞速的今天你发个文章不配图是几个意思呀?

楼主:说得对的,如今时代阅读须图文并茂,最好还有视频。也许这就是代沟吧。

老猫跳跳很好,既有南湖的历史又有今天,既有赞美也有批评,这才是好文章。谢谢楼主分享。

作者:潘朝阳

编辑:mzb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