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族论坛

新时代民族地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

2019年01月17日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字号:[    ]

  朱永梅

  摘要:新时代民族地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重在两个方面。一是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指导推进民族地区治理现代化,为民族地区打造适宜的发展环境,构建和谐社会。二是以核心价值观构筑民族地区共有精神家园。发挥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作用,引领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现代性转换,促进中华民族共同心理素质的形成。

  新中国成立以来,民族地区的改革开放就成为一个进行时。一些民族地区社会“一步跨千年”,变革力度可谓翻天覆地,这需要持续的配套改革,特别是体系、制度、文化的现代性转换。改革走到今天,我国已经实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广泛弘扬”。为持续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党的十九大把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纳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十四条基本方略,要求“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深入践行核心价值观的方式为“强化教育引导、实践养成、制度保障......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社会发展各方面。” 本文主要就两个重要方面讨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民族地区深入改革开放进程中的践行。

  一、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指导促进民族地区治理现代化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民族地区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民族地区治理现代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互为表里、互相生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在精神养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则强调制度设计和行为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二十四字”内容也是国家治理现代化所要达成的目标。治理现代化的要求是“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吸收人类文明有益成果。”这些要求正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目标和取向。本质上讲,民族地区治理现代化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践行,是将核心价值观念体系化、制度化、实践化的过程。民族地区社会治理必须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思想支撑。

  民族地区治理现代化不仅是新时期深化改革开放的目标,也是应对新时期民族工作新特征的措施。虽然近年来西部民族地区发展势头加快,但是发展问题始终是我国西部民族地区社会治理的核心内容。改革开放以来,民族地区经济发展采取国家支持、地区间对口援助和民族地区自力更生相结合的策略,取得较大成效。但是,受限于自然环境和其他原因,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仍较为落后,自我发展能力还不强,表现在经济发展理念还较为保守、市场经济发育不够成熟、竞争意识不强或不合法规、营销手段缺乏、引进外来投资规模小,新兴经济发展较为滞后等方面。一些群众在市场竞争中,小农意识较强,缺少公平法治的市场意识,少数农民还会采取违约违规的方式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或者以非理性方式处理经济纠纷,从而降低了外来投资者投资意愿,使一些投资项目难以持续。因此,在民族地区培育人民的核心价值观意识,特别是合法合规、诚实守信、文明友善、爱岗敬业等经济伦理规范,有助于打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促进民族地区市场经济有序快速发展。对于民族地区政府和相关部门而言,在促进经济加快发展和脱贫致富的过程中,良好经济发展条件的营造,对外开放、选择吸收投资水平的提高,因地制宜发展适宜新兴经济、民营经济的能力提升,都有赖于扩大开放、尊重知识、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完善。有赖于打假除黑、铲除腐败以维护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诚信市场经济秩序。而所有这些需要充分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如果不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民族地区社会进行潜移默化的柔性教育和思想导引,就不可能实现民族地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正是社会治理走向科学、法治、民主、文明的体现。

  民族地区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目标是构建和谐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要途径是治理的法制化和民主化。民族区域自治能充分保障少数民族管理地区事务的法定民主权利。自治权的重要表现为民族自治地方的地方法规制定。当前,自治地方要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提升这一目标充分融入,应将核心价值观入法入规。行政管理上,坚持建设法治政府和德治政府,坚持依法依规办事和文明执法相结合。推进民族地区法治和民主制度建设,确保民族地区少数民族参政议政合法权利的实现。构建公民、市场和社会共同参与的民主、文明型政府,实施多元治理主体间的协同共治,进而实现民族政策的社会多主体共治式实施。规范政府权责范围,严格依法行使权力,剔除公共权力寻租现象,树立政府清廉为民的群众信任度,将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的善治作为价值取向。真正将核心价值观和治理现代化目标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做好民族工作,最关键的是搞好民族团结,最管用的是争取人心。民心与民生紧密相连。当前,民族地区涉及民生的矛盾纠纷还时有发生。基本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偏弱,教育、就业、医疗、卫生、帮困扶弱等社会基本保障还不完善。民族地区基层政府只有以核心价值观为指导提高政策执行水平,促进治理能力现代化,提高社会服务水平和效率,恰当调节社会生活中各种群众利益冲突和矛盾,打击各种违法破坏行为,才能充分化解民族地区群众纠纷、干群矛盾;才能获得基层群众的信赖,感受政府公平正义、执政为民的诚意和能力;才能捍卫政府“一切为了人民”的立场。只有构筑民族地区的扎实群众基础,形成团结友爱、充满活力的和谐氛围,才有打击宗教极端分子、分裂势力和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强大力量,关键时刻才有化解社会风险和公共危机的能力,从而从根本上巩固党的执政基础。

  二、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筑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动民族工作要依靠两种力量,一种是物质力量,一种是精神力量。要解决好民族问题,物质方面的问题要解决好,精神方面的问题也要解决好。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深刻变革,利益格局重新调整,不同价值观念交锋加剧,意识形态渗透和反渗透斗争复杂尖锐,新型传播和交流媒介流行,民族地区各种思潮也暗流涌动,人们的心理意识受到较大冲击。同时,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出现一定程度的遗失,在与外来文化比较中,文化自觉带来的失落、封闭和排斥不利于民族地区发展,客观上也需要重塑先进文化。从长远和根本的视角看,党在新时期的坚实群众基础的获得也需要加强文化认同,强化民族地区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意识和共同体意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新时代先进文化的集中反映,是当代中国精神的集中体现。明确核心价值观的旗帜作用,发挥其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引领作用,发挥其在大众多元文化中的主流影响,才能在民族地区构筑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其蕴含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国家梦想,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人类社会理想,爱国敬业、诚实守信、友善互助的中华民族优秀精神传统和人民对真善美的信念,从不同层面体现着广大少数民族千百年来的梦想和追求,和少数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相契合,凝聚着大多数人的价值遵循和取向。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有效引领各种社会思潮的主导力量,以其鲜明的政治方向、体现先进文化的价值凝练和导向,能够凝聚民族地区最大多数人的共识,抵御国内外敌对势力企图对我国少数民族群众的挑唆分化和思想腐蚀,消解宗教极端势力对民众的思想蛊惑。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整合功能还在于促进各民族共同心理素质的形成上。这一心理认同包含着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遵循,对人类文明成果的合理借鉴,对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创新,对社会主义荣辱观的遵守,对当代中国精神的认同。共同心理素质可以增强人们对中华文化的自信和认同,提升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共情意识,促进国家认同,构建民族地区思想意识形态上的坚强堡垒,筑牢党在民族地区意识形态领域的阵地。

  总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民族地区的培育和实践,是将其内化为社会主体自觉遵守的价值准则和行为、切实贯彻到民族地区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治理的过程。在民族地区形成以核心价值观为指导的治理文化、社会思想和舆论氛围。

  【作者系西南民族大学民族研究院教师、民族学博士】

作者:朱永梅

编辑:韦亦玮

扫描二维码
关注本报官方微信

本报投稿邮箱:

gxmzbzb@163.com

gxmzb2@163.com

回到顶部